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疑似内奸事件和大宁各仙门的剧烈抵抗,让杨明灯终于有了危机感。

他立刻下令,召回各支出征战队,收缩战线,慢慢撤回苍宁山脉,在这里开始大规模打造宗门万年之基。

负责西路军的杨谦收到命令,虽颇有不解,但仍是鸣金收兵。

他这一行收获极巨,攻下十几个宗门,擒获不少金丹,还有大批物资,大大弥补了天都山那三个海岛基地的损失。

这让杨明灯喜出望外,好好地嘉奖了一番!

杨谦一回来,就听闻了三个海岛基地被劫,以及东路军失联的惊人消息,整个人都快懵了。

想不到自己前脚抽血,后方却在失血,这让他如何能不心痛!

匆匆赶到天都大殿见杨明灯。

“父亲,可曾查明基地被劫真相?!”杨谦急问。

“这…此事的确颇为费解,以军师之见,疑似为内奸所为!”杨明灯叹道。

杨谦看过相关信符,细细寻思,脸色微变,沉声道:“父亲,此事并非内奸所为,而是有人盯上了我们天都山!”

“盯上我们?!你确定?!”杨明灯一惊。

“孩儿无比确定!三个大阵的级别均是六级大灵阵,从信中描述可以判断,它们均是被外力强攻所破,所有阵眼全部严重损毁!以门中之人的实力,哪怕是父亲出手,也根本无法做到信中所描述的劫掠情景。”

“这…”杨明灯沉吟着略略点头。

“而且,三处现场的手段几乎完全相同,现场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可见,所有人和物均是被人轻松掠走!对方一方面实力强大,另一方面行动精准无比,在短时间内就完成所有动作,可见,对方早就对这三个基地垂涎三尺,看准我们到苍宁山脉建宗之基,才闪电出手,一举成功!”

“天哪!”

杨明灯惊叫一声,脸色剧变,浑身微抖,感觉不好了。

“这么说,你认为是有大能盯上我们天都山了?!”

“不错!而且,孩儿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谁?!!!”

“空空盗!”杨谦咬牙切齿道。

杨明灯脑中闪过一道电光,仿佛回到了当初天都山被空空盗劫掠后的悲惨场面,整个人顿时如遭电击,颓然坐下!

他心中已经无比确信,此事必是空空盗所为。

想不到空空盗居然阴魂不散,从大夏跟到了大宁,还不放过他们!

天都山众人辛辛苦苦地打拼积累,最后全部落入其手,这样下去,宗门有何前途可言?!

忽然,一道信符飞入,杨明灯接过,略一感应,整个人顿时呆住,手一松,信符竟落到地上。

杨谦连忙捡起一看,顿时双目圆睁,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只见信符上写道:“有人目睹,天都山、苍宁门所有人,以及炽炎门元婴老祖宗贺未央,被三道从天而降的乌光电网全部抓走,共有约一千三百人!葛谅。”

“三道乌光电网?!那是什么东西?!!!”

杨谦抑止不住心中恐惧之情,惊叫起来。

一旁的杨明灯眼中露出无比惊恐之色,浑身剧抖,“噗噗噗”,一口口鲜血接连喷出,缓缓坐倒…

“父亲!父亲!父亲!”杨谦急呼。

许多人影从外面急速赶来…

……

“主人,看来杨明灯这次吓得不轻,战线全部收缩,捞取的油水必定大减,对我们不利啊!”小星叹道。

“唉,阿南出手太狠,把他们真正吓到了!暂时让他们休养生息吧!”李运赞同道。

印象中,杨明灯似乎已经被自己和綦石弄得吐过不少次血,但这一次应该是最为严重的,说不定会影响到他的修真决心。

暂时放过天都山倒不失为一个良策。

“咦?凌云轩终于忍不住来叫我了!”

李运神识扫一扫,发现凌云轩正在观看自己布置在茶室中的书法字画,停驻在一幅画作之前,无巧不巧的是,自己画的正是香桐树,似乎正是凤族最喜之树。

自从上次在香云仙子处得到香桐树种子之后,在空间中已长成参天大树,自己画起来神韵十足,几欲活转过来。

不过,由于要挂在茶室之中,为了不让它太惊世骇俗,自己在其中设了一个后门,使得这株香桐树并没有象先前为冯福所画的竹子一样生长出来。

难道凌云轩有所发现不成?

李运闪身出来,笑眯眯道:“小轩,何事呼我?”

“小运运,这幅画…真的是你所画?!”凌云轩声音微颤道。

“呵呵,这茶室之中的书画均是出自我手,不知小轩有何见教?晚辈洗耳恭听!”

“你太谦了!这幅香桐,是老夫见过最传神逼真的一棵香桐,从画中,老夫甚至能听到它的生命脉博和呼吸之音,看到它吞吐灵气的气流波动…”

以凌云轩凤尊的身分,再加上他对香桐树的熟悉程度,能有此等感觉毫不为奇,也只有他,才能如此敏锐地看出李运此画的不凡之处。

“多谢小轩夸奖!随手涂鸦之作,惭愧,惭愧!”

“你?!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老夫…”

“哦?不知小轩为何有此一说?”

“此画…已有了画中生命,只不过被你隐藏起来而已!”

“这…小轩如此确定?”

“当然!这棵香桐已达到上品灵器的级别,若是你将其现出身来,定可高达百丈,宽逾九十,如此香桐,竟被你画于这三尺画帛之中,你…”

李运听得暗暗吃惊,凌云轩分身虽然才凤将,但他对此画的感觉竟已达到如此程度,可以说是分毫不差。

“小轩…既然你如此喜欢,那就送与你吧!”李运嗫嚅道。

“真的?!你可知道这幅画的价值几何?”

“不管它值多少,也就是一幅画而已。能被赏识它的人得到,才是它真正的幸运!”

“好…好!说得好!”

凌云轩大赞道,心情有些小激动,马上将此画收入玉盒。

“呵呵,不知小轩还有何事?”

“哦?难道我有事才可唤你?没事你就不见?”

“这…当然不是!只是现在有三名大周化神来清元门,晚辈要去风灵角替换老祖宗,以便有人接待他们。”

“原来如此!那我们走吧!”凌云轩随口道。

“你也要去?”

“当然。”

“这…好吧。”

两人走出洞府,很快向风灵角而去。

……

王义、熊丙和綦石三名化神齐临清元门,立刻引起宗门震动,明空子带领土真子等人搞了一个极其盛大的欢迎仪式,将三人迎入清元大殿。

他与綦石本就相识已久,此番见面,一路上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叙叙旧情。

两人均扮过空空盗,彼此心照不宣,对此话题都是一绕而过。

及至殿中,明空子开口道:“三位老友光临鄙处,真是蓬荜生辉,老夫深感荣幸!”

“哈哈,明老弟是过着悠闲的田园生活,我们可都是奔波劳碌命啊!”王义大笑道。

“哪里哪里?依我看,王兄容光焕发,细皮嫩肉,保养得比富贵女子还要好,日子过得不知比老夫这种粗鄙汉子要好上多少呢!!!”

明空子凑到王义身边,摸摸拍拍打打捏捏,口中啧啧称赞。

王义连忙一闪,笑道:“明兄怎么还是这个习惯?看来受伤并不严重嘛…”

“哦?难道你希望我受个重伤?”

“哈哈,你刚才摸过我的胸,没有发现它是黑的吧?”

“那么多黑毛,怎么不是黑的?”

“你?我是说胸里面的心…”

“这…摸是摸不出来的,我还要再看看。”明空子涎着脸说道。

“那还是免了吧!”

綦石一旁大笑道:“明兄想看王兄的心是不可能了…”

“哦?却是为何?”

“王兄早就名花有主…”

“原来如此。不知那棵名草是谁?”明空子急问。

“那棵名草嘛…”

“綦兄,话可不能乱说,更何况是在这么多晚辈面前!”王义哼道。

“王兄此话差矣,自古名草配名花皆传为佳话,是晚辈弟子们的楷模榜样,要说…要说!哈哈!”綦石大笑。

“你?!”

明空子立刻拉着綦石闪到一边,两人嘀嘀咕咕,说得阴阴暗笑不止…

王义看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却是无可奈何。

熊丙一旁看得好笑,却是大喝一声:“你们两个够了!难道还让我们干坐着不成?赶紧弄点吃喝的上来!”

“上宴!”

土真子底下听到,连忙大叫一声。

很快,灵菜灵酒流水般上来,仙乐奏起,其乐融融。

“李运呢?怎么没见他?”熊丙大声问道。

“前辈,你认识本门的李运?”土真子奇道。

“不错。就是酿造出星运酒的李运!我要喝他亲手酿的美酒!”熊丙粗声道。

“这…前辈,运儿刚好外出云游了。不过,这些星运酒均是他所酿,乃是极品的美酒!”

“哈哈!此酒虽好,但哪里比得上他亲手所酿的那款美酒?!”

“哦?熊兄是说…运儿手中还有一款更好的酒?”明空子一旁插道,有点不淡定了。

没有想到李运手中居然还有更好的美酒,自己在门中这么久都没喝到,熊丙却先喝到了。

这让自己这张脸往哪里放去?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