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此时正值晌午,任不在这几日虽然并不住在清风山,却总是到清风山蹭饭吃。因这几日路无金不在身旁,倒令任不在有些担心,只是担心却也无用。别无他法,只得到山上蹭饭,顺便做了个临时师傅,教导赵岚兄妹。

任不在正坐在山腰幽潭处乘凉,身上穿着青白布袍。前日下午,公孙芷与他买了一件新衣,任不在却是死活不要,最终只是受了董习送与的泛白布衣。

便因如此,这几日却是很少有机会见面似的,即使是训练赵红莲的时候亦是很少迎上目光,纵是迎上了便也被公孙芷冷峻的目光瞪的缩回。

如此一来,午饭总是董习一人带来。二人幽潭吃饮,说剑论道。

今日阳光实在耀眼,纵使林叶千万层,投入几束轻微的阳光落在任不在身上,也能使任不在感受到那灼人的温度,不禁便向旁挪了挪。低声道:“这该死的太阳,要晒到几时。”

正在地上随意画着奇形字符,忽然传来轻微而缓慢的脚步声,任不在便已知晓必是董习带着饭菜来了。不禁便仰在了一旁矮石上,倒真是悠闲自得。

须臾,却见是董莲端着午饭走下,远远看见任不在靠着那块石头心中不禁恼怒,急声道:“喂!那可是我的位子!”说着便已然轻功展身,将轻盈的身子一送,躲过高处横出的树枝绿叶,轻飘飘宛若飞鸿落地,玉足数点,便已然落地,当真是气势无比。

不过这气势不过是气而非势罢了。任不在亦是反应及时,在董莲叫声方起时便已经忍笑躲开,大声道:“今儿怎么劳烦董师姐送饭来了?”

“什么劳烦?这儿平时明明只有我会来。”董莲说着便将其中一个大碗端出递与坐在地上的任不在。

任不在笑嘻嘻接过,却不道谢,反倒说道:“我怎么看你碗里肉多,是不是从我碗里夹走的?”

董莲闻言笑道:“任不在啊任不在,你可要点脸吧!我怎么发现你现在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说着便要伸手去打,却哪里打得到?却也只好在他发髻上轻拍一下。

“脸皮要是不厚,肚里窝囊吃够!我算是明白这理了。”任不在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拿着筷子坐在一旁刨饭。

“嘿,你呀,这脸皮怎么不在师妹面前厚一下?”董莲坐在矮石上,将木盘放在腿上,也开始吃了起来。

“我敢吗?她一剑削来,别说我城墙似的脸皮,恐怕小命都要没了。”任不在一旁嘟哝着。

董莲闻声不禁“噗嗤”笑出声,硬是将嘴中米饭碎肉吐了任不在一身,道:“你也太怕师妹了吧?你可以更放肆一点的。”

任不在并不回答,怒声道:“喂,矜持点!董妹子。”将身上抖了抖,却还没抖完,却也不顾了,径自先吃着。董莲却在任不在身后轻踹一脚道:“你一点胆子都没有吗?”

“没大没小的,我得告诉董习,叫他好好来管教管教你。”

“呵!小师弟也敢和师姐顶嘴了!”

“你看,我这不亏死了?”任不在突然道。

“什么亏死了?”董莲没有跟上任不在飞跃式的思维,不禁问道。

“以前我听着不在哥三字要多舒坦有多舒坦,现在这一口一个小师弟总是别扭死了。”

董莲闻声不禁笑道:“小师弟啊,你就认命吧。”也不顾一旁叹气的任不在,兀自吃着。

须臾,董莲望着任不在,道:“你吃完了?”此时任不在早已吃完,虽然堪堪果腹,倒也还凑合。便呆在那里,不知想着什么。

“问你话呢。”

“吃是吃完了,就是还不够。要不你分我点?”任不在转过身来,左手拿着碗,右手拿着筷子便要敲起来。董莲见势忙道:“不要敲!”任不在这才堪堪止住,那正落下的筷子竟正好靠在碗上,却无一丝声音发出。

董莲这才缓缓笑道:“我可不是师妹,什么都会分给你。师姐肯为你送饭,已经仁至义尽。要是还饿,去找大师兄。”

任不在却也无法,他也知道,此时董习不在定是和赵岚正在一起吃饭,却也不好打扰。缓缓站起身,竟像是个老头子似的蹲起,再缓缓站起,伸手在身上抖了抖,就着空碗便在潭水中盛起一碗清澈冷泉,合着碗中油水,尽数送入腹中。

董莲在一旁看着,忍着笑,吃着饭,待任不在将碗中水将要喝尽,便似自语般缓缓道:“我天天都有在这儿洗脚,你不知道吗?”

洗脚!

任不在闻声不禁将嘴中还未送入的清泉尽数喷出。眼中却已泛出泪水,鼻涕亦是糊脸,甚是滑稽。

“喂!你这样我怎么洗脚啊!”董莲虽然是怒声抱怨,却已然掩饰不住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

任不在呛声说道:“你早说啊!”任不在此时倒已满面委屈,哪有平时的爽快。说着便将碗放于地上,冲到一旁流泉处,抔水清洗。

董莲看见任不在滑稽面容却已然止不住笑,看着碗中剩的饭菜,忍着笑声道:“喏,我这儿还有点饭,要不当给你赔罪吧?”

“不了。”任不在清洗完毕,似有些頽落,只是轻声说道:“劳烦董妹子再帮我收拾下碗筷。”说着便要向山上走去。

董莲见势,知晓似乎确实伤到了任不在,急急道:“刚才我逗你玩呢!其实我没有在这儿洗过脚。”

任不在似已听不见,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山上走去。董莲终于服软,道:“不在哥,我错了。”谁知她正将这话说完,任不在已然跃到身旁,道:“知道错在哪了?”

“不该告诉你我在这儿洗过脚?”

“你还提!不是这个。”

“难道是不该在这儿洗脚?”

“这个....也算,你以后不要在这儿洗脚了”,任不在顿觉悔恨不已,自己不知已来这里喝过多少次洗脚水了...

“那...还有什么?”董莲见任不在倒闭并不是真的生气,胆子也就大了起来,歪着头,问道。

“不准叫师弟了。”

董莲见任不在如此坚决,倒也算了,便似失望一般轻轻一叹,道:“好吧,你既然喜欢我叫你不在哥我也就勉为其难了。”

“什么叫勉为其难...”任不在似想到什么,又道:“我先去练武场看看,东西帮我收拾一下。就当赎罪了。”说罢转身便走。董莲却在身后叫到:“一直不都是我收拾的吗?”

只不过任不在早已消失在树影之中。

......

任不在静静的到了练武场,见赵红莲已然在台上与公孙芷切磋。此间再无他人,任不在强作精神缓缓步入。二人早已发现任不在,公孙芷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右手剑指与赵红莲相斗,左手却将手中木剑横空甩出。

木剑空中旋转,直击任不在,却在距任不在不远处便剑刃剑鞘再次分离,自两旁画着弧线向任不在夹击而去。剑势迅疾无比,风声似还未到,剑刃与剑鞘便已然攻至任不在头颅,只是剑势虽快,任不在动作却更是快捷无比,便在剑刃将及太阳穴的那一瞬便凭空消失,后退了一步,剑鞘剑刃相击,竟然稳稳插在一起,在交击空中一滞,便直直落下,任不在伸手接住。

“既然来了,就上来陪莲妹儿练练。”公孙芷语声平淡,说罢已然掠风而下。赵红莲站在台上,早已无曾经稚气,对着任不在抱拳道:“不在哥哥,不用顾忌我,我还没有和人用兵器交手的经验。”

任不在强作精神,将不快之事抛诸脑后,笑声道:“莲儿小妹,你可要竭尽全力,做哥哥的是不会留手的!”

说罢便远远跃来,一步两步,便已潇洒的落在比武台上,这一套动作当真行云流水,似猎豹扑食一般迅捷潇洒。

拔出木剑,执剑而立,道:“我现在所要使的是江湖中最阴险的招式,当然我会放缓一点,给你机会观察、寻出破解之法。毕竟这是八卦游龙掌的特性。”

“请!”赵红莲显然方才与公孙芷斗得正酣,一张笑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再加上那娇小的身子,怎能不惹人脸。可是现在任不在眼神却突然冷冽,散发出的杀气竟让站在一旁的赵红莲脚底发软,只是一瞬,赵红莲却又战胜了这发自内心的恐惧。

任不在缓缓解释道:“江湖中有一门非常偏的功法,就是散发出无形的压力,当然,包括杀气。用这种奇怪的气场动摇对手,压倒对手。这些武功虽然都被正派嗤之以鼻,但是却令人防不胜防,你要好好注意了!”

“嗯!”赵红莲听罢瞬间心石沉落,蓄势待发,如临大敌。突然!任不在刺剑上前,对准赵红莲便连刺四剑,皆被赵红莲手势游走一一化解,任不在却又突然移到左边便要一剑砍下,赵红莲却是退步侧身闪避。谁知那劈下的一剑却滞在空中,赵红莲抬头望去,竟被任不在恐怖的眼神惊吓,四周亦是蔓延着浓重的无形压力,如同迷雾黑云一般,将赵红莲团团罩住。如此压力之下,赵红莲已觉呼吸困难,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眼睛不由自主的闪开,倒似她的视线要逃避任不在的身形一般。

公孙芷的双眼也变得锐利起来。如此不到数息,赵红莲已然坚持不住,坐在地上。

任不在将剑收回,赵红莲瞬间便觉压力消失,怯生生的看着任不在。

公孙芷道:“你这旁门左道的功夫,若是遇着真正的高手哪里还有什么用。”语声中尽是不屑。

任不在当然并不生气,望着坐在地上的赵红莲,笑道:“可是妹子遇到真正的高手也没得比不是么?”

赵红莲揉着身子站起,生气道:“不在哥哥,真过分啊。”

任不在大惊,道:“我没伤到你啊。”

“我是说不在哥哥你太小看我了。”赵红莲气的脸蛋鼓起,声音虽然娇滴滴的,摆着姿势,看上去倒还真有点帅。

赵红莲说着踏出八卦,道:“继续吧。”

任不在无奈道:“这个就不用了,我怕待会儿有人会削我。”遂执剑继续攻上,剑刃挥动,却如风声呼啸。八卦轮回,手似游龙,双手游动极缓,却仍旧是将任不在的木剑引开或者隔断。

“我要加快剑势了,注意!”任不在沉声说道。

“嗯!”赵红莲绷紧神经,专注起来,突见右边似有剑风袭来,挥手去当,却是空的,而任不在木剑却趁虚而入直刺左胸,幸而左手在旁将之隔开,只是这一格之间任不在已然近身,将左手按在赵红莲头上,左手一带,赵红莲已然倒地。

赵红莲缓缓起身,摸着发红的鼻子,委屈道:“不是说给我时间破解吗?”

任不在却道:“已经给你了,虽然只有一瞬,但是一开始你的判断就错误了。比试就如同下棋一样,如果能够猜出对方的攻击你就能步步在先,纵使轻功身手弱于对手,也能稳操胜券。当然,轻功身手太差也是不行的。”

赵红莲似懂非懂,道:“那我该怎么做?看着你双手的动作?”

“不用,多挨几次打就知道了。”任不在说罢又已攻上,右手使出一招春花飞雪,赵红莲这才正好摆出八卦阵,还未破解,右手木剑便已经自空中飞入左手剑鞘中,却是左边又一记横扫。

赵红莲退不及退,只能硬撑,八卦游动,群龙渐生,却是要把那两招攻势引到一处,这两招还未化解时,任不在便已然右手握住刀剑,拔剑一撩,却正好将自己之前的所有攻势化去。赵红莲这才如释重负,抖了抖双肩,道:“不在哥哥总是只会用招,不会喂招。”

“别人和你比斗还会喂招给你?”

“自然...好了,继续嘛。”

赵红莲双眼紧瞪任不在,直到看见任不在右手微动,便觉要攻上,立时已然做好准备。忽听一声“引”,便已然看见木剑刺来,赵红莲自幼学习八卦游龙掌,又有些心得,倒也领悟的快,在剑势突来一瞬间,便将身子微微后退直到估计自己能够接住此剑时,才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径自迎着刺来的木剑。任不在这一剑去势太快,赵红莲差点不急反应,幸而因为早有准备,便在落败前,右手在后迅捷而准确的锁住木剑剑尖,左手向前探手,便要去夺剑。谁知正在这时,任不在将木剑旋转,赵红莲松手及时,却被转动的剑刃刮到,虽然并未受伤,却令赵红莲吃痛不已。

此时却还不是感受疼痛的时候,几乎同时剑刃停止旋转,便急急向着赵红莲削去。

赵红莲身子后仰,脚下一蹬便已然远去,而在赵红莲身子后退的一刹那,剑刃却是半空旋转继续向下削去,若非刚才下意识退后,此时一定便成剑下亡魂了吧?

赵红莲堪堪站稳,汗水却又流了下来。

任不在却此时收手,还剑入鞘,道:“好了,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但是,不在哥哥,你后面再攻上我就要败了。”

“是啊,所以我收手了。”

“但是那时候说不定也能激发我的潜能啊。”

“我要是激发了你的潜能,这位可就要激发我的潜能了。”任不在望着一旁的公孙芷,只见她眼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故而想逗她一下,只是不想,如此下来却只是让她变得更加渗人而已。

好在此时许多弟子已陆续进来,各自习武。

任不在看见便已跃出山门,独自去了。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