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张力见偷袭未成,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是料想这小子纵然没有倒下,方才那一声巨喝,必然不是他能够承受的。而此时这人居然心中还想着救人,嘴角不禁流出了残忍的笑容。途中掌风一摆,好似神龙摆尾,径直扑向游让。

一旁几乎倒下的众人此时也站直起身,向着游让围去。

游让方才抱起少女,还未起身,那带着比之前更加强烈的掌风距离自己已不到一尺,剧烈的掌风,使得晕倒的女孩瞬间转醒,游让和女子的发丝晃动,似乎已缠绕在一起。布衣在掌风之下似乎就要撕碎。游让见势不妙,抱着少女就是一滚,便向着前方不远处的巨石旁边滚去。

原来这地方叫做张家村,这个巨石上刻着这三个字,当然游让时没有时间去看得。他不过是想找个障碍阻止张力的进攻。

当然游让滚动之时也早已算计好将少女护住,这一击就算吃到,也决不能让少女受伤,毕竟她没有一点武功,也没有一点内力。

一个滚身,游让将女孩护在怀中,女孩还没有完全清醒,只觉得的一个人将自己紧紧抱住。他的身体好温暖、好结实,和父亲一样...

还未清醒的女孩儿流下了泪水。

掌风向着游让袭来,他本是尽了最大的努力躲开这一掌,奈何自己方才被虎啸功那一震,还是有点迷糊一般,动作没有平常那么干脆迅速。张力的右掌已经击到游让的后背,强烈的掌风,极具破坏力的掌力,和如同铁锤一般蛮横的内力,这些都让游让心血翻涌。几乎就要吐出血来!

纵是如此险境,游让还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在翻身那一刻起双腿一蹬,便向着前方的巨石冲去。这一掌也只是在他的背上方一接触便被游让远远躲开。

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张力一掌将游让打的飞出数丈之远。

纵是如此,游让此时也受了很重的伤,体内内脏似乎已有些错位,骨头尚还坚挺,却也让游让疼的几乎欲死,喉头一甜,似乎就要吐出血来。但是他毕竟还是没有吐出。

若是方才聚集内力护住全身,必不至于受如此之重的伤,游让实在救人心切,受这一掌,实在是危险至极。纵使内力强如何龙这等人,也不太敢这样接别人一掌。而且这张力虽然人品低劣,而且学艺不专。但是毕竟还是天赋异禀,龙虎堂内外兼修,能达到他这般身手的人已然不多了。

游让踉踉跄跄冲到巨石旁边,靠着略微喘了口气。

张力那些手下此时已冲上来,欢喜道:“少主不愧是少主,仅凭这一掌就将这邪道打的这么远。”

正说间,那几人早已向着游让冲上,数掌劈上,游让腾开左手,空中几点,正好点住这些人的手腕,几只手顿时便瘫软下去。就如烂掉的茄子。一双双眼睛,带着恐惧的神色扫视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着游让...

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方才几人冲上之时,张力并不强攻,在远处注视着游让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的武功路数,似乎想要借此找到些什么线索一般。

钻营取巧的人,都不是笨蛋。

但是他发现这游让每一招似乎都有迹可循,却又脱于痕迹。似有招,却又无招。有的时候似乎使得是点穴手法,但是那一点却好像带着凌厉的剑气。当然这凌厉的剑气不过是相对于整个江湖而言,若是放在龙游剑这种名家面前,便不足一哂了。

张力越是看得多游让的出手,便心中越是惊疑不定。身边的那些手下其实都是一些下人罢了,他此时甚至有些后悔今天早上应该带上几个龙虎堂的高手过来。

他此时正惊疑不定的望着游让,虽然方才自己偷袭打中了他一掌,而且似乎虎啸功还是对他造成了一点影响,但是这些好像都对他没有太大的影响。他的身手还是那么快,那么狠。那几个汉子的手此时已经完全废掉了。张力并不为他们担心,他们的生死其实与龙虎堂都没有多少关系,像他们这种不入流的高手,龙虎堂不知有多少。

游让废掉这几人的手之后,在不做停留,甚至怀中的女孩儿都没有从父亲和爷爷的死亡中得到一丝的喘息。便被游让抱着远远飞走!

但是向哪个方向逃跑?这是跃出瞬间想到的问题,幸好自己跃出时的方向已对自己做出了选择,既然是从那里来到龙虎堂的,那么那个方向便也是离开龙虎堂的方向。如此想定,落地之后的一跃更兼坚定有力。只是内息紊乱,加上那一掌的外伤,此时游让只觉得后辈有如火烧,铁片烙着后背一般。

火辣辣的疼着。

“追!他没有受伤不轻!”

这是张力说的唯一一句话,语声中已含着一丝很毒。此子不得活路。

此时尚有三人,虽然惧怕游让诡异的武功,却更害怕张力,犹豫片刻,跃上马,追了上去。张力跃上纯黑的一匹马,紧紧跟上。

马上配有弯刀,见兵器在手,那些汉子也壮了壮胆,挥着刀向着游让冲去。此时游让跑的并不是很快,不到两下便被后面的汉子纵马赶上,弯刀在阳光下反着光。张力跟在身后,自马上掏出一个劲弩,悄无声息,准备射向游让背心。

“嘟!”

一声破空声响,弩箭带着撕裂的空气,向着游让急速射来,那几个汉子弯刀也已向着游让劈来。

突然一连窜声响。“呛呛呛”数声,竟是弩箭将三把弯刀射的脱了手!

“一群蠢材!”

张力暗骂着,纵马上去,抓住一柄还在空中狂乱的颤动的弯刀,带着奇异的响声,直劈游让后背。

与此同时身后也赶来一队人马,有十来人之多,看着似乎都是一些高手,其中一个较为颀长干瘦的汉子,所骑显然是一等一的好马,见到前方张力之后,马如离弦之箭,向着游让射去。

弯刀森寒之气已逼近游让后背,正此之时正好到得山脚之下,此处无山路,是一处陡坡,坡上突出几块石头,或是稀疏的几棵枯树。

游让就势向前一滚,弯刀砍着了游让发髻,头发瀑布般的散落下来。再次站定时早已跃起,落在山坡石头上,再跃上,便如此不到几下便上了山上大路.

张力弯刀落空之时心中已有些惊奇,此时快马将要装上山坡,脚下一蹬,也跟着在突出的石头上力点,追了上去.健马长啸,冲到山坡不及刹住,狠狠的撞在石头上,鲜血横流,立时倒下。瘦长的汉子远远的早已跃出,跟着几下便与张力拉近距离。

“郑叔,来的正好,帮侄儿抓住这小子。”

张力发现正赶上来的郑龙。眼睛本带着凶狠的目光,回身看见郑龙的时候却突然漏出惊喜的笑容。方才他似乎没有注意到郑龙等人赶来。

游让上了大路自然不会顺着大路逃跑,如此无异于自杀。山坡树林繁茂,正是甩掉追击的最佳场所。

郑龙自然二话不说便向前纵身飞去,行动如猎豹一般迅速敏捷。不到几下便拉近了与游让的距离,大声一喝,山林震动,鸟兽群散。张力被这如漫天卷雷的喝声惊得心头一颤,幸而自己也练习虎啸功,不至于受太大的伤害。

虽是如此,心中却暗暗惊叹右护法果然厉害,却再看向那游让时,却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在奔跑,郑龙追上与他交手数合,便借着郑龙的掌力逃走,如此不到数下,却还是行动如常。

“这人是人是鬼?”张力心中都不住的想着。

游让见郑龙这人赶上时便已知晓自己恐怕逃出去的机会更加渺茫,这人的武功身手都不是方才张力能够比得上的。每一掌的力道都把握的十分精准,折让游让感觉无所适从,若是力道过小自然更好,力道过大自己还可以借着他的掌力逃走,但是他自一开始就没有使出全力,就好像猫玩老鼠一般,要将游让活活累死。

幸好这几次交手之下,自己都在灌注着内力,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力接住这人猛烈的攻势。

郑龙与游让斗了几次之后,心中大惊,面容有些奇特,望着游让道:“朋友师承何处?如此内力,实在少见!”

游让此时哪有心情答话,更何况自己此时逃跑就靠着这一口气了,若是气力一泄,自己便真的没有一丝活下来的可能了。

“呜...放开我!放开我!呜呜....爹爹...爷爷...”

女孩终于恢复了意识,手脚被绑住,却还是全力的挣扎着。甚至伸着头就要向着游让的脖子咬去。而此时郑龙也已近身,拳掌带风而来,如山岳倾倒,游让无法,腾出左手左右格挡,又受了一掌,借着这力道向前飞去。

女孩被这惊到,不由得尖叫出来,然后又呜呜的哭出声。手脚也不敢乱动了,将头埋在游让的怀中。

游让虽然每次都以内力承受住这掌法,但是身子却已承受不住,手掌早已疼的似乎失去知觉。想到这传说中以刚烈猛力著称的龙腾三合掌竟是如此厉害,心中也有些绝望起来。但是还是咬紧牙关,此时上了山顶,又受了一掌,在空中远飞,借着树干,如流水瀑布般迅速落下。

张力此时发现郑龙下手并不是很重,紧紧跟着,眼中颇有些怨毒之色,大声道:“郑叔,不杀了这畜生,留着他干什么!”

“张力!少跟我耍你的少爷脾气。记住,别人惯着你,怕你,那是别人。若是觉得委屈,自己找张有道去告状!”

这般说罢,郑龙顺着山坡向着游让追去,此处山林颇为茂密,入了林中,就有些不分南北了,郑龙也只是看着晃动的树叶才能勉强知道游让逃去的地方,后面的张力也紧紧追着。望着离自己不远的郑龙,心中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终于,二人在山下落脚。游让身影早已不见,郑龙望着四周,走来走去,看着四下草地。不知在思索什么。张力颇有些埋怨,带着些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郑龙,踱着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