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58章我为什么要寻找那位白胡子老人

三年的时间过的真快,回到家虽然几天了,心还没有完全静下来,在日本的许多经历和见闻仍然会时不时地呈现在脑子里。对我来说,日本三年去的很值,没有留下遗憾,只是临回国的那几个月心情会时常感到一些焦躁,若不是每天在紧张的工作,最后的几个月真是挺难熬的。我与所有的研修生一样,在临近回国的那个月特别想家。在出国之前,我也是经常在外面打工,有时几个月甚至是将近一年才能回一次家。可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想家念头。和日本相比,家里的条件是很不堪的。没有空调、没有洗澡间、也没有卫生间,大热的天家里竟然连个电风扇都没有,每天做饭仍然烧庄稼杆和树枝及枯树叶,一进门就有一股子浓烈而陈旧的烟熏火燎味,如果不是从小就闻惯了这种原始的家味,将很难适应这样的现实的生活。好在几年前村里统一安装了自来水,村里的外部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不用出家门也可以在自己家里洗个冷水澡。和我小时候相比,村里的变化不是一般的大,而是很大。那个时候,村里连电都没有,晚上点的是煤油灯,吃水要去一里多地的井里去挑水,这些年,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了电灯,有了电视,比较讲究的庄户人家翻盖了新房,有的人家甚至安装了空调,也有了可以洗热水澡的控温水箱。和过去的生活相比,这种变化不能不说是翻天覆地的。我家里只所以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与父母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有直接的关系,无论是我在国内打工的时候,还是在日本打工期间,都给过父母寄过专款让他们购买必要的家电以提高家人的生活质量,然而他们认为我也不经常在家,何况我还有打算在城里买房迁家的打算,因为我的这个打算,父母就更不愿意往老房子里投钱了。就这样一年年地对付着。值到我回国时家里的住房仍然是老样子。这样的房子屋顶没有隔层,通风虽然良好,却不保温,根本安不了空调。自从村里通了电之后,晚间总可以用电热毯取暖,没通电之前,为了避免进到被窝里太凉,或者用热水带暖暖被窝,或者用做饭后的热灶灰装在炭火盆里,在火盆上放一个用竹子编的支架,把棉被搭在竹架上烤温了才可以将身子送进被窝。如果灶灰凉了,暖不热被子,就在火盆里点一把豆秸,等豆秸的火灭了之后再用来烘烤被子。

村里通了电之后,我就给家里买了电视机和洗衣机,在我临出国前又买了一个二手电脑,并交足了四年的上网费,有了这个旧电脑,在我出国之后,才使父母学会了如何用电脑上网,方便了父母和经常在家里居住的妻子和我的网络联系。明明知道家里的生活条件很艰苦,在临期回国的那几个月,依然焦灼的期盼着回国的那一天。新的日子一天接一天来临,又一天接一天的与我们挥手告别。春天的花蕾谢了,树上结出了果实;初春出土冒尖的草芽早已失去了萌发时的翠绿,杆壮叶茂地抗衡着初夏的风雨和阳光下的酷热。当我们到了日本之后第三个夏季来临的时候,三年的研修期限巳满,虽然脸上多了几道岁月的年轮,但身上并没有留下任何伤痕,每天与机械打交道,竟然毫发未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造化,有时候我在虔诚的默念和感恩哪些暗中护持我的神灵,因为在我的经历中,曾经有过多次否吉泰来、转祸为安的经历,冥冥之中好像有护法神罩身,转瞬之间避过了某种凶险,成功步入了新的坦途。

回到国内后,我有许多事情需要做,为什么在我的计划里却把寻找那位白胡子老头当成一件重要的事呢?因为在十多年前,这位异人就和我有个约定。说十年后的今天也许还会在黄河边见面。然而,去年的这个时间,我还在日本,虽然想到了这件事,可怎么能脱的开身呢。白胡子老头是个很神秘的人,我不知道他姓啥名谁,也不知道他是何方人士。十多年前,我见到他时,他虽然神采奕奕,看上去也是年逾80。却颇有些仙风道骨的神韵,和我们平常见到的老年人有着明显的不同,我当时不仅自问:世间还有这样超凡脱俗的老年人吗?

我长这么大,只见过这位异人两次,一次是我九岁那年的,8月9号;另一次是我19岁那年的8月9号。这两次都是我无意间碰到这位白冉老先生的,不仅是两个10年的同一天,而且都是我心情十分沮丧时在黄河边遇上老人家的。我从小长那么大,我只去过黄河两次,而这两次我都在无意中和白胡子老爷爷碰上了。正因为这两个碰到一起的偶然性和巧合性,才让我对这位老人刮目相看,并对他有了很多的神奇的猜测。

九岁那年离家出走是因为下面一件事。

那个时候,我刚上小学二年级,学校正在放暑假。邻居家田间的西瓜刚成熟,在我的印象里,那个时候的西瓜好像很贵,爹娘很少舍的花钱给我买上一块,有一天,我和两个伙伴去村东头的水坑边去玩耍,在经过一片西瓜地的时候,见地里无人看管,我们三个孩子就去地里摘了两个半生不熟的西瓜,跑到路边的谷子地里用我们的小拳头把西瓜砸开每个分了一块啃食起来,吃完了一个之后,当我们三个人又用力砸另一个西瓜的时候,瓜地的主人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都是一个庄的,他当然知道我们是谁家的孩子,看到第二个西瓜已经被我们砸开了,他虽然表情凝重,非常生气,但也没有深责我们,见我想跑,他一下子揪住了我的耳朵,“想跑,你往哪里跑,小小的孩子,不学好,跑到我家地里来偷西瓜,看我告诉你们家长和你们老师,你们三个混小子我看不教育是不行了!”

我赶紧求绕说:“叔叔,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你说这两个西瓜多少钱,等我们三个凑齐了钱赔你行不?”

其他两个孩子和我是同学,我们三个在班里算是比较讨气的孩子,上学期间我们三个很要好,放假后我们三个仍然经常在一起玩。其他两个同学见我这样说,也跪在地上哀求说:“叔叔饶了我们吧,我们下午凑了钱就给你送过来!”瓜地的叔叔见我这样说,也没再难为我们,“哪好吧,这两个西瓜一共6块钱,如果看到你们几个再干坏事,决不轻绕!”说完之后,他用身上的水果刀把我们用拳头砸开的西瓜分割成几块放在地上,“既然被你们摘下来了,就吃了吧,吃完之后赶快回家给我取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