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72章娘的猜测(这是一本好书,是一本对的起天地良心的书,是一本对得起男女老幼读者的书。读这本书己不是启智那么简单,它很可能会转变一个人的背运,很可能让一个正在低谷迷茫徘徊的人走出低谷,沿着正确的人生目标努力前行,进而创造出人生的辉煌!)

当我骑着自行车往家返的时候,西沉的太阳渐渐失去了刺眼的光芒,很快由橘黄色变成了火红色,最后带着一丝羞涩的粉红隐匿于山林草莽之中。经过烈日一天的暴晒,柏油路上依然散发着滚烫的热流和焦灼的沥青味,路两边的树叶也不象早上刚来时那样水灵翠绿了。如果不是太阳已经落山,在这样的路面上骑车不知会被蒸烤成什么样子。

这一天呆在黄河堤坝上倒是没有感觉到天气有多么躁热,主要是黄河的洪水涨的太大了,阳光在与激流翻滚的河水交锉时总会产生凉风屡屡在河面上吹拂,堤坝上闲散的人们也很容易感受到暴热天气里的丝丝惬意。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暮色降临,天色昏暗,眼前的景物已模糊不清。

我这么晚才回到家里,让爹娘很是焦躁,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手机,尽管爹娘很着急,也没有办法与我联系。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出去打工了,爹娘为了便于和我联系,才花几百元买了一个手机,从此以后,家里打电话就不用去邻居家里了。

看到我回来了,还从车筐里拿出来满满一塑料袋水果和小食品,情绪也比早晨出去时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爹娘也随着我情绪的变化呈现出开心的微笑,焦急的脸上也很快呈现出宽松的表情。

晚间的饭菜早巳经做好,见到我走进家门,爹娘也很快把饭菜摆上饭桌。

洗了洗手脸之后,我很快凑到饭桌前,没等爹娘坐下来,我就拿赵筷子先动嘴了。这是多日以来我第一次主动上桌吃饭,味蕾也随着情绪的变化恢复到正常。从爹娘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我的情绪对他们的影响太大了,到了这个时候,我能不能考上大学,能不能有一个良好的前程对爹娘来说已经不是事儿了,他们关心的是我能不能被这件事压跨,能不能振作精神恢复到良好的状态。

爹娘并不知道我今天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我见到了谁,不管怎样,我离开家这十来个小时的变化是让他们惊喜的。娘看到我坐在桌前吃的很香,她开心地问:“儿啊,这饭菜行不?如果想吃点啥,娘再给你做!”

“不用,这饭菜吃的挺顺口的,好几天没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了!”

“这说明你心情变好了,看到饭菜也能感觉的香了。你今天去哪里了?遇到谁了?看你今天心情可是好了很多,还知道吃饭香了。这些日子你也没吃啥呀,把爹娘都急坏了,要是再不吃饭,你的身子哪能受得了啊!”

“我今天去黄河边儿了,遇到了一个老神仙,是他把我的心情调整好了!”

“老神仙,什么老神仙呀,能让你开窍,真不简单!”

“听我细细给爹娘说来,我认识老神仙还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在我九岁那年......”

我从头至尾像我爹和我娘讲述了10年前我和同村两个孩子偷西瓜以及怎么离家出走见到白胡子老爷爷的经过。说完十年前的事情之后,又向他们诉说了我今天在黄河岸边再次遇到白胡子老人以及他如何开导我的来龙去脉,爹娘听了我的讲述之后也感到有些惊奇,爹爹问:“这老人家是哪个庄的,他姓啥?”

“我没问出他来他是哪个庄的,他不告诉我!”

“你这孩子,人家救了你的命,你早就应该告诉我们,这是多么大的恩德呀,十多年了,当爹娘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儿,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向人家说,真是感到很不过意。你告诉我老人家长得什么样,你是在什么地方遇到他的,我就不信打听不到他的下落!”

娘也插话说:“古话说,‘滴水之嗯,当涌泉相报’。人家这可不是滴水之恩,是让你再生之恩,再见面,咱们全家人都应该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更为重要的是,老人家的启发诱导让你顿时开悟,一下子治好了你的心病,也让我和你爹袪除了担忧和害怕,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大恩大德,真的好好感谢这位老人家!”

我很赞同爹娘的说法,也很想找到这位老人去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我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在我们村庄里, 70几岁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却也不少,这些老年人从家族的辈份上说,有的是我的叔叔大爷辈,有的是我的爷爷辈,也有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和我是同辈,我爹爹虽然比他们小二三十岁,他们却要管我爹爹叫小叔,管我娘叫婶子,我也只能管这白发苍苍的老人叫哥哥,在当今的城市里,这样沾亲带故的大家族是很难见到了。尽管和村庄的这些老年人沾亲带故,可是,在他们身上怎么也找不到我和白胡子老人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村庄里这么大岁数的老人普遍没有文化,虽然他们也可以讲一些在民间流传的故事,但大都是一些供村民们取乐的笑话,我们小孩子对村庄里流传的这些故事都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对我们这些孩子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教育和启迪意义了。而我在黄河岸边遇到的那位白胡子老人,他不仅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而且从长相和穿着上也很像神话故事当中描述的白胡子老人或者仙人以及得道之人,他的形象与神话故事中的人物太接近了,不由得我不对他高看一眼。也许这是我的一种错觉,我总觉得这个白胡子老人不像是个平凡之人。

我娘是个信佛之人,从我记事的时候起,他就经常和村里的一些信众一起念佛或者参加放生活动,我爹爹虽然不像我娘那样去念佛或者去放生,但他也不反对我娘的信奉,更不反对我娘去做好事做善事。和别的信众有所不同。我们家里并没有供奉佛像和各种观音,所以我娘也不会在家里烧香磕头,只是我经常听到娘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口念“阿弥陀佛!”,干活的时候念,不干活的时候也念,当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屋子里没有事的时候,她也会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全神贯注地去念“阿弥陀佛”。她虽然学佛、信佛、念佛,但并没有太多的忌讳,为了迎合我和爹爹,她做饭做菜的时候荤素搭配,我和爹爹吃什么,她就跟着吃什么,从不计较是荤菜还是素菜,按照他的说法,这叫随顺众生。

听我描述完白胡子老人的形象后,他猜测说:“长福说的白胡子老人很可能就是一个仙人和道人!我听师傅们说过,佛菩萨和天上的仙人是可以示现成众生对人进行度化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