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汉垣 >   第一百零四章

却说临渡关连天大雪,段熲只得将军队暂且安顿在上党郡。

他心知在大雪前无法攻破临渡关,只有等来年春天才有希望了。

只是大将军与陛下的调令迟迟不来,将他们搁置在这里,多少也有些不满的意思。

房间内一盆炭火熊熊燃烧,整个房间温暖如春。

段熲在房中踱步,思量着什么。

一个副官大步入了庭院,他身后一个红衣太监紧紧跟随,手中奉着圣旨,二人来到段熲门外,副官开口道“将军,陛下密诏!”

段熲连忙开门,他心中暗喜以为是陛下调军回京的圣旨,他跪地道“臣段熲接旨!”

那位公公缓缓打开圣旨念道“太尉段熲征讨匈奴不利,暂且回京述职,着监军卢植代掌兵权,钦此。”

段熲一阵疑惑,他恭敬接过圣旨,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那小公公的手心笑问道“烦问公公,不知大将军可有话传来?”

那小公公将银子攥在手心,便知道了银子的分量,心中一喜笑道“太尉见外啦,大将军此行并无嘱托,就是让将军回京,这大雪连绵的,仗也打不起来,就是要打也是要到明年春上的。这次召将军入京想来是体恤将军的身体。”

段熲恭敬对南一拜道“多谢陛下体恤。”

那公公笑道“段将军收拾一下,随我等上路吧。”

0000000

大将军府,杜令顶风冒雪前来。

董庞披了一件衣裳顾不得寒冷来到书房,只见浑身是雪的杜令正在火炉旁取暖。

杜令见到董庞入内后忙躬身施礼。

董庞摆了摆手道“无妨,深夜至此何事?”

杜令严肃道“大将军,陛下昨夜发诏飞马到上党,召段熲将军回京。此时怕是已到上党。”

董庞闻言蹙眉呢喃道“此举何意?杜令你怎么看?”

杜令沉思道“属下也是十分不解,恐有闪失特前来禀告大将军。”

董庞道“只怕是段熲多日未能攻下临渡关,陛下找个机会当面训斥他吧,要不就是想要换帅?”

杜令嗤笑道“军政大权全系于大将军一人,陛下就算想要换帅也是无能为力,朝堂之上除了大将军,何人敢称比段将军还会带兵打仗?”

“无妨,朝堂上自有老夫坐镇,无须担心。”董庞正色道。

杜令向董庞拱手“是属下多虑了,属下告辞。”

董庞微微一笑道“杜府丞殚精竭虑,还是朝廷栋梁,外面风大雪大,喝一壶温酒再走也不迟!”

杜令拱手拜谢,感激道“谢大将军!”

董庞对门外道“来人,为杜府丞温一壶酒,再赐一件貂裘大褂。”

杜令再三拜谢出门。

0000000

三日之后,段熲刚刚进城便被侍中寺压往大牢。

这让董庞十分震惊和愤怒。

王甫如同一条疯狗一样不停歇的刨着,要把一切都挖出来,哪怕把自己牵连进去都无所谓。这让曹节心生担忧,终于在可能挖到董庞的时候,曹节奏请太后停止了王甫的官职,并安排太医为其治病。

王甫被诊断患有失心疯,收入太医阁治疗。

董庞亲自上书要洗刷段熲的冤屈,使得大将军府原本与宦官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被打破。

张让、赵忠本就不希望外戚独揽朝政,这对他们依靠皇帝才能权势滔天的宦臣来说无疑是十分危险的信号。

这段熲本就是个粗人,深受董庞器重,在京城中并不买这些宦臣的帐。

如今查出段熲私吞两千亩良田,草菅人命十七口,更是有一家八口被全部杀净,就是因为段家的祖坟霸占了他们家的五亩良田,这家人要到京城来讨个说法,被段家人连夜灭口。

段熲如今已近花甲之年,两鬓早已霜白。

他一身囚衣枯立在牢房中,寒风夹杂着雨雪从高处的囚窗飘入。

曹节缓缓走到牢门外,他看着段熲的背影笑而不语。

段熲转过身看了一眼门外的曹节,发出一声冷哼。

曹节笑道“段将军,不,段太尉。你罪行滔滔,铁证如山,难道冤枉了你不成?”

段熲听闻大笑道“哈哈哈!我段熲纵使如此,也好过你等阉人鼠辈丧尽天良来的好!我段熲戎马一生,破羌人护西凉,战功赫赫!而你等鼠辈只知道在陛下面前搬弄是非,黑白颠倒!”

曹节亦大笑起来,指着段熲骂道“老匹夫!你以为你征战在外有董庞庇护便可目中无人了吗!如今还不是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段熲听后一时语顿,曹节从袖中抽出一大把供词,冷笑道“这都是阳球和一干人等招供的供词!正好有些悬案无法办结,便加在你的头上!”

段熲气极指着曹节破口大骂道“阉狗!竟敢害我!看大将军如何杀你!”

曹节一脸狠毒对左右说道“给我将他带出来,用刑!把这些认罪书都签字画押了!”

左右四个狱吏将段熲带上刑具。

段熲誓死不招,一位曾经段熲部下的儿子在此处任一个小吏,见段熲遍体鳞伤便好心照顾。

段熲向他苦求了一瓶毒药,段熲入狱不到三日便饮鸩而亡!

此事轰动京城,更让人们对宦官不寒而栗。

董庞怒极,他即刻入宫面见刘宏。

刘宏见董庞求见,知道他为此事而来便准了董庞入嘉德殿。

董庞入殿微微施礼,未等刘宏开口便道“陛下!段熲毒死在侍中寺了不知陛下可知否?”

刘宏故作镇惊道“段老太尉被毒死了?朕不是要侍中寺查清本案吗?为何未查明本案前段老太尉就死了?”

董庞面含怒意,但他知道此事不会是刘宏所为。

董庞道“陛下,段熲乃是我大汉太尉!却被侍中寺动用私刑!况且段熲身负军职正在征战临渡关,如今突然被杀恐怕军心涣散不战自溃!”

刘宏亦恼怒道“我大汉太尉竟敢私自动刑,国舅此事当真?”

董庞上前迈了一步拱手道“陛下,我愿率队前往侍中寺,请一仵作验尸一验便知!段熲战功赫赫,为国征战三十载!便是有罪也是罪不至死!”

董庞痛心疾首,段熲虽然贪财,为人也有些骄横,但是于国而言可称名将。

刘宏拍案道“国舅!你持朕天子剑去侍中寺将段太尉尸首带回,若有人阻拦,斩立决!”

刘宏取下挂在案几旁的天子剑交给董庞。

董庞拿剑大步而出。

刘宏留下一抹笑意,在嘉德殿中静静等候。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