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绯 惑 >   第十三章

姚文鼎听到这里,略一沉吟,眼角余光注意到朱云疏看向他的眼神略有些怪异,抬头四目相视,心念相通,最大的变数在宫里啊。

把守宫门的军士只觉微风拂过,眼前一花,闪过一青一白两道身影,凝神再看一无所获,狐疑的问身边哪位:“刚才有没有人进去?”

身边那位也是一脸茫然,不负责任地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洪统领听的他们议论,跑过来问:“到底有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很默契地摇头,说:“没有。”

凌云宫前,姚文鼎停住脚步,调整一下稍显紊乱的气息,说:“云疏,你去找苏沫,让她注意御膳房,紧着宫里可靠的老人当差,这两日所有的菜品,汤药呈上去之前都要银针试毒。还有皇上身边,颜晖不在宫里,你多注意些。”说完不等她回话,转身就走。

朱云疏站着没动,对他这种发号施令的吩咐语气极不适应,突然胸口闷闷的。所幸,姚文鼎有觉悟,走到门边觉察不对,又折回来,说:“我去内务府核查这两日值夜的内侍,一一核对,关键时刻,不能给人浑水摸鱼的机会。”

朱云疏还是没有说话,低头垂目动也不动。

姚文鼎心知不对又想不出缘由,短暂的困惑,突然就眉开眼笑,“云疏。”眼神清亮柔软,上翘的眼角如一尾姿态妖娆的鱼,分外迷人。

他嗓音低沉悦耳,把她的名字喊得一音三折,柔情款款,听在耳里分外受用。朱云疏脸颊酡红,心神不属,这般样子又怕人瞧见,转身就走。

姚文鼎眼疾手快,抓住她手腕,贴近她耳边柔声问:“可是不喜欢我这样和你说话么?”

很快,朱云疏耳朵也红了,伸手把他往外推了推,声如蚊呐,“没有,你不是着急要走么?”

“我的任何事情跟你相比都不重要,我不喜欢我们之间有任何嫌隙。你从小在宫里长大,耳濡目染都是女子千方百计邀宠的画面,未曾见过寻常夫妻举案齐眉之乐。在家里,我父亲就是这样和我娘说话的,这辈子我就只和你这般说话,好不好?”真情涌动,言语赤诚。

这是最平常朴素的承诺,却胜过世间最美的山盟海誓,真实的,总是打动人心。

朱云疏飞快的瞟他一眼,又望向别处,嗔道:“好稀罕么?”

姚文鼎轻轻把她揽进怀里,用力抱一下,“是我稀罕。”

姚文鼎知道朱云疏已经不再抗拒他的靠近,这一路走来再辛苦也是值得。很久之前,他就跟在她身后,看她纤细的背影,那种透着孤傲倔强,旁若无人的姿态,让他格外怜惜。今日拥她入怀,才发现她娇美动人比春风还要柔和。

来日方长,心都给了,还有什么能阻碍一生相守呢?

&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初冬的风已有几分凛冽,吹到脸上就像被树枝挂着微微的泛着疼。宫里许久不曾这样热闹,经过前段太过压抑的日子,这份热闹就值得大家拼命去渲染。

能渲染出别样气氛的是后宫千姿百态的女人,宫里的女人,就像御花园的花,总比别处的精致华美。加上刻意妆点,更是倾城绝色,个个美艳动人。

朱禅病后清减不少,此刻强打精神,双目含威,王者风范显露。一左一右分别坐着盛装出席的皇太后,皇后,举手投足尊贵典雅。皇后座下按位分坐着宫中一众女眷,对面坐着几位王爷和家眷,以及宫里几位刚刚成年的皇子。

丝竹响起,舞衣蹁跹,歌声缭绕,雍和宫表面恢复战争之前的繁华。

朱云疏坐在德妃身后,与朱云绢并排。云绢容貌七分来自德妃,温婉有余,秀美不足。朱云疏前面坐着靖贵妃之女朱云萝。她们身后依次坐着良妃的一对姐妹花,朱云缈,朱云绡,她们的美丽是公认的,眉似翠羽目若横波,顾盼生辉,撩人心魄。

再后面依次坐着朱云瑶,朱云玥,朱云珑,一众姐妹,花团锦簇,偶然勾肩贴耳细聊,亲密无间。

朱云疏神情淡漠,长睫低垂,似乎心不在焉。从她母妃去世之后,鲜少参与这样的聚会。明明背后勾心斗角,面上还要温言暖语,她的母妃就是香消玉殒在一场口蜜腹剑的阴谋中。

“皇姐,你跟我们一起去西南么?”朱云绢低声问,语气带着几分惶恐还有一些模糊的热切,似乎很怕朱云疏不理。

朱云疏转头看她,云绢害羞内向,往日见她多是匆匆招呼就避开,今日突然找她攀谈有些古怪。她不明所以,还是认真回答,道:“不,我随皇叔一起。”

“哦。”朱云绢垂下眼,表情有些失落,不再说话。

朱云疏略奇怪,但她心下无尘,一向清淡。朱云绢不言她也不问。

旁边的朱云缈自恃貌美母妃又受宠,一向瞧不起貌不惊人,寡言少语的朱云绢。加上她们母妃关系不睦,所以有点机会都想敲打一下朱云绢。

眼前这个机会似乎不错,拿定主意,朱云缈美目流转,笑容灿若春花,道:“云绢皇姐不是想问云疏皇姐去不去西南吧?亲姐妹之间何需遮掩,你既问不出口,皇妹替你问······”明明是笑着,那眼神却比刀子还要刻薄。

朱云绢抬起头,脸色雪白,打断她的话,道:“云渺,你不要瞎说。”语气停顿,对上朱云渺的眼神里带着哀求,低声说:“几年未见皇姐心中想念,随口攀谈,哪有什么要遮掩的意思?”边说边可怜兮兮的望着朱云渺,眼圈都急的半红。

朱云渺迟疑,心思几转,起了放过她的想法。正待收回视线,却看到会错意的朱云绢神色已变,收起哀哀乞怜的软弱,居然带着凶狠和不顾一切的决绝。就像一只惹急炸毛的猫,只要她敢开口,朱云绢就会扑上来拼命。

朱云渺冷笑,决定将羞辱进行到底,毕竟长期以来都是她占尽上风的。“云绢姐姐想问,姚文鼎去不去西南?”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朱云绢绝望的闭上眼,很快又张开,接着桌上的茶盏飞向朱云渺。

朱云缈乖觉的很,察觉云绢神色不对,做了防备,可是没想到一向胆小如鼠的朱云绢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失仪。一团白影迎面袭来,她尖叫一声,只来得及砖头避过脸。

杯子撞上朱云缈的后脑,应声裂开,茶水四溅,附近坐着的人人有份,雨露均沾。就像一滴水掉进油锅炸开了一般,打乱原本沉闷的气氛。

良妃爱女心切,惊慌失措起身验伤。事不关己的冷眼旁观,神情淡定,宫里悄无声息消失几个人都引不起重视,何况小儿女之间的争执。不过在皇上面前,略有些麻烦。

朱禅只看一眼,便黑了脸,看到一向谨言慎行的朱云绢连斥责的心思都收回了。德妃跟随他多年,从来深明大义,与世无争,他不想她难堪。

皇后统管六宫,责无旁贷,仪态万方走下台阶,来到朱云绢身旁。

朱云绢急忙跪下,低眉顺眼。

德妃神情复杂望一眼朱云绢,那目光并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然后对皇后陪着笑说:“皇后娘娘恕罪,小姐妹几句口角······”

皇后不客气的摆手打断德妃,“让她自己说,云绢,真的是你动的手?你的教养姑姑没教过你德言容功么?云渺做错了什么不能私下解决,你明知道殿前失仪会有多重的惩罚也明知故犯么?”

“云绢知错,请皇后娘娘责罚。”朱云绢头也不敢抬,语声惶恐。

一身狼狈的朱云缈又是头疼,又觉丢脸,又委屈,又气愤满肚子的怒火胸口闷得都要炸开。眼见朱云绢认错,只觉得道理都在自己这边,尖声质问:“云绢皇姐,皇后娘娘问话你倒是实话实话啊,你有伤人的勇气,就该有担当的觉悟。”

“云绢皇姐,姐姐即使哪里做的不对,私底下吵闹她都受得。你也不能当着父皇和各位娘娘的面给她难堪,这要传出去,寻常百姓家不定怎样看笑话,说公主不过如此,还不如民间野丫头知道规矩礼数呢。”朱云绡一边用手绢帮云渺擦拭,一边谴责朱云绢。

良妃温良贤淑,只是一脸心疼看着朱云渺,并没有开口指责朱云绢一句。

“你伤人在先,认罪在后,也无词可辨,那本宫就罚你···”

朱禅突然重重咳起来,陈公公半弯腰递来热茶。一瞬间所有目光都看向朱禅,这是要公开袒护的意思么?

朱云疏起身走到朱云绢身旁,恭恭敬敬对皇后行礼道:“皇后娘娘恕罪,云绢要我变戏法,失手之下砸伤云渺。”

这瞎话说的实在经不起推敲,朱云疏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外面都乱成一锅粥,父皇都愁得病倒了。她们姐妹几个还在无病呻吟的扯皮,皇后还有心思像模像样断案,更奇妙的是还有一群幸灾乐祸看热闹的。

皇后沉着脸,估摸皇上的意思,说:“既是失手,这样胡闹也是不妥,回去各抄一百遍女戒”。

“谢皇后娘娘恩典。”朱云疏拉起云绢,扶着她回到座位。朱云缈不服,正要开口辩解,被良妃按住手。

皇后回到座位,看到依然狼狈一脸愤恨的朱云渺,说:“良妃,你带云渺下去梳洗,天气寒凉,别染上风寒。”

良妃柔顺,谢恩后带着朱云缈,朱云绡走出去。

短暂的冷场后,陈公公示意歌舞继续。乐声扬起,朱云绢倾身,如耳语一般轻轻说,“对不起,不过我谢谢你。”

朱云疏轻笑,笑不达眼底,这个云绢未必那样没用,只是不管是她的对不起还是谢谢你她都不想接受。

突然,一名女子尖叫着冲进来,“死人了,宫里死人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