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郎君娇宠 >   十一 蜃影

南乃星一众吃货,可谓名副其实。

“要去你自去,这等事子我无意再做。”阮天虞拂了拂脸上面具,“羁旅天涯,偶然拾得。”

老乞丐轻哂一声,“你想好了,此回得食物别怪我一人独食。”

“不怪!”

阮九终于下定了决心。

想跟他素来作梁上君子,或非偷即盗,仍美其名曰:“天下大势,顺昌逆亡”。

《诗》言: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论语》述:

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

甫是几日窃食太过顺利,助长了人的懒惰。一大双盘流星锤,平日折成四折掩在袖口或腰间,虽然携带方便,不易观察。但是要抛上第三层高塔阑干,仍颇费一番力气。

久而久之,轻车熟路。衣装一披,帽头压低一戴,南乃星便易容成雪狐帮的杂役,趁人换班之际,溜入内部,直上顶层。

“奇了怪了,难道天天都有人娶亲?”

只见那屋中两侧位列数百张长案:清酒,白酒,女儿红,花雕酒,四支合卺酒算为一类;粳米养食,稷米粢盛;四京果,四色糖,三牲两对鸡,猪肉三五斤加之其他聘食礼物码放整齐,放在一起。

按说人家婚宴,主人没动过筷子,自己在这喝喜酒扰了人家兴致,的确不大好。可是吧,王室贵族才请起的美食,仅仅看一眼就馋的慌。

为此,他曾许下夙愿∶大阵仗的婚宴美食,哪怕尝一回,此生也了无遗憾。

思来想去,想去思来。南乃星对食物的渴望远远胜过了应有的理智,终归按捺不住端起清酒,抄起鸡腿往嘴里送。

乒乒乓乓乒乒乓,忽听得门外铜锣三响,一众侍从身穿短袍襟子,是黑中带红,位列两侧。为首这位头戴短板状冠,下颌少许青色胡茬,双手捧着竹简进来,好像要核实什么东西。

数数点点,瓜果蔬菜保存完好,青铜琼觞没有遗漏,所有用品皆为对数。

然而,为什么仍旧感觉少了东西呢?

“不对!”黑蛟大人大喝一声,依照名单亲自比对。明日帮主大婚,特请此来检查一遍。如果说缺一少数,补充一下尚能应急;倘诺翌日检查,无缘无故少了没了,落地可就是自己的脑袋。

自古英雄出少年,黑蛟轱辘眼睛转了几圈,目光落到了三牲中的一只雄鸡。

究竟是谁,才能如此胡作非为,搅乱婚宴?

“来呀,给我封闭所有门户,细细搜查!”

此令一出,着实把躲在桌底下打盹儿的南乃星给吓了一个大跳。因为,前几次别说打盹儿吃东西了,就算大声交谈也没听见有人过来。昨儿一不留神,好像还将什么东西打碎了。

这——

原路返回定是返回不了,若说借助阑干顺下去须发出声响,岂不更惹人注目?

无巧不成书,老乞丐南乃星正担忧思衬如何逃走,也不知谁的脚掌伸过来,缠绕数条白色绷带,豆大的猩红点缀其中甚是恐怖。

“奇怪,是什么东西在动?”该侍卫一说,是大家伙儿都召唤了过来,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而钻入桌底下的老乞丐已被那脚掌吓得半死,突如其来的对视更是丢了三魂飞了七魄。

“啊——”

随一声叫喊,南乃星整个人从桌底翻滚而出。

有道是:

白毛胡子丹凤眼,不成老态成童颜。

幼儿青衣披上挂,手里摸鸡嘴儿闲。

易容改面未何时,几番查探几分贪。

要问吃客何处有,南人星去莫等闲。

“来者何人,打哪里来,到何处去?请报上名来。”

“我……几位行行好,是我……嘴欠,不该……偷吃您们的东西,请各位爷放小老儿一马。”一个苦苦哀求,抱住大腿磕头作揖。

另一个则一点面子也不留,冷冷道:“小老儿再三闯入我洞府,想不是无心之过。”

紧接着,直接招呼两个人分别架住此人的胳膊臂膀,硬端起往外走,丝毫不给老头儿反驳的机会。

叮叮当当,弯弯转转,又遇铜鼓锣三声敲响。二层正厅,银发绀衫男子高台危坐,旁边轻纱遮掩垂幔落地,照映那人的影子。

“老父,打哪里来,到何处去?”声音细细的,却有一股韧劲,清脆中透露几分稚气。

“我……”老乞丐是一阵犹豫。他纯粹就是瞎逛,早就听闻雪狐帮美食独具盛名,特来品尝。哪里分什么来和去?

“不说也没关系,请坐。”雪狐帮帮主无郢一打手势,直直端坐于上,帘幕垂纱,没有半分动作。

一瞬,万籁俱寂,全然无声。

自那旁有兵分两路,两队小人左东右西排列齐整。腰挎大鼓燃起赤红火焰,雄赳赳气昂昂,咚呛咚呛又咚呛。

“本帮鼓戏老父觉得如何?”亚子黑蛟皮笑肉不笑。

老乞丐本就来不及思衬,只能草草应事,“贵帮的鼓戏精妙绝伦,天下一绝。”

“是么,后面的大戏老父可要好好看够。”

说是这队鼓手南北两侧重新汇聚成一条窄龙,前后摇摆的往另一方向去。须臾之间,又扫众峰出,改了一个八卦太极阵营。

歌舞升平,阵势浩大。

倏地一转,来了一个神龙摆尾,使得一浪高过一浪,忽而成一个大圆。圆圈中心顶点处露出一个痩高人影,其封顶的拐杖,正是圆心正中央。

“这吉士,你可认得?”

不对,今儿自己邀请他,他非但不同意,反而恶语相向去往别处。

怎么……

“孤身一人,如何认得。”老乞丐面不改色心不跳。

雪狐帮位列武林第三,以笙作武器,独创天门乐法。乃玉雪飞花之摇摇兮,清泠寒风之飘飘兮,破人内力,断人真气实属厉害。

他们自诩受命于天,雪狐为媒。平日足不出户,隐退江湖,既而有了种种神秘色彩,故称:天门帮。

令南乃星想不通的是,今儿也就他只影一人,他们抓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干什么?

“你不认得这吉士,这吉士可认得你。”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