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啊!”

“这人搞什么鬼啊?横冲直撞的!”

“诶,你们看,那不是县管的儿子谭富贵吗?”

吴大牛好似陷入癫狂,双眸猩红,眼神充斥着对谭富贵的仇恨和杀机。

好似牛见到红布,眼里只有谭富贵的身影。追逐的路上不知撞倒了多少摊子和路过的百姓。

完全不顾旁人的喝骂声。就算有人想要找他理论,可看着他那副疯狂的模样,和前方身为祸害的谭富贵,那股理论的心思顿时止住。尽皆心灾乐祸的想要看谭富贵倒霉。

“呜!加油啊,牛战士。把谭富贵那祸害给除了,你就是胡山县的大英雄!”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顿时高声附喝道。

“看什么看,闹什么闹?一个个的,都嫌自己命不够长是不?!”

蓦然,两道呵斥之声传来。只见吴大牛的身后居然还紧紧跟着两名侍卫。不过,看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就知道,追吴大牛他们用了多大的劲。

毕竟,吴大牛从小耕牛。不说天生神力,天天耕牛的力气也能堪比后劲两三重。

如果和吴大牛正面刚,俩人还真不虚什么。虽然吴大牛不论是天生还是后头养成的力气再打,可没有修炼过武功,就一顿花拳绣腿的怎么可能打得赢他兄弟俩。

何况他们手上还有刀呢,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个道理谁都懂。

可问题就是,吴大牛就死追着谭富贵,根本不把他俩放在眼里的。这也有了现在的三人行。

“大哥,我错了,我发誓,我真的错了。求您别再追我了,好吗?”此刻的谭富贵已然不见之前的嚣张气焰。声音带着哭腔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惜,对于他的哭喊,身后的吴大牛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般。依旧在后面紧追不舍。

“哼!”戛然,只见谭富贵冷哼一声。脸上的慌张神色消失不见。本来累的虚脱而打颤的双腿猛然用力。极速朝着前方奔去。

他本来就没指望一个已经疯了的人还能听懂他的话。只是兴趣使然,说出那样的话,只是想看看吴大牛现在已经疯到了什么程度。

可现在看来,就算他低三下气的求饶。也不会改变现状。可他绝对不会觉得自己做得过火了。相反,他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是不是很想打我,来打我呀,啊哈哈哈,啊啦啦啦,就是打不到我吧!气不气,气不气?这就是谭富贵此刻的心里想法。

虽然他没怎么修炼过武功,可是至少会有那么一点基础功夫。加上四周人群拥挤,自然而然的会给吴大牛形成阻力。也自然成全了谭富贵。

嘭!

眼看马车就在眼前,谭富贵猛然撞在一道厚实的身体上。直撞得他脑瓜子嗡嗡的。

“特么的,谁…”两人相撞,谭富贵的心情显然不会好到哪里去,面色顿时阴沉下来。正想大声喝骂来人一句。可当眼睛注视在来人的面容上,瞳孔瞬间一缩。想要喝骂的话语也卡在了喉咙里。

“畜生,给我小丽陪葬吧!”身后蓦然传来一道怒吼之音。吴大牛右拳紧握在半空,赫然朝着谭富贵的面门砸来。

砰!

“小小贱民,不知官威。我儿也是你个贱民能骂的?”一道极其轻蔑的话语赫然从那道身影口中传出。

只见吴大牛竭尽全力的一拳被一只相同大小的手掌按住。使其寸进不得。

也是在这时,在场之人尽皆将目光注视到那道身影之上。当看清那道身影的面容,人群的吵杂之音戛然而止。

静,寂静,死一般寂静。

空气好似被冻结。时间仿佛被停止。画面好似被人按住了暂停键。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只有那粗重的呼吸声在徐徐响起。人们脚下的步伐在不由自主的倒退。眼神惊恐的看着那道笔直的身影。

灰白的发丝,面色稍黄。脸呈长方形。嘴角一颗食指大小的黑痣极其显眼。阴鸷的眼神环顾在场的所有人。

“嘿…嘿嘿,爹,您怎么回来了?”确定是自己父亲后,谭富贵缓缓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干笑出声道。

“哼!难道我回来还需要向你通报?”听闻儿子的话语,谭显生面无表情的冷哼道。

“啊!!”在谭显生话语落下的瞬间,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道凄厉到极致的惨嚎之音。

只见谭显生握着吴大牛的手掌微微扭动。吴大牛的手臂就已然变成了麻花。

“杀这么个贱民简直就是脏了我的手!”谭显生眼神厌恶的瞥了一眼因疼痛而晕倒在地的吴大牛。语气阴寒道。

“哇,爹。要不您考虑考虑,把您的侍卫队借给我潇洒一下?”看见眼前十余个身披斗篷的侍卫队,谭富贵眼睛一亮。对谭显生说道。

不用谭显生吩咐,那些侍卫就知道该怎么处理吴大牛。再看看自己的侍卫,简直就是一群歪瓜裂枣,不堪重用。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把主意打在谭显生的侍卫队上的原因。

“如果你武功足够,我自然乐意将我的侍卫都全部交给你,可你天天不思进取。成天就知道贪玩享乐。你叫我如何能心安理得的将家业交给你来打理。”

谭富贵不说这些还好,一说起来。谭显生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爹,咱能别说这个吗?您也知道我并没有修炼武功的天赋。诶,爹。您有看到那个孩子吗?”

听到自家父亲这样说自己,谭富贵急忙将话题转移。问起了吴渊的去处。

“哼!你说的是那贱民的儿子吧?刚刚已经被我侍卫给抓起来了。”

谭显生自然知道谭富贵是在转移注意力。可他也只是说说,谭富贵的情况他自然了解。此刻也就顺着这个台阶下去了。

“哦,我看到了。诶?爹,那侍卫特么想跑路啊?”

不用自己看吴渊在哪,就已经有侍卫将吴渊送到他面前。这一点也是他最为满意的。

可眼角不经意的一瞥,一道和侍卫几乎相同衣着的人居然朝着反方向走去。

“贵儿,别…”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