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吧!”楚飞对李先生说道:“对了,可以的话最好请顾先生来一趟吧!”

“我已经请了,顾先生去了外地,下午就能赶回来!”李先生回答道,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全他当然会请自己最信任的顾先生来把关。

听到李先生这样说楚飞扭头看了一下窗外,李先生以为他是在望着窗外的风景,但实际上那是詹姆斯离去的方向。

本来他是想悄悄跟上去看一看这个猎魔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现在他花费全部精力才在李伟杰身体周围勉强布置成功的阵法正在缓慢起效,他需要根据法阵运行情况及时调整,才能做到即不伤害到李伟杰已经虚弱无比的身体又能够将那一缕顽固附着在他身体里的精纯阴气给逼出来。

这样一来就导致整个过程无比的缓慢,而且因为他实力的不足导致过程中错漏频频,需要他不停的进行调整。所以现在他根本无法抽身离去,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识中那个极为可疑的家伙慢慢走出自己神识的边缘,最终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不知所踪。

下午顾先生果然匆匆来到了李先生的家中,一进门他就直奔李伟杰的房间,在看到李伟杰面容枯槁的躺在床上昏睡后顿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一出了李伟杰的房间顾先生就看着楚飞问道,语气中还带有一丝质问的含义。

“小杰去了那个村子,而且是我都没敢进去的那部分!”楚飞叹了口气回答道,这件事上他也觉得自己不好交代,可谁让李伟杰是个大号的熊孩子呢!

顾先生之前听过楚飞关于那个村子的介绍,也知道那里的一部分情况,对此他也没法继续责怪楚飞,毕竟在这件事上楚飞也已经尽力了。

他叹了口气后再度回过头在门外看着李伟杰,这次顾先生才注意到李伟杰虽然看起来面色糟糕,但是呼吸平稳,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他现在怎么样?”顾先生问道。

楚飞一边关注着李伟杰体内气息的状态一边回答道:“体内还有一道阴气盘踞难以清除,我正试着将它一点点的逼出来,但是还得需要一点时间才行!”

听到楚飞这样说顾先生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到房间里多了不少楚飞绘制的符箓,对阵法也颇有心得的他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后忍不住提议道:“不能加快点速度吗,阴气在体内待久了折损阳气不说,还会加速它的成长,拖得越久岂不是越麻烦?”

“这已经是我能控制的最快速度了!”楚飞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这道阴气很怪,第一次为小杰驱除外邪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而我发现的时候它正和五脏之气紧紧勾连起来,动作太大的话难免会伤到小杰的根本,好在它成长的速度并不快,这才让我有机会在它发展到难以收拾之前把它从小杰的体内赶出去!”

他选择这种办法也是不得已,控制法阵对他而言也是一个辛苦的工作,而且还有着不小的压力,因为有所闪失的话李伟杰就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对了,小杰他们这次行动有一个外国的猎魔人跟着,而且是他把小杰从村子里救出来的,不过……”楚飞向顾先生介绍着自己从李伟杰那里听来的消息,但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你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顾先生看着楚飞直接说出了他话里隐含的意思。

楚飞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上午就在这里,我和他碰了一面,但是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像有闯进去的能力!但是疑点恰恰就在这,我怀疑小杰他们之所以能走进村子跟他有很大的关系,可是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他连基本的驱鬼都做不到?”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驱鬼?”顾先生问道。

“因为他身边跟着好几个村子里的恶鬼,而他却毫无觉察!”楚飞的回答让顾先生一愣。

“你会不会看错了?”顾先生问道。

楚飞摇摇头,“不会,这一点我很肯定,那些恶鬼都是那个村子中的。”

顾先生依旧有些怀疑:“那他怎么会没事的?”

而这一点楚飞也说不上来:“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恶鬼没有对他发起攻击,所以他直到现在都没有事,否则的话他和小杰根本就走不出村子!”

“总之这个家伙出现的目的绝不单纯,我想去调查一下!”楚飞看着顾先生说道。

但是他这个提议并没有得到顾先生的赞同,老人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楚飞用有些疑惑的眼神看着顾先生,而看他不以为然的样子顾先生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小楚啊,这个人来历不明,身份又如此诡异,如果惊动了他恐怕会带来麻烦的!不如我找关系打听一下吧!”

“可我担心时间来不及了,这个人随时都会惹出大麻烦来!我也不想平白无故的结下这样一个仇家,可我怕他会盯上小杰!不搞清楚的话我不放心!”楚飞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有把握能够不惊动他,而且我不需要弄清楚他全部的目的,只要确定他对小杰有没有威胁就可以了!”

楚飞说着看了一眼坐在楼下抽着闷烟的李先生,然后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如果他只是利用小杰一次,小杰又没有出事的话我们可以息事宁人,可对方若还是准备继续利用小杰呢?”

“这……”顾先生一时语塞。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法阵的反应突然剧烈了起来,悬浮在李伟杰周围的符箓发出了剧烈的抖动,一直安静沉睡的李伟杰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楚飞顾不上再和顾先生说话,一步就冲进了房间里开始稳定受到冲击的法阵。等到这波突然的冲击过去,李伟杰的表情渐渐恢复了平静,楚飞才缓缓撤回了自己的真气。

在见到李伟杰的状况这么不稳定之后他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去调查那个詹姆斯的想法。

在一个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不起眼小旅馆里,詹姆斯拎着一瓶从楼下超市里买的白酒走回了自己位于旅馆最里面的小房间。用脚跟将身后的房门带上后他一屁股坐到屋里那张脏兮兮的小床上,然后一把拧开瓶盖狠狠的灌了几口白酒。

“该死!”他突然怒气冲冲的骂了一句,然后又狠狠灌了一大口酒,看起来他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

溢出的白酒顺着他的嘴角淌到了身上,并将他身上薄薄的T恤给打湿了,一根金属的项链和链坠在湿衣服下显露出了一部分,透过已经变得透明的衣服可以隐约看出那个链坠似乎是一个天使的雕像。

一瓶白酒在詹姆斯的牛饮下迅速的见了底,而喝完酒的詹姆斯很快就因为涌上来的酒劲而困意大发,握着酒瓶的那只胳膊慢慢的从身上滑落,然后从床上耷拉下来,空瓶子也在重力的作用下挣脱了手掌掉到了地上,发出“当啷”一声响后便咕噜咕噜的滚到了床下。

詹姆斯也因为经不住酒劲向后倒在了床上,然后滚到了床的里侧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脖子上的那根项链也因为翻滚而挣出了T恤露在了外面,这根项链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铜质的项链在与衣服接触的不断摩擦中被磨得发亮,那个链坠的确是一个蜷起双腿用双翼包起身体的天使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