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整张卷子是早上才发下来的,徐半乔已经填了不少题目,现在拿张空白得跟他换,真当人是白痴?

黄庭的卷子被人嫌弃,更应该说,黄庭被嫌弃。

倒也不怎么难过,心底反倒一乐,寻思着这次荀知的成绩这么好,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徐半乔的母亲不就是荀知的班主任吗?

心底的好奇到底也是压抑不住,转过头去问他,却得到徐半乔阴阳怪气的语调。

“一个一直以来都考全校倒数第一的人,忽然一下子就跻身到全一百名,你觉得没有鬼可能吗?”徐半乔不禁冷笑,他手里正握着一份月考的成绩排名,分析着荀知的各科成绩。

黄庭啧声:“你就是嫉妒。”

“跟你意见相反你就看不过眼是吗?你奉劝你,好好读你自己的书,趁早学会独立思考。”

“你有证据吗?说话之前可是要负责的。”黄庭心底一簇火蹿了上来,剑眉一挑:“好歹是一个宿舍的,说话不要那么难听。”

“当然,我妈可是他的班主任,她也知道,荀知的成绩,是有人在做文章。”

徐半乔神色严肃地将成绩版收了起来,手中握着笔,奋笔疾书着,惯用的声音一本正经。

······

也不知自己最近是不是水逆,在成绩出来后,各种各样的声音不少。

恭喜的,质疑的,看戏的,整得她跟孔子庙里的孔圣人一样,成天受人目光瞻仰。

那天上课上得好好的,被班主任给叫过去,各位任课老师也都在。

徐婤口吐莲花:“不是老师们不相信你,而是外头好些闲言碎语越来越多,同学们都在质疑你这成绩的真实性,如果你坚持自己是凭借真本事考的,自然不怕再考一下吧?”

“这样怕是不合适吧?”

唯一相信自己成绩可信度的是政治老师。

他瘦瘦高高的,推了推鼻梁骨上那一副黑框眼镜,一本正经地说着。

“荀知最近的确变得很上进,成绩突飞猛进,说不定过去就是故意低调,隐姓埋名,忍而不发,如今是看准时机,一飞冲天,万众瞩目。”

弗陵忍不住笑了笑,难怪他最近收回前言的武侠多了,原来是藏起来自己偷偷看。

是真心希望他将来能长命百岁,遇到的学生不管多顽掠最后都得倾倒在他的教学风格下。

至于其他几位,都说要不就先拿出备份试卷,考验他的真实成绩,若是他能考出这次月考的水平,自然给他洗清这次被诬陷的冤屈。

可弗陵自己倒好,说不上什么冤屈的,班级内的同学们对成绩这事还真不怎么看重。

只是外班里的同学,一个一个的,对自己的成绩发出质疑。

至于这些要自己洗刷冤屈的老师,弗陵真怀疑对方是否被人给牵着鼻子走路,全程除了班主任外没有其他人开过半句口。

过去这一个月来自己的努力他们并不是没有看在眼底,现在一个个的都来这里装聋作哑。

“你们这是在集体质疑我作弊?”

几个科任老师面上袭上愠气:“说得什么话,谁说我们冤枉你?你自己把对象搞清楚,现在是同学们对你的成绩产生质疑。”

“质疑就质疑,我也不在乎他们的想法。”

班主任徐婤温声细语,语气放缓,轻柔得不像平时。

“不是质疑,是想要证实外头传的关于你的闲言碎语都是假的,所以需要你再考一次,难道你想听到他们污蔑?”

弗陵:“老师您说得太严重了,我也不觉得是污蔑,当个笑话听听就过去。”

徐婤:“......你要这样油盐不进?”

弗陵笑了笑,真觉得徐婤好像也没有协调好对自己的定罪,明明想针对自己,但又狠不下心来,将这事闹大,纯粹得就是要恶心自己。

“老师,你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先去查实传播谣言的人是谁?”

“是在网上贴吧的一张帖子上看到的,对方没有署名,说你现在成绩开始造假,是为了将来高考能瞒天过海,从这个帖子来看,对方很显然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若不然也不会知情得那么清楚。”

政治老师面色微沉着,将电脑打开,找到了那个帖子,唤荀知过去。

弗陵进前去看。

全部都是对自己初高中学习的记录贴。

对方怕是私生饭出身的,对自己过去的一举一动知悉得清楚明了,精确到每天每时。

“这个人怕是一种跟在你身边,否则不会这么清楚你的一言一行,你自己想想,到底是谁要针对你?”

帖子以第三人称的方式写,对方讲述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主人翁的故事。

弗陵忽然觉得后怕,从初中起,至今四年时间,自己的一言一行,每时每刻都被对方记录在案。

好像这个人渗透到自己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然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政治老师推了下她肩膀:“荀知,你过去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弗陵摇头:“太多了,不清楚。”

对方:“......”

徐婤扯着嘴角笑了笑,“荀知,你这是不想考试以证清白了吗?”

“我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在这些无脑的事情上,这种事情已经触犯到我的隐私了,我会报警。”

弗陵没多废话,在众人视线的直视线下,离开办公室。

徐婤脸色微微一变,将手里的成绩条甩在桌边,嘴角泛过一丝狠厉的低笑。

······

回教室将剩下的课程上完,晚自修结束回了宿舍。

弗陵将帖子一页一页地看了个清楚明了。

写这个帖子的人的确生活在自己身边,一如文中这个以不出彩的配角自居。

起初,她怀疑是余襄南,但在这帖子里可以看到一个以余襄南为人设的高分学霸。

但是凭借自己这些日子对余襄南的了解和那一对鸡腿,基于余襄南对他父亲和叔叔职业的敬重,她不相信对方会是这种搬弄是非、没事找事的小人。

余襄南排除。

黄庭自然也排除。

那就是个讨好型人物,但凡受了谁的一点好,就会付出一切认真对待对方的那种人,这是最适合交朋友的,但凡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兴许是一辈子的朋友。

樊念珊,排除。

宋媛媛,思索了一会后也重重地划上叉号。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