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派罕德耶提前过去,为的就是让他去打探塔克马斯人那边的情况。虽然他肯定会被塔克马斯人监视起来,但最后的结果还算是不错。

不仅连阿鲁夫大破敌人的事情都知道,他甚至还帮阿鲁夫分析着。

“但沃尔·卡塞纳留斯好像在塔克马斯很有影响力,殿下手刃了他让大部分塔克马斯人感到了恐惧,却还是会有一部分人仇视殿下。

如果可以解决那一小部分人,我们接下来就会十分顺利了。”

很好奇在敌人的地盘上,罕德耶到底是怎么得到的那么多的内幕。不过没有等十六王子发问,罕德耶主动就说了出来。

“而且我在塔克马斯人那里的时候,奥克多家族的第四女给了我许多的便利。就是她帮我争取到了随意走动的资格,我才可以得到许多的消息。

如果殿下要找帮手,可以让她来帮我们。”

菲迪丽雅会不甘寂寞,这阿鲁夫早就猜了出来。不过让罕德耶也为她说话,十六王子就意外了。

“不是还有一个奥克多家族的来接我了吗,说说那个第五子!”

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阿鲁夫确实需要一个可以帮到他的人。可他很排斥让菲迪丽雅来帮他,因为他知道那个女人不会那么好讲条件,所以他直接把目标放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不过罕德耶却很疑惑,他觉得像菲迪丽雅这种女人正是合适利用的角色,至于塔克马斯王的第五子。

对方虽然也和他接触过,但将来很可能会成为敌人,罕德耶觉得他们没必要去和那样一个人联手。

“怎么了,你不知道那个叫默托斯的家伙吗?”

见罕德耶犹豫,阿鲁夫又问了一句。这让血卫终于警醒了过来,他只是阿鲁夫的血卫,没有权力去帮阿鲁夫做出选择。

所以很快,调整过来的罕德耶尽量以一个第三方的角度来评价默托斯。

“塔克马斯王的第五子,和我们在乌鲁杀死的大王子不一样。他成年没多久,并没有自己的势力。

我觉得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主张和我们贝鲁特和谈。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他一直找机会和我谈话。我觉得,他可能是想要借我们贝鲁特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标。”

成年没多久,没有自己的势力,也就是说对方离塔克马斯的王位有一段距离。想要和谈借故靠近罕德耶,是想要借阿鲁夫或者贝鲁特的力量来登上王位?

和誓不投降投降,情愿战死的塔克马斯大王子相比。很没有骨气,甚至是让人唾弃。可这样一个人,在阿鲁夫看来才是最佳的合作目标。

只要阿鲁夫把塔克马斯的王位许诺给他,别说是当贝鲁特的附庸了,就算自认是贝鲁特王的儿子,他都不会有一点犹豫。

阿鲁夫这么猜测着,嘴里没有做出任何的决定,可心里他已经认定了那个叫默拖斯的家伙。特别是在和菲迪丽雅的队伍汇合后,对方不顾敌对的身份主动向阿鲁夫靠过来的态度,阿鲁夫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不过菲迪丽雅这边,阿鲁夫也没有必要就这么无视掉。万一让女人知道他已经准备丢弃她转而和另一个奥克多家族的王室成员合作,谁也说不准菲迪丽雅会做出什么事情。

但保持距离归保持距离,该做的事情阿鲁夫可一点都没有漏。比方说当初他和菲迪丽雅谈的东西,十六王子就决绝的一口气推翻了。

甚至他还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比如让塔克马斯割地赔款之类。这可把女人气的不轻,以至于连表情都没能维持住。

“十六王子殿下,出尔反尔好像不是拉法特一族的作风吧?”

当初是因为情报的不对称,阿鲁夫不熟悉塔克马的情况才会被菲迪丽雅有机可乘。但现在,知道塔克马斯那表面众志成城下已经腐坏的地基,阿鲁夫冷笑着说道。

“你也说了,我只是一个王子。一个王子做的承诺,又能有多少效力?但现在不同了,我代表的是我的父王。

所以,同意我刚才的要求,那我父王就可以保证你们奥克多家族对塔克马斯的统治!”

也许是觉得自己那样出尔反尔确实很不要脸,阿鲁夫又来了两句。

“但其实我已经很信守承诺了,要不是当初答应过你。也许今天来这里的就是我贝鲁特的大军了,以你们塔克马斯如今的情况,你觉得你们能在我贝鲁特的攻击下继续维持统治?”

阿鲁夫说的是实情,塔克马斯面临的威胁可不仅仅是外敌。换一个说法,要不是因为外敌的入侵,也许此刻的塔克马斯自己就先乱起来了。

什么全民皆兵,连女人都要拿起武器作战,也都是奥克多家族为了维护自己统治的方式。如果无法做出改变,那等待塔克马斯或者说是奥克多家族的就只有毁灭了。

当阿鲁夫从他父王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很是骂了菲迪丽雅很久,不过现在,他已经不生气了。听完菲迪丽雅拉贝鲁特同归于尽的话语,他也只是笑了笑。

“确实,被你们拖住会让我们贝鲁特多损失不少。但这只会激怒我们,留下来断后的军队会被授予屠城的命令。

凡是我贝鲁特攻下来的城市,一律杀光,包括你们奥克多家族的人。

所以,其实你的选择很简单。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力量了,有这样的力量,你觉得我们贝鲁特会输给那些异乡人吗?”

超凡神奇的力量,也是阿鲁夫的倚仗。他相信穆塔已经仔细的向菲迪丽雅述说过阿尼亚的可怕了,甚至那些逃回去的士兵也已经将恐惧的种子埋了下去。

这个时候,阿鲁夫要做的就是压榨塔克马斯的同时不让他们恼羞成怒。

“是被彻底毁灭,还是保全你们家族,难道还需要犹豫吗?”

又问了菲迪丽雅一句,今天的情况和当初阿鲁夫被围的形势已经大不相同。哪怕异乡人的动向确实如菲迪丽雅所说,可阿鲁夫肯定对方无法动摇贝鲁特的根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