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同一物种在不同的环境中,所产生的结果竟大相径庭,那么放在恋爱关系中,这样的关系照样成立。

就拿柯笑和惠敏来说,自打他顶着光荣的伤疤无事献殷勤后,就再没有从她那里享受到一丝伤员应有的照顾,午间那昙花一现的似水柔情,随着电瓶车飞驰的寒风一去不复返。

随着伤口后面那颗躁动的心被识破,惠敏关照伤员的方式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犹如川剧变脸似的花式表演,让他从天堂瞬间跌入凡尘,顺便还被她踩了两脚。

红枫林,蛮有情调的名号,默城美食街为数不多的粤式风味餐馆,外表看起来貌不惊人,实则乾坤内藏。鲜明的客家特色装扮,完全称得上精雕细琢,无处不透漏着粤式风味的精致鲜美。

不管怎么说,今天柯笑冲动冒失也好,还是想要独占她的霸道也罢,毕竟还是再度撩拨她的心弦。虽然让她担惊受怕不小,好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既然为她负了伤,那就值得犒劳。

口袋里的硬钞蠢蠢欲动,惠敏拉着自家小男人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习惯性的找个幽静的角落坐下,干脆利落的给他点了份营养餐,果断剥夺了他点菜的权利。

“我不想吃粥,能不能换点有味儿的?”委屈兮兮的捧着碗老火白粥,柯笑吃的那是没滋没味。

“你就知足吧!就你这嘴角,还想吃什么,满汉全席吗?”

侧旁惠敏倒是不会委屈自己,腊肉叉烧饭、搭配上辣到心坎儿的鸡翅尖儿,吃的那是满嘴流油,啧啧称赞,回味无穷的舔了舔嘴唇,就连手指尖儿上的一粒辣椒子都不愿放过。

“那你这差别也太大了吧!好歹给弄点儿荤的也行,搞碗大米粥算怎么回事儿?”

手里的老火白粥更加不香了,亲眼目睹口齿生津的柯笑,狂吞几下口水,说着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快速捏住她前面吃剩下的鸡翅骨就往嘴里塞。

“嘶~”

没等惠敏亲自动手教育,他就自食恶果。鸡翅骨上赤红的辣椒混合着粗大的盐粒,与他嘴角撕裂的伤口来了次浪漫邂逅,拨动着每根痛觉神经线条,在跳跃中让他真正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伤口上撒盐。

“哈哈,活该!怎么样,你不是要嫌不够味儿嘛,我特意挑的变态辣鸡翅够滋味吧!”得意洋洋的指着柯笑幸灾乐祸,惠敏没心没肺的笑着,像个没得感情的机器。

“你想要人命啊!搞这么辣的鸡翅,这还能吃吗!”到嘴边的鸡翅太硬,吃不得也就算了,谁知非但伤身而且伤心,柯笑自是愤愤难平。

赌气似的将手里的鸡翅骨重新扔回惠敏的盘子里,端起自己面前的老伙白粥狠狠扒拉两口,砰的一声把碗摁在桌子上,转头不去看她意得志满的嘴脸。

“哎,这就生气了,之前不还说自己心胸宽广,宰相肚里能撑船嘛,我还没用力,你就放弃了?”

惠敏像极了山大王哄压寨夫人时的模样,大大咧咧的拿着鸡翅骨啃得津津有味,一只脚很不雅观的蹬在长凳上,敌退我进,步步紧逼,杵着柯笑的屁股,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倒是挺像在逗趣。

“把脚放下!谁说我放弃了,我看看风景不行啊!”退无可退的柯笑死鸭子嘴硬,转过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化悲愤为食欲,与他嫌弃的老火粥奋战起来。

惠敏端正坐姿,俏皮的做了个鬼脸,神秘兮兮的凑上去前去,支起胳膊在旁边看着他的侧脸,瞅的他心底发毛,粥都吃的不安宁。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道是一物降一物!

看来不解决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今天这顿饭是没法吃了。

柯笑咽下口中平淡无奇的白粥,内心不断安利自己各种心理建设,放下手中的餐具,怎一个惨字了得的脸庞直冲她而去,在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凶神恶煞的问道:“说,你究竟想干啥?”

“哥哥,想吃肉吗?”惠敏眉眼间流露出一丝狡黠,性感的小嘴儿油光发亮,舌尖儿顺着唇线一抿,妥妥地击中柯笑的小心脏。

“想”近看她细润如脂的脸颊,轻嗅她气若幽兰的芬芳,在微醺的灯光下幽韵撩人,百媚丛生。柯笑那里经得住这等考验,控制不住的血气上涌,不假思索的点头应是,完全被她给牵制。

“真的想吃?”她眉毛一挑,笑靥如花,像极了沙漠中的曼陀罗花,美丽且危险至极。

“想”明知她不怀好意,柯笑依然干脆利落,单凭这触手可及的**诱惑,即便被她给戏弄了,他也认了。吃不到,望梅止渴也好啊!

惠敏嘴里撕扯着变态辣的鸡翅骨,挑衅的看着柯笑,就等他往着深坑里跳。闻言手里的骨头一丢,油乎乎的手一把抱住柯笑的头,嘴里嗪着嚼劲儿十足的鸡翅肉,在他呆滞的目光中贴上了他的唇。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撕裂的嘴角冰火两重天,唇齿间错峰出行,交替往复中品味着恋爱百味。时而甜蜜如斯、时而刺痛如麻、时而飘飘欲仙、时而炼狱如火。循环交错,让他在天堂和地狱间如浮萍般荡漾。

“咕咚”

急促的喘息声中,柯笑喉结情不自禁的抖动几下,听得见的吞咽声中,含在她嘴里的肉粒完美过度,被他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吞进肚里,这才放过他。

惠敏简直就是个小恶魔,在他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之时,指尖轻轻滑过他的嘴角,连给他喘息的机会都没得,撕裂的疼痛就侵袭了他的大脑。

“好吃吗?”得偿所愿的惠敏,两颊笑涡霞光荡漾,依旧如此的撩人心怀,可惜柯笑无心欣赏。

肉好吃不好吃柯笑是难以体会了,嘴角传来的痛感告诉他,这绝对是一场有预谋的报复行为。

从头到尾被她戏弄在股掌之间的柯笑,用怨妇一般的眼神盯着惠敏,恨不得扑上去对她家法伺候,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一家之主的威严。也幸亏他还有自知之明,要不然他就得面对更加残酷的现实了——那就是威严什么的他根本没有,只有搓衣板、鼠标键盘、方便面、榴莲等等,才是他最亲密的小伙伴儿。

有时候我们自以为聪明能干,殊不知无知才是最大的幸福!

这顿饭吃到最后,在柯笑的死缠烂打、苦苦哀求下,惠敏最终还是良心发现,给他加了餐,勉强安抚了他受伤的心灵。

饭罢,柯笑坦然自若的看惠敏结了账,在收银台小姐姐鄙视的目光中跟着她出了门,还想坐在车子后面占便宜,哪料想被她严词拒绝,苦逼的顶着个猪头做司机去了。

所幸坐在后座的惠敏刀子嘴豆腐心,知道体谅他。没有再说让他护送回家,反而让他直接载着自己到了他的楼下。

“要不今天晚上别回去了!”小心思作祟的柯笑黏糊着自家女友不松手,就想她能多陪陪自己。

“想得美!我看还是脸肿的不够大!”都满脸淤青、眼坡都肿成鸡蛋了还不老实,惠敏手指头戳着他的猪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人家都这么难受了,你就陪陪我嘛!”说他胖他还喘上了,顺着杆子往上爬,油腻的令人作呕。

“滚一边去!”大半夜的也不知道柯笑怎么想的,撒娇就撒娇呗,还非得整的娘里娘气的,再加上他鼻青脸肿的脑袋,咋看咋觉得碍眼。

惠敏小脾气上来,那是一点儿都不惯着他,从他手中拽过电瓶车的钥匙,一脚把他踹出三尺远,都懒得搭理他。

“乖,别这么狠心嘛,好歹给点甜头也行啊!今天是圣诞节,怎么着咱们也得浪漫一下嘛,啥都没有那就太惨了,你说对不?”

谈恋爱嘛,就是要有这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

撒娇不行,那就换个招儿呗。柯笑也不嫌腿疼,舔着脸上前抱住惠敏,开始摆事实讲道理,企图说服她听自己的。

“对什么对,你还有脸说,圣诞节不应该是你表现的吗?我怎么一点儿都没看到?”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柯笑恨不得再给自己两巴掌,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完全被她抓住了小辫子,别说留宿了,能不被打死都不错了!

“呃,本来有准备的,这不给耽搁了嘛!要不,咱们现在去?”

有错在先的柯笑吞吞吐吐的解释着,眼神躲闪不敢看她,生怕她生气,小心翼翼的瞥了她一眼,谨慎的建议道。

“现在还去个屁呀,不睡觉了!”

其实她也没有要说非得让他怎么样,再说昨天他已经表现过了,而且以后日子还长,现在就斤斤计较了,那以后该怎么办。

一年中节日又这么多,其实男生只要有那个态度在就可以了,无需什么鲜花浪漫之类的,两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就是最幸福的。

那些花里胡哨的高调惠敏不需要,两个人的世界总不能让他一味付出,有时候给点回馈,才能放长线钓大鱼嘛!

“瞅你那傻样儿,你自己在这儿鬼哭狼嚎吧。我走啦,接着!”

柯笑总是被她吃的死死的,三言两语被她怼的就知道挠头傻笑。没等他回过神来,惠敏变戏法似的扔过来一个小盒子,骑上车飘然而去,留给他一个洒脱的背影。

“亲爱的,这是什么?”柯笑紧追两步在背后喊道。

“猪头,给你的礼物,圣诞快乐!”她的声音回荡在风中,越飘越远,却越来越暖。

“亲爱的,圣诞快乐!”他在后面举着她给的礼物,激动的不能自已。

惠敏潇洒的摆手儿,身影越来越长,最后彻底消失在他不舍的目光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