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江湖岁月印吴钩 >   无题

此时,万正色见大营行将扎好,遂来到史云鹤面前,双手抱拳,道:“英雄没伤到吧?敢问英雄大名?”

史云鹤微微一笑,道:“谢官爷关心,幸好无恙,贱名史云鹤。”

万正色急忙颏首,脸现恭敬之色,道:“失敬失敬,常听圣上提起,久仰大名,英雄真乃侠气干云,请到帐内一叙。”

此时,清兵已在路边搭建了临时帅帐,众人跟着万正色进了帅帐,万正色令军士埋锅造饭,并派遣两名亲信急去南昌城求援。

吃过晚饭,众人在帐内歇息,史云鹤看着史一氓,问到:“氓儿的功夫长进不少,看起来浑不象我冰雪刀法了,分隔数月,不知得何方高人指点?”

史一氓不敢隐瞒,将如何在苗疆突遇大雨,如何在小庙中借宿,得遇玄空大师,又如何学得九阳神功和空空拳法详细说了一遍,史云鹤脸现惊奇之色,道:“九阳神功是少林寺镇寺之宝,只有达摩院首座方可习得,想来玄空大师定是在达摩院修行,只是不知为何却在苗疆,氓儿得神僧相助,真乃奇遇也。”

史云鹤转向陈破虏,问到:“陈兄没事吧?”

陈破虏笑了笑,道:“没事,如果不是令公子出奇招,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了。”

史云鹤道:“邪不压正,上天有好生之德,自然惠顾你我,只是想不到秦剑南一介草莽,居然武功如此了得,又网罗这么多高手,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了。”

陈破虏道:“仅凭咱们数人恐怕难以取得便宜,不如向武林同道求援。”

史云鹤急忙阻止,道:“不可,天地会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深得武林同道的响应,少林武当峨嵋等正道大派肯定不会施以援手,这倒有些难办。”

史一氓忙道:“我去昆明路过苗疆,帮助苗人识破吴三桂挑拨离间之阴谋,又助苗疆避免了一场内斗,苗疆头领与孩儿拜了把子,苗疆武功传自西域,高手众多,且苗人向来知恩图报,孩儿去请苗人帮忙,自不会拒绝。”

史云鹤又是一惊,道:“孩儿能与苗疆结好,可喜可贺,苗人本是中原一脉,当年皇帝和蚩尤大战,蚩尤兵败,携众南迁至大山之中,再没入过中原,几千年来,繁衍生息,其中不乏高手,如若得其援手,自是如虎添翼,氓儿此去多召集帮手,快去快回。”

史一氓应道:“好,孩儿即刻动身。”

史云鹤道:“也好,宜早不宜迟,早去早回。”

史一氓应了一声走出营帐,陈龙、崔东平等人急忙跟出营帐,史一氓抱拳说到:“众位哥哥,感谢援手,小弟要去苗疆走一趟,人多恐不方便,就请众位哥哥留在军中,等小弟回来,如何?”

陈龙道:“一起走一遭不是更好?”

史一氓道:“人多会引起苗人怀疑,反倒与事无谐,众位哥哥就请留在军中。”

崔东阳沉吟片刻,插话道:“老弟即去搬救兵,我等就先告辞了,我要去趟衡阳办点私事,陈龙兄及众兄弟随意吧。”

陈龙急道:“崔老弟这是什么话?不跟老弟去苗疆,我们哥四个就跟崔老弟去衡阳,我最讨厌与官兵打交道。”

史一氓担心帐内官兵听到不高兴,忙笑着阻止,道:“也好,众位哥哥就去衡阳走一趟,等这边事办完,老弟必去衡阳寻各位哥哥,后会有期。”

说完话,史一氓当即上马,打马出营,连夜直奔黔东。

崔东阳、陈龙送走史一氓,也纷纷上马,奔出兵营,不辞而别,一路奔往衡阳。

天亮时分,史一氓已入黔东地界,一路上睹物思人,想起与祁心怡相伴相随,如今又天各一方,心中不免惆怅不解。

及至葫芦岭,史一氓仿佛又置身在茫茫大雨之中,想起那副狼狈模样和祁心怡胆战心惊惹人疼爱的样子,脸上不由凄苦地笑了笑,又想起与祁心怡在古庙中朝夕相伴十余天,心中如糖似蜜,却难掩心伤。

史一氓有心再去古庙看看,或许祁心怡也去了那里等他,但军情紧急,他不得不扬鞭摧马直奔入葫芦山庄。

冯天伦见史一氓突然来到,喜不自胜,上前紧紧抱住史一氓,泪湿双颊,哽噎说道:“义弟想得哥哥好苦哇,别来无恙?快进屋。”

史一氓跟着进了屋,冯老太也已迎在门口,史一氓跪地磕了一个头,道:“老太太吉祥。”

冯老太乐得一把拉起史一氓,从头看到脚,道:“孩儿长高长胖了。”猛然间发现史一氓脸色忧戚,急问到:“孩儿有什么烦心事?不妨直言不讳。”

史一氓扶冯老太坐下,说到:“不知老太太知道不知道天地会?”

冯老太点了点头,道:“略知一二,没甚交情,你与天地会结了仇?”

史一氓道:“朝廷南下平叛,我和爹爹出于侠义,出手相助,天地会却从中阻拦,并与吴贼联手,昨日,我们攻打绿柳庄,天地会网罗武林高手,人多势重,晚辈特来求老太太和大哥相助一臂之力,不知可否?”

不及冯老太说话,冯天伦一拍桌面,大声道:“有恩不报非君子,兄弟对我苗人有恩,苗人向来知恩图报,岂能不应?”

冯老太道:“帮是一定要帮,但仅凭你我母子二人肯定不行,天伦,你去传个信号,让苗疆高手到这里会齐,事情紧急,越快越好。”

冯天伦直入内堂取出一个鸟铳,边往外走边往铳筒里装入一枚拇指粗、三寸长的东西走出屋门,只听一声轰响,谷西侧的天空顿时炸开一束绿色光团。

冯老太道:“史公子稍安勿躁,一路劳顿,先歇息歇息,吃过晚饭人就能到齐了,苗人最不怕的就是打仗,虽不一定能解燃眉之急,却也能助一臂之力。”

史一氓当即跪倒,道:“老太太大仁大义,晚辈感激不尽。”

冯老太连忙伸手扶起,道:“孩儿客气啦,你救了苗人几百条人命,我们苗人感恩戴德,你就不要再客气了。”

此时,晚饭已经备好,冯天伦扶着老太太和史一氓一起去了西厢房吃饭,冯老太详细问了事情的经过,史一氓也没隐瞒,冯老太边吃饭边说到:“天地会虽说是反清复明,但与吴三桂老贼也算是暗中勾结,沆瀣一气,天下乱了那么久,刚刚太平,吴三桂那匹夫又兴风作浪,天地会更是莨莠不分,岂能容百姓再次生灵涂炭?我苗人虽被逐出中原,但依旧视华夏为祖先,视中原百姓如亲人,绝不能等闲视之,本老太必身先士卒。”

史一氓急忙离席,一揖到地,道:“老太太年事已高,有苗疆众高手相助就行啦,岂能让老太太履险。”

冯老太脸色登时不悦,瞪视着史一氓,道:“看不起我这老太婆?想当年,我与我师兄也是武林中扬名立腕之人。”猛然见史一氓右手拇指上的墨玉扳指,猛地停住,没再说下去,而是起身攥住史一氓的右手,眼睛紧紧盯着史一氓拇指上的扳指,突然厉声问到:“你这扳指哪来的?”

史一氓从未见冯老太如此动过怒,心中纳罕,急忙说到:“是我师父留给我的,不知干娘为何如此动怒?”

未完待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