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老剑圣化作了一缕紫烟,也许只有成为仙的人才会死的如此,北境的三千里活不带来,死不带去,死后不设坟,这是老剑圣的遗愿,没人知道若是那长林间埋了一个曾经无敌三千里的剑圣,那块写名字的木板上该写上什么名字,世人只知道老剑圣只叫得三千里,却忘了老剑圣真正的名字,即使是黎璃也不知道。

原本消失在世人眼中的老剑圣这时候真正的消失了,老剑圣这辈子算是做了件好事,世人欠他的却早已深埋地底,因为老剑圣,黎璃学会了喝酒,即使没有属于老剑圣的一方土地,那便这世界都是他的土地,黎璃打算在每年的忌日上,对着那成都喝酒,就如看着老剑圣一般,黎璃喜欢叫老剑圣,这似乎比一声爹更加亲切。

世间再无老剑圣,只有一个骑着大熊猫的苗疆女子,吹的一手好竹箫,使的一把好残剑。

也许命苦的一家子总是命苦的,老剑圣死了对于外人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所谓,对于苗疆部落的人来说,黎阳长老的死去才是揭开序幕的关键,黎阳长老是除了部落首领之外最强大的战力。他的死去深厚的影响了整个蜀地,更大的势力早已对黎氏对蜀地的引领地位虎视眈眈,黎阳长老一死,蜀地的各大势力便对黎氏部落开始了压榨……

正好这…时处于黎氏部落的族长大选的时候,政权动荡,众人都相聚不安,黎璃和栾羽也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黎宇却被当作是黎氏一族的叛徒,苗疆一族不允许外地的人当选黎氏部落的族长,就像是长安城的皇位一般,哪里进的来外人。黎璃找了个长安城的栾羽来完成部落族长的任务已经引起了大族长的不满,栾羽也就没有资格选举新一任的族长,只能作为一个小小的杂兵,不过为了黎璃,栾羽对于这一切都能忍……

只是面对着外敌的侵入,黎氏部落的其他人竟然不先想着反抗,而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族长之位争先恐后……

且不说外敌可御,家贼难防……

黎璃的另一个追求者是黎氏部落里实力强大,且信誉颇高的一个人,名叫黎洪。

自从黎璃拒绝了他的求爱,黎洪知道这黎璃在长安城找了一个小白脸回来,便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心想要除掉栾羽……

这无耻的黎洪便趁着这次族长大举联合着黎氏一族的敌对势力万圣阁彻底将栾羽和黎璃以及黎璃的直系亲属赶了出来……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竹叶寨……

竹叶寨里的人只是黎氏一族里极小的一部分人,外面的那些黎氏族人已经为了利益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成为了万圣阁的一条走狗……

只是被别人卖命还给别人数着钱……

刚走进竹叶寨的萧潜知道了这一切,看来这趟算是没白来,即使已然见不到老剑圣,却是见到了那个被黎璃拐走的长安城第一美男子,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个山中的猎户公子,黑了一个度的栾羽见着了萧潜不禁跳上了萧潜的背板子,“草民见过萧盟主啊,哈哈哈……”

栾羽只是笑得合不拢嘴,栾羽除了这黎璃,最关心的便是萧潜的动向,萧潜的第一手资料永远在栾羽手里,比萧潜肚子里的蛔虫还要清楚。

“你这小子,走了便跟死了一样,连封书信都舍不得写,在长安城的时候我也没偷你家的米吧。”

“两个大男人写什么信,你也不嫌害臊。”

二人又开始一如既往的争辩起来,死气沉沉的竹叶寨总算热闹了些,栾羽本想写信的,只是老剑圣的离去封住了栾羽的手,刚没半刻,这竹叶寨的后房便燃起了屡屡黑烟,林舒心烧厨房的功夫又长进了许多。

柔弱的月光与烛光融合成一片昏暗的天地,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将那条走廊的轮廓描绘出来,那条走廊与小石径相接。走廊上方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将走廊上空覆盖,如同一把巨大的绿伞撑在上空。

当栾羽问起萧潜徒弟的时候,萧潜那时候还是不经意间露出笑靥的,小刀在八百里长山渡口与萧潜二人分别,小刀打算带着这木剑寻个剑术师父,不论多久,直到用木剑打赢白帝城的城主,婚娶之后小刀自然会来与萧潜见面,自此以后,江湖上又多了一个名为小刀的剑客。

月光透过夜间的缝隙,在走廊上投下许多星星,走在夜间的廊上,如同漫游于银河之间。

黎璃爬到了寨上的观望楼,看着远方的夜景,其实也就只是一片漆黑罢了……

一股股悠扬的箫声响起……

黎璃吹着催人入睡的曲子,催着众人入睡,不过舒心根本就没有心思睡觉……萧潜又爬上了屋顶,望着天上的苍穹陷入了一阵阵的遐思……,那实在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惬意,不过这时候上来的并不是霞,而是那才见面不久的林舒心姑娘,二人尴尬的抬头仰望天空,天空就象平静的海面,湛蓝、宁静。

“小女子见过盟主。”

萧潜有些繁忙的心跳,萧潜还是不太适应这个称号,不过既然名声在外,萧潜不接受也得接受,这是一个责任。

这林舒心便开始介绍自己,原是河南人氏,逃亡来到成都,无地可去便女扮男装参了军,与城外部落开战终在黎氏部落遮风挡雨。

黎璃只是在屋里点着烛光写着信,即使现在寄不出去,可是这也是一种寄托……

晴朗的夜空,星光闪烁,稀稀疏疏,如一个巨大的棋盘里纵横交错的几颗棋子;又如一个个顽皮的孩子,不时地朝着众生眨眼。夜空中悬挂着一轮明月,闪烁着皎洁的光,使众人心中有了一丝晾意。

林舒心想让萧潜去城里救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萧潜暂时还不清楚,只是萧潜的性子从来都是如此,萧潜没有拒绝过姑娘的请求,或许以后都会是这样。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