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你必须给我个交待。”

一名头发已经一半花白的老人,静静的坐在竹椅上。他的面前是一个池子,而他的身后,一名面相年轻,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正带着一丝遏制不住的怒气质问这名老人。

这名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头发用一根紫色的带子扎在脑后,他的身材颀长,看上去十分的挺拔,而五官也是十分的英俊,尤其是鼻子看上去比一般人更加的高挺,可是他脸上的肤色却太过白皙,没有丝毫的血色,看上去如同白玉一般,即使在阳光下也是闪着微微的寒光。再加上他耳朵上两个白色的大圆耳环,更是平添了几分妖异的气息。

他的紫色长袍上流动着蝌蚪一般的符文,散发着一股股强烈的法力波动。但若是第一眼看到这人,第一时间吸引你目光的,却肯定是这人的脚下。

这人脚下一丈左右的地面上,闪耀着一阵阵幽蓝色的光华,这幽蓝色的光华在他脚下,如同一个六边形的幽蓝色玉盘,泛出丝丝奇异的花纹,而这如同幽蓝色玉盘一般的光华,却只是他身上的法力波动自然散发出来而形成的气象。

这种森严的气象,使得他在行动之间,不像是在走路,而像是随着一个幽蓝色的玉盘在飘一般。

他隐寒怒意的质问着他面前那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耳朵上两个白色的大圆耳环微微的晃动着,而他身后的整个天地,也似乎隐隐的震动了起来。

似乎是整个天地,都因为他的怒意而震颤。

这样隐然流露出来的气势,只有在况无心和祁连连城这样的强者的身上,才有可能出现。

“什么交待?”

头发花白的老者微微的转过了身来。这名老者的背影看起来十分的祥和,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普通的麻黄色袍子,身上似乎连一丝法力波动都没有,除了头发散乱的垂散下来之外,似乎和普通的老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转过身来的老者的相貌,却是却有种说不出的惊悚。

这名老者左边的脸孔似乎被什么钝器打烂了一般,全部碎裂了。虽然伤口全已经长好,但是许多地方的血肉却是彻底的没有了,狰狞恐怖的伤口下,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他左边的手臂也断了,袖管空空的垂在他身下的椅子上。

这是一个残废的风烛残年的老者,因为即使是他半边完好的脸孔上,也布满着深如刀刻的皱纹和那种真正的老人才会有的黑色或者褐色的斑点。但是他唯一完好的眼睛,却是十分的生动,荡漾着生气,如同有着一副灵动的画面在里面,让人很容易一眼看去,就被他的这眼睛所吸引。

“什么交待?”

身穿紫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往前走了一步,脚下六边形的幽蓝光华曜得他脸上似乎有一阵阵的白光和蓝光在不停的交替,“你调用了我座下全部的夜魔众,难道不需要给我什么交待?”

“我需要什么交待?”头发花白的老者并没没有站起身,他那只完好的眼睛似乎在有趣的看着年轻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紫袍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势,“灵释天,既然你和老三都败在了我手下,这十年之中,你们的部下依旧全部是我的部下,我调用他们,并不需要给你什么交待,更何况我也不是只调用了你的部下,老三座下的血阎罗我也调用了。”

“你!”

紫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身体骤然一紧,他脚下自然散发的六边形幽蓝色光华似乎略微收紧了一,但是一股恐怖的气息却似乎出现在了他体内,就好像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在下一刻会骤然出现在这个世上一般。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头发花白的老者却笑了笑,“我自然是不必给你什么交代,不过你若是有什么不明的,想要问我的话,便不要走过那条线,我或许可以和你说说。”顿了顿之后,看着蓦然停住的紫袍男子,头发花白的老者接着说道,“看来你虽然已经完全炼化了魔心,但心性上面却还是或多或少的受了影响,你要是不注意这,十年之后,你可能连老三都打不过了。”

头发花白的老者身后,有一条线,这是一条浅浅的刻在石头上的线。歪歪扭扭,就像是哪个顽童随便用石头在地上划出来的,但是这条线却似乎对头发花白的老者和紫袍男子都有着什么特别的意义。听到老者的话后,紫袍男子便在距离这条线三尺不到的地方停住了。

……

“为什么?”

略微的沉默过后,紫袍男子眼中隐隐的怒意消失了,但即使是这样,他脚下的蓝色光华和他白玉般的脸色,还是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令人心凛的寒意。

“你说的是我为什么答应和况无心合作?”头发花白的老者唯一完好的眼睛生动的看着他,“还是指的其它?”

“就先说这个好了。”紫袍男子冷笑道:“你不会真觉得况无心执掌了昆仑之后,便会分一杯羹给我们吧?”

“我从未这么认为。”老者耸了耸肩膀,有嘲讽的说道,“不过任何有可能削弱昆仑实力的事情我都不会拒绝去做。”

“你的意思是…。”紫袍男子怔了怔,皱起了眉头。突然之间,他眼中的神色就似乎从一个面对不共戴天的仇敌的神色变成了一个老师的神色。

“况无心也好,凰无神也好,只要有昆仑这样的存在,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意,“而且我也不认为况无心就一定能胜得了凰无神。”

紫袍男子继续思索着,皱着眉头道:“原来你答应况无心,派了我们座下那么多部下去助他,只是想让昆仑自己多折损实力,只是你说不不觉得况无心能够胜得了凰无神,那我们的实力,也必定损失惨重。”

“如果况无心真不是凰无神的对手,那我们的人,很少有人回来。”老者的身上隐然流露出一股惨烈的气息,这股气息和修为无关…这是只有经历过那种真正的旷世大战,从那种旷世大战中生存下来的人,身上才会拥有的气息。即便是从招摇山一役中生存下来,那日遥望着祁连连城离开的方向的北明王,身上都没有这样的气息。

身上散发出这种特有的惨烈气息的老者默然道:“但若是能用我们的五分实力,也让昆仑折损四五分的实力,这便是值得的。”

紫袍男子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他很清楚如果大家都折损一半的话,从字面上来看是平等的,但是昆仑这样的庞然大物若是折损一半,自己这方和昆仑之间的差距,却是无形之中缩小了。最简单的道理…如果按最简单的算法,就比如两支军队,一支人数是两千,而另外一支是两万。原本的差距是一万八千的差距。但若是都折损一半,一方变成了一千,而一方变成了一万,其中的差距,反而只剩下了九千。

而之前他之所以前来质问老者,并不是因为他不想有什么动作,只想稳守在这里。他心中也很清楚,在昆仑几乎掌控整个天下的情况下,昆仑的实力是像滚雪球一般上涨着,他们势必要主动做什么,否则在他的计算之中,恐怕不到十年,昆仑就有足够的地方灭掉这里…扫平整个湛洲泽地。

而最后无论到底是况无心获胜还是凰无神获胜,从这一点来看,老者做出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光凭他们的实力,就算那派出去的人一个都回不来,也根本无法让昆仑折损四成以上的实力。‘

“我知道你还去派了人相助洛北。”

紫袍男子不再斥问头花花白的老者,静下了心来,“你这又是想要做什么?让昆仑折损更多的实力么?光以他们那几个人,根本不可能杀得了祁连连城吧。如果你真想杀他,我和老三一起去便是了。”

“我可没有这样的想法。祁连连城和洛北之间,到底会卷起什么样的漩涡,会引发什么样的力量,我自己都想象不出,我可不想你们两个卷了进去。这是昆仑和罗浮之间的战斗,以我们的实力,也不是轻易能够插手的,而且我们已经放了那么多在况无心那里,若是再在这边有多折损,便是昆仑能够折损六成的实力,恐怕接下来也会马上将我们轻易的灭了。”老者摇了摇头,花白的头发在他半边破碎的脸上扫过,“我不想和明若一样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样虽然分明,但是太过冒险。我让他们去,只是让他们在适当的时候给洛北传达一个意思….在某时候,在某必要的时候,我们湛洲泽地,会站在他这一边。无论是从罗浮一贯的行事准则还是洛北这个人来看,我们传达的好意如果适当的话,将来他是不会忘记我们的这份好意的。”

顿了顿之后,头发灰白的老者突然看着紫袍男子道:“如果你真想出手的话,你可以和老三去一次昆仑。”

“去昆仑?”

“是的。去昆仑。”头发灰白的老者点了点头,“你们两个,不要插手况无心和凰无神之间的事了。但是如果你们在保证自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的情况下,有伤得了凰无神的可能,你们便出手一次。只要伤了他便可。”

“等一个可以击伤凰无神的机会?”紫袍男子不解的摇了摇头,“我想知道理由。因为我知道老三也未必想得明白理由。”

“有片山林里,有一只狮子。那只狮子想吃谁就吃谁,从来没有谁敢反抗,因为无论是哪种动物,都不是它的对手。有一天它在想吃一头牛的时候,那头牛忍不住反抗了一下,它不小心被撞伤了一点点。但是几天过后,这头狮子死了。不是因为那一头牛顶伤它的伤势,因为那头牛只是让它破了点皮,让它流了一点血而已。它还是很轻松的咬死了牛,吃了那头牛。”老者唯一完好的眼睛中,闪耀着睿智而生动的光华,“这头狮子死了,只是因为其它的动物开始觉得…原来它也是会流血的,会受伤的,牛伤得了它,它们自然也能伤得了它。于是有狼、虎….许多的猛兽开始挑战它,击伤它,而这头曾经统御整个山林的狮子便这样死了。”

“昆仑、凰无神,便是这样的一头狮子…现在已经有人站出来与昆仑为敌,但是这还不够。凰无神修为大成之后,从来没有人能够胜得了他,能够伤得了他。谁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高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虽然他或许也只可能是比况无心高一点,或者和现在的况无心差不多。但是只要昆仑依旧这样强大,依旧有他这样的存在,却没有多少人会站在昆仑和他的对立面上。如果你们能够伤得了他,甚至只要让人觉得他处于被击杀的极大威胁之中,便会有越来越多的力量,敢去消磨昆仑的实力。”

紫袍男子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吐了出来。过了片刻,他突然忍不住骂了一声,“怪不得我修炼了这么多年,还是打不过你这个老东西。你这样的道理,我是肯定想不到的。”

“若论修炼的时间,我可比你长得多了。不过你肯定会有打败我的一天的。因为我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你只要小心点,我的寿元尽了的时候,你肯定还好好的活着。”老者咧嘴笑了笑,“不过你和老三一定要小心,要在百分百确定你们两个都绝对安全,而且可以击伤凰无神的情况下,才可以出手,否则的话,绝对不要出手。”

“你这老东西,难道是真的老了?这么关心我们的安危?”紫袍男子骂道。

“灵释天,你搞错了,我是关心我自己的安全。”老者道:“我们对于昆仑和凰无神来说,绝对比招摇山还要碍眼。因为他们第一个打的旗子就是要铲除我们,而我始终觉得,是因为我们三个都好好的,所以昆仑才没有对我们动手。要是你们两个之中哪一个不小心丢了小命,可能没过多少天,我也要跟着你们去了。”

“好吧,我接受你这个说法。”老者虽然说得十分无情,但是紫袍男子却并没有生气,他转过了身,似乎想走,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着老者,“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一朵破荷花,有什么好看的,值得你整天整天的看着,还要在这地上划上一条线,害怕我身上的法力波动弄死了你那朵破荷花?”

…..

老者的身前,是一个荷花池。

一个十分简陋,用青石堆砌而成,栏杆也是简单的石条堆放在一起,没有半分美感的荷花池。

方圆不到十丈的荷花池里,漂浮着几张瘦瘦的荷叶,开着一道白色略带粉的荷花。

在一泓青水之中,这一朵十分普通…甚至已经有开得残了的荷花,和那紫袍男子所说的一样,只是一朵破荷花,也的确并没有多少好看的地方。

但是听到紫袍男子的这最后一个问题,老者的眼中却流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有东西,因为少,因为没有,所以才显得珍贵。”

紫袍男子又想了想,似乎有所悟,但又似乎有恼怒,恼怒以自己的身份,在老者面前却显得一无是处,没有一丝比得过他的地方。所以顿了顿脚之后,紫袍男子也不再说什么,带着脚下的一团幽光,消失在老者的视线之中。

……

老者的所在,若是从高空中远远望下来,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小岛。

而若是近了看,却可以看得清楚,他所在的这个小岛周围,并不是什么湖泊,也并非是什么海域,而是一大片萦绕着黑水和泥浆的湖泊。这个湖泊,就像是北明王招摇山中的那个充满死气和尸骨的山谷一般。

所不同的是,这片无穷广阔的泽地之中,还 拉拉的长着一株株如同芦苇一般的植物。

只是….放眼所及的泥沼之中,包括无穷广阔,一片死寂的泥沼之中,包括泥沼之中一个个坟堆般的小岛之上,像老者面前这样的池子,却只有这一处,也只有这一个池子里,才开着这一朵荷花。

这片无穷广阔的泥沼泽地,便是世间传说,修炼魔道诀法高手聚集最多的湛州泽地!世间任何玄门的修道者,都不敢轻入的地方。

“因为没有,所以才显得珍贵。”

老者知道紫袍男子未必能明白自己所说的话的真正的意思,事实上有东西他也没有完全告诉紫袍男子。譬如他悟通那样的道理,也只是因为听说原天衣袭昆仑才想得明白。之前他也很不明白为什么原天衣为什么要那样做。因为原天衣的术法虽然有缺陷,在别人看来乘着自己的力量没有衰竭时轰轰烈烈而死也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老者知道以罗浮的行事方式,原天衣并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按照他一贯的方式,他不用直接找上昆仑,而可以很轻易的在暗中下手,击杀无数的昆仑高手,折损昆仑的实力,直到自己力量衰竭的那一天。

但是当这朵荷花开起来的时候,老者却突然想明白了。那可以轻易灭杀的高手,甚至十大金仙中的人物,也不是昆仑的根本。凰无神所代表的昆仑,才是昆仑最不可动摇的东西。

原天衣到昆仑找凰无神一战,便是想动摇昆仑的根本,原天衣的行事,便是要给昆仑带来最大的损伤。这也是罗浮一贯行事的准则。只可惜凰无神却似乎发觉了这点,选择了隐忍。所以原天衣虽然击杀了那么多昆仑高手,虽然他和洛北现在已经站出来与昆仑为敌….已经有了敢和昆仑为敌的人物,但是这却还不够…。

老者承认原天衣是超过了自己的人物,而凰无神…能让原天衣最终功亏一篑的人物,虽然也是借了昆仑的大势,但却也让老者在心中隐然觉得,凰无神也远在他之上。

但是,看着眼前紫袍男子所说的那多破荷花,这个面目可怖的老者却微微的笑了起来。

极难生长其它植物的湛州泽地,却毕竟生出了这样一朵荷花。像原天衣和洛北这种人虽然少,虽然珍贵,却并不是没有。这个世上,总有人,不愿意按照别人的意愿而活着。

老者此时的笑容十分的和煦快乐。

“据说昆仑有许多莲花,有许多生长于石乳琼液中的莲花…但是那么多,可能凰无神看那莲花时的心情,还不如我看这一朵莲花时的心情吧?”老者微笑着,在心中如是想道。

***

(第二更来了~~有点晚,不过今天字数加起来快近万了,三更的量了。霍霍,明天继续!0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