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北方的雪也越下越少越下越小了,冬天越来越温暖,甚至可以穿着毛衣晒太阳。孟凡小时候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雪很大,犹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年长的哥哥姐姐们堆雪人都是用铁锹和水桶,堆出来的雪人能比她还大。

从小到大,不管是孟凡在课本上学到的,还是课外书上自己读到的,不管是“未若柳絮因风起”还是“故穿庭树作飞花”,不管是“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还是“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在孟凡看来都太温柔了,一点都不像在写窗户外面呼呼作响的妖风和喷薄的大雪。

直到孟凡偶然看到了张元的《咏雪》——“五丁仗剑决云霓,直取银河下帝畿。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这才找到了属于北方深冬大雪的豪气和浪漫。

每年冬天的雪都会没过孟凡的脚脖子,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冬天孟凡上学的时候,天还没亮透,但是没关系,雪光像月光一样明亮,天地间寂静得只剩下孟凡小心翼翼的呼吸声。在雪地里行走的孟凡总是处于一级戒备状态,孟凡专挑没被踩过的雪走,那里是最不滑的,反而是常有人走,被踩得结实光滑的地方最容易摔,饶是如此,每年孟凡都必会滑个屁股蹲。

冬天的风严酷而无情,像巴掌打在人脸上身上。如果不戴口罩的话,每次呼吸都能清楚地感觉到冷风顺着鼻腔一路流窜到肺部,如果戴上口罩的话,呼出来的气会把口罩濡湿,黏糊糊地让人生厌。孟凡还是喜欢不戴口罩,结果就是每年她的脸都会被冷风吹得皴裂,那时候她用的还是两块钱一袋的润面霜,每天坚持抹也没什么用,好在年纪小,这么糟蹋脸蛋到了开春皮肤还是能恢复光滑细腻。

孟凡会在路上买包牛奶,买两个包子带到教室去吃。趁着还没开始早自习,把牛奶和包子放在暖气片上,一会就能暖得热乎乎的。一般这个时候暖气片上排排放的都是走读生的早饭,有一个人去摸温度的时候,都会顺便招呼其他人“奶热了!”。孟凡尤其喜欢吃韭菜馅的水煎包,每次她热腾腾地享用的时候都会被同桌一顿痛骂,但是如果她帮同桌也带一份的话,就可以堵上同桌的嘴,然后再一起被前桌骂——前桌嘴堵不上,她不吃韭菜。

冬天实在太冷了,孟凡觉得自己手指尖的血都被冻成冰渣子了。学生经常被冻得手木木的,捏不住笔,当时的解决方式是戴半指手套。孟凡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一般的手套戴上就拿不住笔,戴半指就可以又暖和又灵活自如。

孟凡家的年夜饭也从各类炒菜炖菜逐年变成了火锅,不变的是跨年的水饺。孟凡家的年夜饭都是伴随着春晚的开始而开始,男人们一边喝酒一边侃大山,女人们聊着家长里短,真正关注春晚的反倒只有小孩子们。

年夜饭从八点一直吃到十二点,随着春晚的倒计时,男人去院子里准备整点放鞭炮,女人则进了厨房开始煮水饺,不管之前有没有吃饱,水饺都至少要吃一个,这才算是完整地过年守岁。

孟凡一边吃饭一边看春晚一边在班群抢红包,平时没什么消息的班群今天异常活跃,大家都在祝彼此除夕快乐,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玩起了运气王接力发红包的游戏,从六点一直发到八点春晚开始,大约是南北方的晚饭时间都到了,这才消停。孟凡打开零钱看自己的战果,净赚12块压岁钱,她还觉得挺美滋滋的。

孟凡这个年纪已经没有压岁钱了,不需要她给小辈压岁钱她就已经很庆幸了。其实小时候孟凡也没什么压岁钱,长辈给的压岁钱从她手里过一遭就进了妈妈的口袋,孟凡知道自己领了压岁钱就代表妈妈也要给别人家的小朋友钱,所以她一直都是乖乖把钱给妈妈。

不过她也有真正属于她的钱的,年三十一大早,妈妈就会在她口袋里放一张纸币,可能是一毛、五毛、一块,妈妈告诉她,这叫压腰钱,今天一天都好好带着它可以保佑她之后的一年发大财。孟凡从来没怀疑过为什么自己一个小孩子要发大财,但是身上带着有祝福意义的东西的感觉让她很开心,像是没有压岁钱的补偿,就连睡觉的时候她也会特意把钱从口袋拿出来,枕在枕头下面。

过年的习俗简化了很多,不变的是每次吃水饺之前,孟妈妈都会盛三个水饺和一些饺子汤,让孟凡端着在门口和灶台前浇一点饺子汤在地上。孟妈妈说这是在把水饺给老天爷爷和灶王爷爷享用。

这活儿孟凡从小干到大,她小时候每年倒饺子汤的时候都真心实意地许愿,一是希望自己考试能考好,二是希望家人能够平安,三是希望爸爸妈妈能赚大钱。

今年孟凡浇饺子汤的时候依然像小时候一样,放下碗双手合十拜了三拜,一愿家人平安健康,二愿自己工作顺利早日赚到钱。孟凡倒不是封建迷信,只是觉得漫天神佛,总得信点什么,人力不可胜的事情才能有所寄托。

大年初一是拜年的日子,孟凡跟在孟妈妈身后,一路拜年到奶奶家。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亲戚了,见面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基本上所有的亲戚见到孟凡都要问一遍她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对象了,孟凡只是在一边笑,听孟妈妈一一回答回去,一点没有不耐烦。

孟凡想得清楚,这些亲戚一年也就见这么一回,互相之间也算不上熟,话题自然除了问问工作就是问问感情状态,总不能问她早上吃了啥馅的水饺吧。

而且这些问题也不一定就是人家真的想知道的,多半还是只是想通过问几个问题表达一下对小辈的关心,有问有答地聊一会自然就会把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

所以哪怕亲戚们拍着她的手催她赶紧找对象,孟凡也只当是对自己的关心一脸乖笑地应声答应,十足听话地模样。果然亲戚们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就扭头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其他的家长里短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