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朦朦胧胧醒来,梁笙只觉得头晕目眩,她歪了歪脑袋,发现自己正躺在熟悉的那个洁净明亮的屋子里,忽然想起此前发生的事,她顿时清醒,继而动了动准备起身,可腹部突然便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啊!!!”

“梁姑娘!”

突然听到已经惊天惨叫,在一旁打坐的凌青羽立即快步行至梁笙床前,问道:

“梁姑娘,你怎么了!”

梁笙声泪俱下,哆哆嗦嗦道:

“大师兄,疼啊!”

凌青羽闻言,轻舒了口气:

“你中了剑,伤口很深,自然是疼痛的,我已经让五师弟去取止痛的药了,你且忍耐片刻!”

“忍不了了大师兄,太疼了!救命啊!!!”

这时,江辰突然破门而入,只见他快速行至梁笙床前,凝神立指,将指尖聚起的一道蓝光输进了梁笙额间…

须臾间,便见梁笙扭曲的五官渐渐舒展了开来…

江辰轻声问道:

“还疼吗?”

闻声,梁笙定了定神,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摇着头抽抽嗒嗒的道:

“不疼了,江辰,果然还是你靠谱啊!”

见状,凌青羽似乎很是不解:

“灵力还能缓解疼痛?”

江辰熄灭了指尖的光,回话道:

“师兄,梁笙她体质特殊..”

“萧异呢?”


疼痛消失后,梁笙便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江辰问道:

“江辰,萧异他怎么样了?”

江辰见状,立即上前扶了她一把,道:

“他…被师傅关起来了..”

“啊?”

梁笙颇为急躁的道:

“江辰,你当时在做什么啊!怎么能让他被抓了呢!那你师傅有没有罚他,有没有打他?”

闻言,江辰眉间顿时一紧,他摇摇头,道:

“只是关起来了…”

见状,凌青羽深叹一口气,道:

“何必说的这样轻描淡写,萧公子被带回剑阁后,师傅立即下下令缴了他的佩剑,罚家鞭三百,还要废了他身上的血祭功法,便是阿辰极力阻拦,以死相逼,才得意保全萧公子安好的被关进了伏羲洞,可他自己….”

“师兄…”

“阿辰!你总是这般不愿彰显,谁知你为别人做过什么?”

说着,凌青羽一把扯开了江辰的衣服,露出胸前的一个泛紫的掌印,继续道:

“结果是,阿辰在为梁姑娘疗伤灵力消弱大半之后,替萧公子挡下了师傅的清光掌,又代替他领了双倍家鞭,现在本应该是在祠堂跪着,不过看眼下着情形,大抵是放心不下,又闯了结界才回来的吧!”

便见江辰拧着眉,道:

“对不起师兄,我这就回去继续跪着..”

闻言,凌青羽无奈的看着他,眼中尽是责怪,又无比心痛:

“唉,阿辰,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听了他们的话,梁笙从床上站起来,盯着江辰,眼眶微红,动容道:

“江辰,你…受苦了啊!”

便见江辰躲了躲,低下头默默的整理好衣服,道:

“我..理应如此..”

“嗯,我果然没看错你,舍命护一人周全,江辰就应该这样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费了那么多灵力救我的!”

梁笙暗暗发誓,以后我一定拼了老命,不只为萧偶像,也会尽力为你躲虐的,还会尽力让萧异早些明白你这颗心,跟你一起远离纷争,岁月静好的…

闻言,江辰眉间淡淡了松了,凌青羽也会心的点了点头…

“对了,大师兄说萧异被关在伏羲洞?就是你们云山顶峰的那个洞穴吗?”

闻言,江辰微微点头:

“正是!”

说完见梁笙若有所思,江辰继而叮嘱道:

“伏羲洞是禁地,由师傅钦派弟子把守,你不可随意去胡闹!”

梁笙闻言,立即嘻嘻一笑:“嗯,知道了..”

“好了阿辰!你私自出了禁室,定然已经惊动了师傅,眼下梁姑娘已经醒了,未免再遭责罚,你还是尽快回去吧!”

听了凌青羽的话,梁笙眸光一转,也附和道:

“是啊,你快回去吧,那个,大师兄送他回去吧,这样万一师傅来了,还能为他开脱一番…”

闻言,凌青羽点了点头,“那梁姑娘你便继续好好休息吧..”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躺着…”


说着,梁笙便立即回床上躺了下来,随后对着他们嘻嘻一笑,“走吧走吧,我要睡了..”

见状,江辰微微叹了口气,转而对凌青羽道:

“师兄,你且先去禁室,我同梁笙讲几句话,稍后便来..”

凌青羽:“好…”

待大师兄出了门,梁笙又重新坐了起来,她疑惑道:

“怎么了江辰,你有什么话要说?”

突然,江辰的表情变得极为认真,他道:

“昨日我与萧异过招,发现他所用剑术还是以往招式,但却招招无半点灵力,你可否告知我,这是为何?”

“这….”

梁笙闻言,心中万分踌躇,“萧异他不想让人知道的..”

江辰:“我必须知道!”

见他这般坚持,踌躇许久后,梁笙还是妥协了,好吧,反正,迟早要知道的…

“江辰,你可还记得,听雨楼被薛氏屠戮之时,萧异曾消失过三个月?”

江辰:“记得..”

梁笙:“那时,莫听雨被薛眦等人打成了重伤,碎了灵丹,奄奄一息,萧异为了救她,把自己的灵丹拆了,溶了,连同修为灵力,一并渡给了她..”

“什么?”

闻言,江辰一个惊愕,“你是说,萧异..他,没有了灵丹?”

梁笙眼圈微微一红:

“对啊,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修炼血祭邪术,那时候投奔所有的仙门,却没有一个肯收留他们,他虽然救了莫听雨,可也根本再没有能力继续自保,更别说护着他重要的亲人…”

那段时日,是萧异最难熬的一段时日之一…

从零开始重新修习法术,而且还是这样邪念极强的法术,于萧异而言,极为艰难,他常常因为这法门于之前自己修的仙道混淆,经脉紊乱,气穿胸骨,也常常因为还未精修,控制不好自己招来的厉鬼,反被其反噬攻击,内伤不止…

且,清醒后的莫听雨,刚刚经历失去双亲以及被灭门的打击,郁郁寡言,痛苦万分,萧异要一边压制着自己内心巨大的伤痛,悉心的开导她,一边还要忍着身体上的痛苦,强颜欢笑的逗她舒心,还要留神警备,以防薛氏发现找上门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