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他也忍不住也打了个哈欠,森林里的风冷得浸人,简直让人回想起来都害怕。

齐祥听说是苏正坚持要出来找他。

不禁暗暗感激在这里还有个同胞兄弟,否则,自己恐怕此时也是死尸一具了。

察灯刚刚躺在一块脏乎乎的棕色毛毯上,此刻突然一跃而起。

我想到了,森林中有石姜,用火烧过之后用来擦身体,可以让寒冷之人的高烧退却。

他脸上突然好像有了信心,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他已经冲出了洞,消失在洞口。

大脑袋只看见明亮的洞口有影子一闪。

没有注意,外面早已放晴,太阳高挂,将淡白色的光芒铺在洞口。

齐祥有些惊奇的走到洞口。林间被踩出来的小道依然泥泞不堪,周围的植物也都还滴着水。

可真真切切的阳光已经铺洒在了地上,露珠晶莹,镶着一层金边,仿似散弹枪子弹被谁从天空顺手洒了下来。

他抬头望望天空,太阳白得耀眼,像一团被烧熔的钢铁,

遭了,天已放晴,之前遮蔽视野的大雨已被骄阳代替,一切都暴露在它万千金针之下。

敌人会很快进攻,他们之前吃了亏,毫无疑问他们会重整齐鼓,卷土重来。

齐祥知道,他们根本挡不住,实际上,剩下的,还是只有逃走一条路。

他有些担忧的回头望了一眼。

洞中阴暗,可他仍能看出所有人心情沉重,气氛压抑。

苏正面色赤红,还昏迷不醒。

不知道察灯什么时候能回来,现在该怎么办?

他又回头望望,好像所有人都没有答案。

一天以前,阿虫愿付出一切代价让这该死的苦雨停下,他躲在一个大树的枝桠下,冷风把他吹成了的雕像。

可眼下,骄阳像不要老命一样的把自己晒成了傻瓜,简直又有些怀念昨日的暴雨了。

最惨的是,脚下的腐殖和污泥不改,踩上任何一脚都像踩到了狗屎,又滑又臭。

雨水浸润过的地面恶臭不堪,各种饥饿难耐的昆虫也争现恐后的冒出来,朝人的脸上窜。

虽然他对它们向来很熟悉,却从来都没有好感。

以前他是把它们抓了不少,也换了些钱。

可它们也回报他以咬伤,溃烂,满身疹子还有常年红斑点点的双腿和手臂。

仿佛在提醒他,你只是个卑微的捕虫人,所以你的名字就叫沙虫。

他将裤子向下扯,剥下树皮在脚踝处扎紧,和脚上那双被污泥裹满的看不出颜色的胶鞋相接。

这样就不会让某个阿虫钻进他的裤管,然后在惊慌失措中狠咬一口,害他起一身疙瘩了。

还有条通体酒红色的小蛇在前方游弋。

见他过来,弯曲着身子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向他示威,小小的头却将嘴张得极大,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边看着巨大的怪物逼近,边紧张的后退。

他一脚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小蛇踢飞,完全不理会它飞到了什么地方。

现在他一心要找到自己的队伍。

这是第三天了,他穿过一片森林,却发现自己到了一片草原,被头顶烈日晒得头顶冒油,口干舌躁。

从这些凌乱的踪迹来看,他没有找错路,头领应该是在往这个方向在追。

阳光照耀下,草原像绿色的海,绿浪随风起伏,间或有野花低头而笑。

有高大的哨兵树从草原上冒出来,形成一片绿荫。

空气湿热,他用手摸了摸下巴,一股污浊的泥水印在手上。

他不禁苦笑一声。再这样走下去,很容易脱水。

等他到了树荫下,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不是第一个到此的客人。

哨兵树不善招待,只摆了空空的场地,除此之外,毫无待客之礼。

可前来捧场的客人却不少,有一只树獾朝他咧着牙齿,威胁他赶紧离开。

树獾的上方,有三只松鼠带着些紧张看着局势的发展。

这些原本都不构成什么威胁。

可他感觉有股危险的气息。

在森林和旷野中待得久了,这成了与生俱来的本领。

捕虫所面临的危险,可不止是虫子的噬咬和反击而已。

森林,河流,草原,无数次的受伤和死里逃生。

慢慢的,危险的感觉就像石头,吊在心上,在它降临的时候。

会把他的心扯得生疼,他感谢这样的感觉,让他多此死里逃生。

此刻,心像被绑着绳索的巨石拉扯。

他停下脚步,在獾的身后,有一团黄毛渐渐升起。

油光发亮,体型巨大,两只眼睛暗绿幽深,冷静的带着敌意看着他。

是一头罕见的个头高大的森林狼。

看来这獾有一个强大的搭档。

如果他再往前走一小段,森林狼的突击会让他完全来不及时间反应。

此刻,情况却变得有些尴尬。

枪在肩上,子弹也还没有上膛。

他顺下来,上膛,对准所需要的时间。

不知道会不会大于对方扑过来的时间。

他知道,那幽绿的眼睛也在衡量。

对方相当老道,姿态放松,只是眼睛一动不动的紧盯着自己。

烈日当空,周围有雄蝈蝈难听的聒噪声。

他伫立原地,也不敢动手去取肩上的枪,。

样对方会不顾一切的扑上来,森林狼相当聪明,他有时候甚至怀疑比人还聪明。

有汗水湿湿痒痒的从太阳穴流下来,流过竖起的耳朵旁。

在紧张咬住的腮帮子处加速,最后在快接近下巴时掉落,无声的冲入草从,混入地底污泥,成为这草原的一部分。

大多数动物都没什么耐心,也不习惯僵持,只要再等个一两分钟,狼和獾会不管不顾的扑上来。

右边又有湿湿痒的汗水滴下,他的眼珠瞪得大如铜铃,瞳孔在周围的血丝中上下滚动。

他必须马上做决定。

他在森林狼的冰冷注视下缓缓举起双手,然后缓步后退。

他看见獾直立来,向前挥舞着爪子,这是要进攻的前兆。

他咬紧牙关,感觉心都快要跳出来,虽然从小到现在,经历的惊险场面不计其数。

但恐惧的感觉一直都如影随形,从未离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