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年年的目光追逐了一会儿正在消散的蓝色光粒。

她看向自己的右手,那里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契约的气息。

“谢谢,但是,对不——”

“不用说了。”西米尔打断了年年的话,顿了顿又道:“我只是个给你发任务的NPC,不想接任务直接离开就可以,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

年年把目光从自己的右手移到了西米尔的脸上,忍不住一笑,道:“好啊,不做多余的事情。那我就走啦!”

说完她干脆利落地转身,目不斜视地向着前方走去。

踏出十余步后,年年停住了脚步。她回头看向站在原地的西米尔,笑问:“西米尔,我和你,是同一个阵营的吗?”

西米尔看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是吗,真可惜。”年年有些遗憾地道,“那么,See you later。”她背对着西米尔挥了挥手。

西米尔也转了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踏出了一步,对着面前沉默的树丛低声说:

“See you later。And,”

“May the luck be with you。”

————————————————————

离开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人,三尺水看着抱着满怀的果子的年年忍不住问道:“那个拉克呢,你不是把他扔在山里喂狼了吧?”

年年把果子往凉亭里的石桌上一堆,招呼道:“都别啃干粮了,尝尝我刚找到的浆果。”然后转头回答三尺水:“他的同伴也在附近,他去与他们会合了。”

“是吗,那蛮巧的啊。”三尺水从桌子上拣了一个红红的小果子,刚想扔进嘴里,就被茯苓的一声尖叫给打断了。

“——别吃!有毒!”

三尺水立马把手里的果子扔了出去,又一脸惊恐地看着已经塞了满嘴果子的年年。

年年含着一嘴浆果,扫了一圈面色发白的众人,缓慢地咀嚼了几下,然后喉咙一动咽了下去。

“挺好吃的啊。”年年无辜地道,又抓了一把正要往嘴里送。

“别动。”斜里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年年手一抖,红红的果子撒了满地。

是岁又用另一只手把桌子上的果子全部扫到了地上,看着一脸心疼的年年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有,”年年瘪着嘴道,“饿,还有你手劲儿太大了,手腕疼。”

是岁闻言连忙放开了年年的手腕,看着那上面明显的一道红痕有些歉意地说:“抱歉,一时情急。”

年年揉着自己的手腕,转头看着正惊异地打量着自己的茯苓,问道:“这真的有毒?”

“有,而且按理说你现在应该已经毒发了。”茯苓绕着年年转了一圈,又道:“你怎么什么事都没有?”

“天赋异禀?”年年摸着自己的下巴道。

“难道真的是因为饮食习性不同,你们精灵族对草木的毒性全部免疫了?”唐青笠猜测,他想起了年年似乎还吃过一盆的连翘,也是什么事都没有。

“饮食习性?”三尺水好奇地问道,“你们精灵族都是食草的?”

“不要说得好像是在给动物分类好不好?你个杂食动物。”年年没好气地回道。

“你确定没事?”是岁仔细打量着年年的脸色,问道。

“没事的啊。”年年无奈地道,又详细地给是岁和三尺水解释了一下精灵族五感调整的设定,同时也正式地说明了自己在饮食上与大家的不同,尤其向是岁强调了自己不挑食的好胃口。

“这样也不代表你就对毒性免疫吧?”是岁思索道,“你是不是有些什么奇遇,获得过什么技能?”

年年也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没印象,反正我也从来没有因为吃东西中过毒。”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小心些,没有见过的植物先让她们两个人鉴别一下再吃。”是岁向着青花茯苓两人点了一下头,得到两人热情的回应。

“放心,我们保证监督年年!绝不让她乱吃东西!”

她们两个拍着胸脯保证。

一旁的唐青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之前就数她们两个最喜欢给年年乱喂东西。

年年也抿了抿嘴,不太情愿地应了一声。

是岁看着紧抿嘴唇的年年,似乎是晃了一下神,被年年审视一般的目光一扫,有些不自然地低咳了一下,说道:“都休息好了的话,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年年最后心疼地看了一眼地上红红的浆果,很想说句“我还没吃够”,在青花茯苓两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下,磨磨蹭蹭地离开了凉亭。

没过多久他们就进入了秦岭里30级以上妖族和野兽出没的地区,沿路遇见的玩家也少了很多,但是鉴于整个秦岭山区的广大,在这个区域内活动的玩家明显依旧不少。

再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名义上的道路就在山间消失了,他们只能缓慢地穿梭在高大的林木和低矮的灌木丛之间,靠着是岁手里的一张地图来确定前进的方向。

再美的风景看多了也会厌烦,而长途跋涉带来的疲惫更会让人失去耐心。在相似度极高的林间行走了一段时间后,众人都有些明显的烦躁。队伍越来越沉默,而是岁低头核查地图的次数却越来越多,间隔也越来越短。

“给我看看吧。”看到是岁又一次拿出那张简易的地图,年年叹了口气,向着是岁伸出了手。

对于年年来说,如今这种环境正是她最熟悉也最亲切的。在其他人都有些烦躁的时候,只有她的心情随着越来越向林中深入而有些雀跃,只不过她小心地没有在烦躁的众人面前表露出来。

是岁沉默地把地图交给了年年,和众人一起停下脚步看向了她。

年年仔细看了看那张地图,问是岁:“这些都是玩家们曾经遇袭的地点?”

“是的,遇袭的玩家基本都是在40级以内的这个区域里遇见那伙山贼的,所以标记的点都还算比较准确。”

“你要去的地方,是这里?”年年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红点问道。这个红点的旁边是一条河流,似乎是在某个山谷的谷口。

是岁点了点头。

年年又看了看地图,然后把它还给了是岁。她随意地把手贴在了身边的一颗参天大树上,同时轻轻地说了一句什么。

一道山风自林间盘旋而过,带走了一阵林叶的沙沙作响,也带来了一阵微冷的潮湿水汽,为众人有些昏沉的大脑送上来一丝清凉。

年年把手从树干上移开,指着众人右侧的方向说:“可能跟地图上标记的点的方向不太一样,但是离这里最近的河流在这个方向,需要大概四十分钟的路程。”

其他人一扫颓态,目露惊讶地看着年年。

年年解释道:“这也算是气息感应的一种应用,沟通草木蕴含的自然系魔法元素,通过树木和风传递来的信息,可以大致判定附近的环境。”

“不过这种探查方法距离有限,能获得的信息也比较模糊,就比如现在,虽然知道哪里有河流,但是也有可能并不是我们需要的那条。”年年摊手道。

是岁果断地下了决定,道:“就往你说的那个方向走,就算不是我们需要的那一条,找到水源我们也就可以扎营休息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