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江东一年前设立了专业的古玩科学鉴定中心,盛宇和鉴定中心有合作,因此得以做了加急处理。

白乐宝比较抠门,要求做最省钱的鉴定,如果结果不对,再做其它鉴定,这样就不用花太多的钱了。他可以不信任赵琦,但诸老的判断,容不得他不信。

在古玩界,有时候买家甚至可以不用去鉴定一件古玩的真伪,就可以把它买下来,因为卖家早已鉴定过这件古玩的真伪,也评价过这件古玩的价值。

就好比买家是从诸老手中的拿的货,那么一般情况下,买家绝不会再仔细查查看这件古玩,这会让买家觉得那是对诸老眼力的侮辱。

这就是古玩界名声的重要了,当然,如果那件古玩有问题,诸老肯定也会认,否则肯定会损害他的名声。

正因为这样,大家往往希望能和名声好的专家搭上关系,能够从他们手里买到古玩,至少东西有问题的机率要小的多。

由于检测需要一定的时间,赵琦做好了委托,先回去整理了行李,这才返回检测中心等待报告。

到了晚上,报告出来了,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拿着打印好的文件,交给两人,不出意外,碎片取样的结果,确实是真品。

白乐宝看着文件,感觉两眼一黑,良久才回过神来:“这个……会不会有误差?”

工作人员很公式地说:“误差当然存在,你想消除误差,可以再做几项检测。”

赵琦淡定地对着白乐宝说:“你想做就做,检测的钱也是你出的。”

白乐宝嘴角抽搐了一下,讪笑道:“其实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

赵琦说道:“如果你没有意见,那就说说赔偿的问题吧。”

白乐宝又犹豫了一会,说道:“要不这样吧,瓷器修复之后,也是有价值的,我不要碎片,可以抵消一些吗?”

赵琦想了想道:“如果价钱合理,到也可以。但这个价钱可不好定,我对此也不怎么了解。”

白乐宝见他这么说,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他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家里还有几件藏品,要不你到我家去看看?”

赵琦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每个人心目中,对一件东西的价值都是不同的,这么做省的他一会跟白乐宝为了价钱扯皮。

半个多小时后,赵琦出现在白乐宝家中,这家伙发了横财,立刻买了一幢别墅,家里的装修一看就符合他的爆发户身份,就跟高档娱乐会所差不多。

赵琦当即表示要看白乐宝的藏品,白乐宝便带着赵琦来到他的储藏室。

这个储藏室也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安全措施很到位,白乐宝打开带密码锁的房门,打开屋里的灯,然后请赵琦进去。

走进屋里,赵琦打量四周,发现房间里比较空旷,放置的博物架上,许多位置都空着,古玩一共才不到十件,剩下的都是比较值钱的奢侈品。

赵琦走到放置古玩的架子前,打量着架子上的古玩,其中一件青花梅瓶,以及一件青花方耳瓶,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打量了一番,两件瓷器一件是康熙,一件是乾隆,各方面都可圈可点,但加起来的价值也不过百万而已。

至于其它东西,赵琦至少看出其中三件有些问题,剩下的他也不是太中意,当然,如果实在没得选了,也只能滥竽充数了。

于是,他向白乐宝询问道:“不知道,你这里还有其它藏品吗?”

“这里的你都看不上吗?”白乐宝心里有些急了。

赵琦说:“有丙件还不错,但不够。”

白乐宝迟疑了片刻:“呃……我到是还有一幅画,只是这幅画我刚刚得到没多久,暂时还不能确认它的作者和价值,但我有朋友说,它的作者应该是位名家,价值不低。”

“可以拿出来看看。”

白乐宝闻言就去把那幅画拿了出来。

画一展开,虫蛀的痕迹很明显看了出来,赵琦心里一叹,又是一幅保存不善的画作。

这幅画的尺幅不是很小,高有一米二左右,宽在六七十厘米,是一幅设色画。

很多人不太理解“设色”这个词的含义,它经常与“绢本”、“纸本”合用,出现在国画的基本信息展示牌中。设色就是国画中晕染彩色的意思,画面中只要出现彩色就可以说是设色作品。与设色相反的是“水墨”,指画面中不出现彩色,或者极少出现彩色的,以墨色为主绘制的作品。

此图以高远式构图成幅,近景绘茂树六棵,树下筑一茅舍,舍内一高士端坐或思或读;中景为半山腰处云烟缭绕,有数间茅舍置于其中,若隐若现,生机颇显;而远景则为崇山迭岭、连绵起伏、云山连天。

从画中的意境来看,这幅画可以称之为《云山高士图》,此图乍觉平静淡远,细赏之下,又觉愁绪万端、凄凉莫名,此图虽是彩色,给赵琦的感觉却是黑白色的。

以意境而言,这幅画可以说是高手所为,但令赵琦觉得奇怪的是,全图没有题词和落款,只有一方钤印“洛园”。

这就让赵琦有些琢磨不透了,这个“洛园”指的到底是哪位,说到底,书画鉴定还是他的弱项,如果所有要素都齐全,他还能判断个七七八八,像这幅画,就有些难为他了。

但凭他现在的经验,可以肯定,这幅画确实非常出众,也确实是名家所为,而且从画卷的表现,以及书画展现的风格,不出明末清早期这段时间。

“赵顾问,这幅国能入你的眼吧?”白乐宝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赵琦想了想,道:“可以,但是这幅画保存的不行,并且还不知道是哪位作者所为,我认为它的价值有待商榷。”

白乐宝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吧,这幅画的品质在这里呢。”

赵琦微微一笑:“我就问你,如果是名家所作,会不落款吗?”

白乐宝说:“可能是保存不好的原因,缺失了。”

赵琦摇了摇头:“不管什么客观原因,没有题词、没有落款都是现实,书画的鉴定是很复杂的一门技术,而且也颇具争议,我如果要证明这幅画的作者,必须要请权威专家鉴定,这肯定要花费人脉和资金,最后万一作者只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呢?”

“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要知道,古时候不像现在,许多书生都会琴棋书画,你能肯定,这幅画不是妙手偶得吗?”

白乐宝听了这话,还真不知怎么反驳。事实上,赵琦这么说有些站不住脚,不谈其它,这幅画的用笔老道,作者肯定在此道专研了很长时间,凭其艺术水平,也不可能是默默无闻之人。

赵琦这么说,也是古玩圈子里很正常的话术,如果是朋友,他不会这么说,至于白乐宝这家伙,自然按规矩来了。

白乐宝沉思了片刻,又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说道:“每个人对物品的价值,有各自的判断,我认为这幅画还是很不错的,它在我心目中的价值很高。”

赵琦开玩笑似地说道:“有多高呢?你不会以为,靠它就可以抵消我的损失吧?还是说,我还要贴钱给你?”

白乐宝连忙摆了摆手:“那到不是,不过我觉得至少一半应该有的吧。”

赵琦呵呵一笑,心里转过几个念头,指着刚才他看中的两件瓷器说:“这样吧,这幅画加上那两件瓷器,事情就算解决了。”

白乐宝还想讨价还价,但赵琦一口咬定,不然就用钱解决,白乐宝思来想云,也只能同意,和赵琦签订了和解协议。

赵琦回到家,便上网查询使用“洛园”这个字号的书画家,因为时间范围不大,知名画家就只有那么几位,结果令他非常振奋,这幅《云山高士图》的作者很有可能是大名鼎鼎的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不用太多介绍,明末清初时期的著名书画家,但他的作者更多是以花鸟画名世,其山水作品的数量和影响似远不及花鸟,这从拍卖市场上的表现即可窥豹一斑。迄今为止,拍卖市场上成交价最高的三十件八大作品中,山水题材仅仅三件(不包括册页中的山水)。

这样的表现,主要原因之一是八大现存的各种山水作品大多是比较小幅的,且一般以局部山水的题材出现。这显然与他明朝遗老的特殊心态有关,在他的认识里,目之所及,不过残山剩水、枯枝败叶,而这显然也是他后来一度遁入空门的直接原因之一。

八大山人的山水画非常稀有,已经让赵琦颇为惊喜,更让他振奋的是,这幅画还是设色山水画。

根据前人研究论证,人们普遍的认识是,八大的山水画以水墨为主,设色作品多是偶一为之。

这其实也跟他的出身直接相关。由于其特殊的身份和所受特别的教育与影响,明亡后,八大山人自认为不过是寄居在别人的江山里,尽管实际上这江山还是以前的江山,但在他眼里却已不是自己们的江山、早已失却了颜色,他不可能有那种热情用自己的艺术去为一副完全不相干的江山作写照。

又是稀有的山水画,又是设色作品,如果可以肯定画作确实是八大山人的作品,那它的经验价值就不是釉里红大碗可比的了。

(x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