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如此高多谢文信侯对于大秦的贡献,假以时日,本公子一定会禀报父王,我大秦王室一脉,一定会感念文信侯的恩德。”

嬴高一脸笑意,他的笑容发自肺腑,这一刻,才像是一个八岁半的孩童。

……

告辞了吕不韦,嬴高带着众人离开了洛阳,踏上了韩|国的土地,三天之后,终于是赶到了新郑。

“公子,这便是韩|国的土地么,与我大秦也没有分别啊?”王虎一脸的惊讶,显然看到韩|国与大秦一样,有些不解。

对于会这样的事情,嬴高并不意外。

这个时代不管是山东六国,还是大秦,都会刻意的抹黑自己的对手,他心里清楚,在韩|国,大秦只怕也是蛮夷之地,秦人也是吃肉不吐骨头的存在。

这根本不需要惊讶,也不需要好奇,只是一个时代的特色。

“马兴,联系韩国相府,本公子要拜会一下——!”嬴高目光闪烁,他心里清楚,如今的韩|国国相应该就是张良的父亲。

对于这位谋圣,嬴高很是好奇。

若是能够收服则已,若是不能他在离开韩|国之前,必杀之。

留下一个不感恩戴德的人,就是最大的错误,有时候,杀戮才能让一个人,一个家族甚至于一个民族记清楚。

而心慈手软,在战争之中,在天下之争中,要不得。

古今中外,秦王政就是最好的例子。

“诺。”

点头应诺一声,马兴离开,他心里清楚,这些都是自己这个副使应该做的事情。

.......

“国相,秦使已经进入了新郑,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申举看着张平,眼底深处掠过一抹忧虑。

“大将军,如今国事如此,只能尽力招待了……”这一刻,张平也是有些无奈,因为他清楚这一次的秦使是秦王政的儿子。

而且这个使者,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小好多,一想到接待一个八岁半的使者,张平就觉得头大。

就在这一刻,侍从匆匆走来,对着张平肃然一躬,道:“家主,秦使奉上拜贴,请求拜会!”

接过侍从手中的拜贴,张平打开看了一眼,随及递给申举,道:“答应他们,就说本相在府中设宴为使者接风洗尘。”

“诺。”

……

等到使者走了,张平对着申举,道:“这件事,大将军有个看法?”

闻言,申举轻笑一声,一字一顿,道:“国相,历来它国使臣入国,本就是第一个拜会相府。”

“既然秦王政派遣了一个孩子,他就找一个孩子接待,而且这个孩子,还要符合身份要求。”

“既不能落下把柄,也不能有损我韩|国国格……”

“呼……”

申举的这一个要求,却是让张平难为了,因为这样的孩童,符合要求的不多,而且还要早慧。

“大将军这个方法倒是不错,只是仓促之间,本相何处去找一个孩子……”心中无奈,张平幽幽一叹,道。

“哈哈哈……”

轻笑一声,申举摇了摇头,道:“国相当真是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家有麒麟儿,还需要寻找么。”

闻言,张平眉头一皱,对着申举,道:“你是说,让良儿去迎接秦使?”

“正是!”

点了点头,申举大笑一声,解释,道:“首先,贤侄年龄合适,地位合适,最重要的是贤侄聪慧,犹如小大人一般。”

……

“公子,韩相应下了!”

撇了一眼马兴,嬴高点了点头,道:“走吧,你我王虎三人前往就可以了,我让杨老六去购置一院宅子。”

“诺。”

嬴高心里清楚,这一次他来韩|国,拜见韩王不过是顺带为之,说到底他就是要在韩国酿酒,然后坑害山东六国。

所以,在这个时候,拜会韩王,反而不如拜会韩|国丞相来的有用。

嬴高对于张良很了解,他清楚,张良是韩|国王室的一支。

张良的祖父张开地,连任战国时韩|国三朝的宰相。父亲张平,亦继任韩|国二朝的宰相。

若是大秦不灭韩,等到张平老去,张良就可以子承父业,成为韩|国的丞相。

只不过,到了张良时代,韩|国已逐渐衰落,举国之间只剩下新郑等小小的十几个城邑。

韩|国的灭亡,使张良失去了继承父亲事业的机会,丧失了显赫荣耀的地位。

于是,他心存亡国亡家之恨,并把这种仇恨集中于一点——反秦。

张良到东方拜见仓海君,共同制定谋杀行动计划。

他弟死不葬,散尽家资,找到一个大力士,于博浪沙刺始皇,却射中副车,功亏一篑。

嬴高心中清楚,这只是张良的开始,接下来的事情,才让张良闻名遐迩。

先是得黄石公传授兵法,随后在楚汉之争中,力劝刘邦在鸿门宴上卑辞言和,保存实力。

同时疏通项羽季父项伯,使得刘邦顺利脱身。

最后,凭借出色的智谋,协助汉王刘邦赢得楚汉战争,建立大汉王朝,帮助吕后之子刘盈成为皇太子。

最恐怖的是一个贵族出身的人,居然在最后,精通黄老之道,不恋权位。

嬴高越想越觉得,张良这个人是矛盾的,但是其一生的事迹代表着这个人的恐怖。

他还记得刘邦对于张良的评价: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在后世,张良甚至于有一个谋圣的名号,由此可见,此人的恐怖。

……

“秦使里面请,本相等候多时了!”张平微微一笑,一伸手,道。

“韩相请!”嬴高迈步而入,对着张平一伸手,道。

光是这一个动作,就让张平脸色凝重,这一刻,仅仅一个交锋,他就感觉到了嬴高的霸道。

心中念头闪烁,张平心里清楚,这位只怕是难伺候。若光是他一个人,还好一点,而嬴高乃秦王政之子。

一旦有事情发生,必然会影响秦韩之间的关系,甚至于大秦锐士将会剑指韩土。

张平不是傻子,他清楚秦国想要灭亡韩|国不是一天两天了,大秦锐士就在韩|国边境之上,如今只是差一个借口。

他可不要给秦军借口,让自己沦为韩|国的千古罪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