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坏了!竟然有这么多全对的?一个全对的,用天才还能解释,一帮全对的……那就是舞弊大案了。

难怪考官们都不敢说话了,这百分之百是试卷泄露。

“问题不大,别慌,先别急,咱们稳下来,稳下来……”

沈浪语气从急到缓,还在持续放缓,慢慢掌控住全场,然后稳(跌)稳(跌)当(撞)当(撞)的走过去,挨个取走考官手里的全对试卷。

众考官内心:“问题很大,要慌,别说乌纱帽了,搞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幸亏,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

他们望向沈浪,只见沈浪浑身颤抖,正抓着几份全对的试卷进行比对,越比对神情越轻松,“一样,字迹果然一样,呼,真是吓死个人了。”

这里是五科的考卷,还差一科,莫非是个全科的天才?……沈浪急切的喊道,“明算,还差一科明算,快,快找,看看是不是也有一份全对的明算试卷。”

沈浪一声令下,几个考官匆忙钻到明算的那一堆卷子前,一通翻找,果然翻出一份答满的,负责批改明算的考官赶紧对照答案批改……不消片刻,明算考官点点头。

众考官震惊了,石雕一样,不可置信。

沈浪激动的在屋子里乱转,“奇才,真是奇才啊!”

明算考官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决定说话,“沈郎中,虽然全对,但是这算法……看不懂啊!”

“拿来我看看。”沈浪拿过卷子,左看看,看不懂,右看看,还是看不懂,“嗯,虽然角度刁钻了一些,但也求证出了正确答案。”

“可以算是思路清奇,说明他不像大多数考生一样,只知道死记硬背应付考试,朝廷就缺这样的人才……”

这可是他的进身之阶,自然要捧着说,而且就算他说的不对,那其他五科不也是满分嘛,不影响的,不影响。

虚惊一场,考官们也不敢毛躁了,心平气和的开始批改卷子,只是偶尔会想,那六科全对的究竟是谁。

北方考区,也没听说有这样的天才啊,都城倒是有一个。

会是谁呢?难道玄武城真有麒麟才子?

…………

吕礼不管这些,震惊就让他们震惊好了,反正他的目的也正是如此,高调,尽可能的高调!

他要扬名四海,声震大越!

如此方可简在帝心,才能步步高升,才能尽早为秋香平反昭雪,才能抱得美人归。

铛铛铛~~~

又是三声锣声响起,差役发下试卷和稿纸,吕礼翻开试卷,目光投了上去。

第一题,出题的大学士没在题目上搞事情、打哑谜,只要求写一首咏梅诗即可,如此一来,难度就小多了,换了往届,很多人都因为读不懂题目而捶胸顿足,最后遗憾落榜。

题目简单了,吕礼反而犯了难,这样一来就拉不开差距了,而且诗词这玩意,评判的时候比较主观,谁知道阅卷的考官是婉约派还是豪放派?

托物言志……主要还是这个志,吕礼略微思索,从脑海里十几首咏梅诗里选出三首,一一写在稿纸上,立意上都很积极向上。

“点点豆豆,开花石榴,有钱喝酒,没钱就走!”如此淘汰一首,“点点豆豆……”又淘汰一首,看着剩下的一首,吕礼满意的点点头。

有些时候,选择太多反而令人烦恼,更烦恼的是不能全都写上去,因为要求是一首,写多了,算标记试卷,会被取消成绩。

第二题,题目更简单,只有三个字——菩萨蛮。

原本是教坊曲子,后来用作词牌,双调小令,以五七言组成,四十四个字,用韵两句一换,凡四易韵,平仄递转。

吕礼一下就想到了秋香,想到了那首: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提笔就要写,然而词虽然是好词,妥妥的巅峰之作,却不太适合用在答卷上,吕礼闭上眼睛,狠狠的把秋香早起的慵懒之态扫出脑袋。

然而,哪有那么容易,若是容易,就不会有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了。

一旦想起,就再难忘却……吕礼暗骂自己没出息,在稿纸上写下另一首《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稍作修改,吕礼将其誊写在试卷之上,词里既有秋香,又有远在都城的家,出于他的笔下,很合适。

答完试卷,此时还不到晌午。

整整三天的考试,只要求写出一诗一词,看似只有百余字,但却并不容易。

这不是嘛,吕礼就陷入了睡与不睡的纠结之中,这一场,就连检查都用不上,睡吧,睡醒了浑身难受,不睡吧,不知道干点啥。

要不,吃饭?可是就连吃饭也有点早……纯属闲的。

对其他考生来说,更不容易。

写诗填词不是填空简答,不仅需要灵感,还需要长久的推敲,一首诗推敲几个月都很正常,历年历届,几乎没有什么传世的诗篇,是通过科举考试考出来的。

第三场,考策论,吕礼答的中规中矩。

不是因为前面两场优势巨大就不愿意动脑子,吕礼自觉写的还行,但是与第二场的诗词相差甚远,这就像买东西,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所以他自觉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策论考的是少年与国家,吕智没跟吕礼说过《少年中国说》,要不然稍加修改,又是传世名篇。

…………

贡院某处大堂,夜已经很深了,但这里仍旧灯火通明。

十几位考官正在连夜阅卷,朝廷要求考完两天出成绩,时间十分紧迫,不过此时主考官沈浪却很安逸,他坐在主位上,时不时吟诵两句诗词,陶陶然乐在其中。

“沈郎中,找到了。”看过前两场的试卷,考官们已经能认出吕礼的字。

“怎么?被镇住了?”沈浪哈哈一笑,拿过吕礼的策论不住的点头,“好,写的好啊!”

众考官:“……”

相对前两场来说,也就一般吧,不过要是跟其他考生比,那还是出类拔萃的。

(sxshengyan/read/157847/496515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xshengy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