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几乎跟着王会长的前后脚,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其他几位会员陆续抵达,仅摆着一张长条大会议桌的1110室依然显得十分空旷。

老头们在围着会议桌坐下后,一个个盯着李白,好奇的目光不断在他身上打量。

整个协会原本更像是一个离退休老干部俱乐部,而李白这个年轻会员的加入,不啻于给协会注入了几分年轻的活力。

兼职小秘书苏绮雯乖巧的坐在会议桌尾端,面前摊开一本黑色皮革封面的笔记本,准备做会议纪要。

反封建迷信协会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各种规章制度一个都不少。

在众人的目光聚焦下,李白有些不太自然。

这些老家伙一定是在嫉妒自己比他们年轻,比他们帅,不过就算是再多看几眼,也不会让自己变得更年轻。

王会长清咳了一声,不满地敲着桌面,说道:“好了,看你们这样子,像是要吃人的,别把年轻人吓坏了。”

“呵呵,看到李医生,我就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真像啊!”

开口的是市组织部退休干事陈永感叹一晃几十年过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好想再向老天借五百年。

“又在胡扯,人家姓李,你姓陈,自己不照照镜子,黑皮麻脸的,这叫像吗?”

立刻又能一位老会员提醒陈永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他是原人武部的主任席建国,脾气耿直,眼里揉不进沙子。

“哈哈哈!”

其他几个老头一阵哄笑,都是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主儿,退休后凑在一块儿互相抬杠成为了他们的主要乐趣之一。

“好了好了,玩笑适可而止,别让年轻人看我们的笑话,老陈,待会儿你的血压又要升高了。”

从卫生局副局长位置上退下来的邹学平打着圆场,他是几个老头里面最与世无争的那一个,别人找他捧哏,都逗不出半个闷屁,久而久之,便没人找他玩抬杠斗嘴的游戏。

“邹局长,我这两天上火,有没有好的方子。”

一个苦着脸的老头冲着这位退休卫生局副局长邹学平打了个手势。

老巫是军队里转业病退下来的司务长,一直身体不太好,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痛快,小毛小病不断,一个月里有大半都在家里养着,难得出门。

“问邹局长干嘛,他是管医疗器械的,懂个屁的方子,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正适合你。”

从海关退下来的司马照捧着自带的大搪瓷缸子,他是地道的养生迷,连喝茶都有名堂,上午太平猴魁,中午武夷大红袍,下午老班章熟饼,晚上安化天尖,满满的套路。

“有吗?这两天吃东西都不是滋味,喉咙也有点不舒服。”

巫诚眼睛亮了起来,这几天上火让他直犯愁。

司马照关长捧着为人民服务的搪瓷缸子笑眯眯地说道:“这东西叫作破血丹,保证对症。”

“啥丹?”

不仅仅是巫诚,连李白都把耳朵竖了起来,难道是传说中的丹药?

“说人话!”

一直没吭声的宁思勇瞪了司马照一眼,这家伙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不着调,一不小心就会被绕进去。

司马老头有些忌惮的看了宁老头一眼,撇了撇嘴说道:“就是紫背金盘!”

协会里面他最怕两个人,一个是会长王平安发,另一个就是这个宁老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七个性格迥异的离退休老干部凑到一起搭伙,勾心斗角起来,比古代朝堂还要欢乐。

李白加入这个反封建迷信协会注定不会寂寞。

坐在会议桌末端的小秘书苏绮雯都快要迷了,又是破血丹,又是紫背金盘,怎么听起来好玄幻的感觉。

作为老纪律干部,王平安顿了顿自己的拐杖,冷声道:“司马,你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

气势起来,余威尚在,敢问老将军,还能饭否?曰:再来一锅!

两个忌惮人物开口,司马照再也装不下去,悻悻然地说道:“就是白毛夏枯草,少量与苦丁共饮,可以清热退火,杀菌消炎,效果立竿见影,但是有小毒,不可多服。”

自己琢磨了一个小方子,还没等装个逼,就被两个老家伙联手戳破。

“白毛夏枯草?你真会唬人啊,老子差点儿上了你的大当,我们是反封建迷信,不是让你装神弄鬼的。”

巫诚拍着桌子。

“做人不厚道,两规!两规!拿下了。”

“送西郊监狱反省三天,我有熟人,包食宿,让他去体验一下生活。”

“抄毛选一百遍啊一百遍!”

难怪说这人越老越小,一群老头儿就跟一群孩子似的,这才多大一会儿,又开始集体起哄。

“……”

险些同样被忽悠进去的李白终于见识到了这些老头们的功底,果然人不可貌相,即使退下来了,战斗力依然惊人。

一本正经做会议纪要的小仙女看到李白无语的目光向自己望来,她见怪不怪的耸了耸肩膀,笔记本上除了时间和参会人员以外,楞是一个字都没写,嗯,还有一朵小花,小花……

李白的袖口突然一动,缠在手腕上的青蛇窜上桌面,冲着这帮牛气冲天的老头们吐着信子。

你们特么吓唬谁?

本妖女表示不服!

会议室内瞬间雅雀无声,清瑶妖女霸场成功。

“蛇肉富含多种氨基酸,有增强脑细胞活力的谷氨酸和能够解除人体疲劳的天门冬氨酸,长期食用可以强壮神经,延年益寿,预防疾病,降低胆固醇,防治血管硬化,预防心血管疾病和骨质疏松症,不宜与鲤鱼,绿豆,黄鳝,土豆,洋葱,青葱,橘子同食,忌茶酒……”

正在被集体批斗的司马照死死盯着会议桌上的青蛇,如数家珍般道出吃蛇的好处,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养(怕)生(死)专(鬼)家。

清瑶妖女:(⊙.⊙),卧槽,这些是什么选手?还知道自己不能跟鲤鱼同炖。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是我养的宠物,不是蛇,吃了她是要中毒的。”

李白捉住愤怒的妖女,生怕她又闹出不可收拾的乱子。

“不是蛇?但很像是蛇啊!”

司马照皱着眉头,难道自己老的连蛇都分辨不出来?

突然打了个激灵,好可怕!回家切几片人参,好好补一补。

清瑶妖女不依不挠的扭着身子,不肯善罢甘休,李白一边忙着镇压,一边干笑道:“是蛟,一头青蛟!”

桌面下方的蛇尾巴还时不时的甩上来。

“原来是蛟啊!”

宁老头没有多想,他听到李白提起“宠物”二字,就想起了自己养的那些鸽子,因为禽流感爆发,他不得不全部宰了送人炖汤,现在回想起来,满满的老泪纵横。

宠物界还有叫龙猫的,明明是个耗子,却取名叫猫,没角没鳞也不会飞,偏偏要跟龙搭上关系,这不是扯淡吗?

司马照把清瑶妖女当成了某个新品种,摇了摇头说道:“切,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区区一条小蛟算什么,我还养着龙呢!”

“你那两条小红龙算什么,我养的一条银龙开始有变成金龙的征兆。”

陈永冷不丁泼了司马一瓢凉水。

“金龙?真要养出来,你就赚大发了,别是吹牛吧?”

“金龙和银龙好难养的,又能吃,又挑剔,一不小心就会死。”

不知不觉间,老头们又开始习惯性歪楼了,大谈各自的养龙(鱼)经验,退休以后为了打发时间,花鸟虫鱼无所不玩,个个都是老司机,不,老玩家。

清瑶妖女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乖乖怂成一团,人家都是养龙的大佬,吃个蛇算个屁啊,自己惹不起,惹不起。

李白倒是没有像妖女那样不明就理的被吓到,只是觉得这些老前辈们玩的好高端。

自己养一条青蛟就已经是精疲力竭,家里再养上一尾红龙或什么龙,估计也是二十四小时下锅的命。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