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还好只是迟到了两三分钟,在周大院长的鄙视下,李白总算把考勤卡给打上了。

究竟会不会扣工资,还得看月底时老头儿的心情,心情好肯定能够逃过一劫,心情不好嘛,只能活该倒霉喽!

这一天出乎意料的清闲,上午挂号的患者仅有小猫两三只,下午也是如此,不过李白也没有闲着,趁着空档给老病号打电话回访。

电话回访虽然不是门诊医生的规定工作,全凭个人自觉。

偷懒的人与成功绝缘,李白从未自视高人一等,依然还是认认真真的给老病号们打电话,询问病情。

无论有没有异界的经历,无论有没有术道或武道的修行,无论有没有大小妖女在身侧,李白依然是那个李白,不忘初心,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每一项本职工作。

一个电话刚打完,李白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王会长!约饭吗?”

昨天中午小王约饭局,今天老王打电话过来,李白就猜测会不会又是饭局。

“咦?你怎么知道?”

电话的那一头,湖西市反封建迷信机会会长王平安惊讶了一下,自己还没开口,这小子怎么就知道了?

难道真会未卜先知不成?

“哈哈,我猜就是!”

李白笑了起来,他随口一说,没想到还真是。

“晚上到我家吃顿便饭,我等会儿把地址发给你,就这样说定了。”

王老头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请我吃饭?真是奇怪!”

李白摇了摇头,有些猜测不到老头为什么一时想不开,要请自己吃饭。

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王老头还是第一次请李白到家里吃饭,记得上一次请客,还是请的西郊监狱牢饭。

不过请客到家里吃饭,代表了王老头与李白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完全当做自己人开看待。

李白并不知道,王老头进入纪检监察部门后,直到退休至今,请人到家里吃饭的次数甚至不到十次。

专门请一个年轻人还是头一次。

不过李白自以为的“想不开”,在某种程度上也没错。

-

下班时分,李白没急着去赴王老头的家宴,他在住院部的重症看护区走了一圈。

尽管每天协助撒摩斯家族入睡已经有人代劳,他依然还是会亲自检查一遍,确保无虞。

现如今李白为撒摩斯家族专门设计的“镇魂指”已经广为传播,不仅有印刷精美的指导小册子,详细的指法、发力和注意事项,还有高清晰的宗师讲解教学视频,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更何况还是从一位媲美于六大名家的隐世高手那里传出来的武技,比起那些大路货都要高明多了,任何人都可以学,没有门派限制。

艺多不压身,想要获得这门特殊的指法又是轻而易举,所以湖西市武者们几乎人手一份,并且有向整个钱江省扩散的趋势。

尽管练习的人不少,但是这门指法易学难精,真正能够熟练掌握的却并没有几个。

毕竟这个指法需要真气作为依托,否则劲力无法完全透入穴位,难以起到应有的效果。

在一些武术家修炼有成后,李白这里便有了充裕的人手,有些事情不再需要亲力亲为,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武术家轮班到第七人民医院协助撒摩斯家族成员入睡,顺便挣点儿外快。

练武向来消耗比较大,无论是饮食还是器械,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普通工薪阶层的工资收入根本无法承担起真正的武道修行,李白和撒摩斯家族为湖西市武术界开辟的这个新业务也算是各取所需。

每协助一位撒摩斯家族成员入睡,武术家便可以获得五百元的酬劳,如果能够所有撒摩斯家族成员入睡,那么便可以获得两万元。

手指头戳戳就能够有五百块钱进帐,湖西市武术界一时间修炼“镇魂指”成风。

无论是李白,还是撒摩斯家族,都对此乐见其成。

更多的武者能够掌握这门指法,撒摩斯家族将会拥有更多的底气来对抗遗传了几百年的诅咒。

在重症看护区走完一圈,李白开着自己的桑塔纳2000前往王老头的家。

王老头住的是市政府分配的多层公房,整个小区一多半住户都是公务人员。

由于房龄比较老,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灰头土脸。

来到五楼,李白还没敲门,就见王老头的大门开着,只有一道简陋的铁艺纱门挡着秋季越发猖獗的蚊虫。

纱网陈旧不堪,甚至能够看到好几个洞,大的足以塞进一个拳头,破洞都被透明胶带两面夹合粘住,在脱胶的缝隙里堆积着不少灰尘。

很显然,无论是纱网破洞还是补漏的胶带都已经有些年头。

听到楼道里的脚步声,一个系着围裙的老太太从厨房里探出脑袋,看到门口音控灯光下的李白,露出慈祥的笑容,说道:“李白是吧?快进来,门没锁!拖鞋就在门口,老头子,老头子,李白来了,你先招呼着,我这儿马上就好了。”

“您忙,我自己进来!”

李白拉开纱门,闪身而入,在门口鞋架上找到了一双格外大码的新拖鞋。

不用说,肯定是王老头为李白准备的。

“来了来了,小李,你可别拿东西过来,不然从哪儿来的,拎回哪儿去。”

王老头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李白却看到了两个老王。

王老头王平安,还有另一个王老头,曾经在西郊监狱里见过的王平康,两个王老头是亲兄弟俩。

“咦?您出来了?”

李白惊讶的看向王平康。

他知道对方是被人设计坑进监狱,最近王老头发狠,放了一波大招,找到证据替弟弟成功平反,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

与上次相比,王平康的精神面貌完全判若两人,不再是死水一般的平静,而是多了几分生气。

“小李,我弟弟能够平反出来,多亏了你!今天别跟我客气,我们兄弟俩得好好感谢你!”

王平安绝对不会忘记李白提供的那些珍贵证据。

在此之前,他以为弟弟会老死在监狱里,因为职责所在,虽然痛心,却也只能选择大义灭亲。

如今能够出来,王老头自然是十分高兴,李白就是他们兄弟俩的恩人。

今天晚上请他过来,不仅仅是为王平康出狱的接风家宴,也是感谢宴,完全没有将李白当做外人。

别人请王老头吃饭,容易犯纪律,但是王老头请李白吃饭,却完全没毛病。

看到李白同学两手空空,王老头十分满意,他最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只要带着一张嘴来吃饭就可以了。

老头在退休前级别不低,别看李白平时跟他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对这种正式的感谢,他却不敢嬉皮笑脸的开玩笑。

“嗨,也是刚好撞上了,王会长,主要还是你出的力,不用谢我。”

李白还谦虚着,昨晚折腾湖西市安全局大佬时,他可不是这个态度。

他不敢随便乱喊王老头,因为会有两个王老头回应,实在太尴尬了。

“李白医生,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我恐怕还得继续蒙受这不白之冤,稀里糊涂的把牢底坐穿,再也没可能出来。”

王平康是真心实意的感谢李白,西郊监狱里面虽然衣食不缺,但是孤寂难耐,待久了不免让人心若死灰,整个人精气神变得了无生气。

“该谢还是得谢,没你小子提供的证据,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使不上劲,更别提为平康申冤平反。”

王平安老头不是灭霸,不会对大义灭亲完全无动于衷,依然还是在乎亲情的,一旦有机会,立刻把弟弟王平康弄了出来,当然也是走了正规程序。

所以他承李白这个人情,承大了。

“呵呵,我只是递个刀,打个辅助,还是王会长您是主攻手。”

李白终于放开了,跟王老头开起玩笑。

“好了,开饭了,两个老的,来端菜,李白,帮我端汤,我这老胳膊可拿不稳。”

厨房里传出王老头老伴的声音,这位老太太也是一个妙人,一点儿不见外,哪怕对李白,依然当做自家小辈一样直接使唤。

事实上她对李白也十分感激,要不是这个年轻人,恐怕老头子还得在医院里继续躺着。

年纪那么大了非要逞强,官场上那些豺狼虎豹是那么好斗的吗?

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折进去,王平康就是前车之鉴。

“赶紧赶紧,不然老婆子又要生气了。”

王平安连忙笑着招呼弟弟和李白开始摆开桌椅碗筷,帮着上菜。

李白从厨房间里端出一大盆酸菜鱼,老太太手艺没的说,满满的黑鱼片,又嫩又薄,直接冒出尖来,配上花椒芝麻和酸菜,格外诱人。

要不是有年轻人过来,王老头的老伴儿也不会做出这么一大盆来。

四个人落座,正好围了一桌。

“喝点儿什么?”

王平康左右张望,没看到酒水。

“不喝!”

王老头和老伴异口同声。

前者脸上带着尴尬,后者狠狠蹬了前者一眼,身子刚好利索没多久又要作,忘了自己以前可是靠着拐杖才能走道。

“喝茶!”

王老头的老伴给三人泡了三杯红茶,以茶代酒水,而且红茶还养胃。

“小李,最近在忙什么呢?”

王老头拿李白当做转移注意力的借口。

“嗯,没啥,就是跟安全局合作了一项业务,来来,以茶代酒,先碰个杯,恭喜王平康老先生洗脱不白之冤,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李白端起茶杯开始带节奏,哪怕是茶水,也得喝出酒水的气氛来。

王老头和老伴笑着拿起自己的杯子,与他碰了碰。

“谢谢!谢谢!”

王平康热泪盈眶地与李白郑重其事的碰杯,然后吹了吹茶水,喝了一大口,却不小心呛的直咳嗽。

“慢点喝,年纪都这么大了,都不知道惜福。”

王老头的老伴没好气的数落着。

“没事没事,我啊,就是高兴!”

王平康不止是为自己出狱而高兴,更是为了那些豺狼虎豹难逃法网而高兴。

他放下茶杯,好奇的向李白问道:“小李,我记得你是精神科医生,怎么会和安全局有业务?”

“平康,别瞎问?”

王老头到底是做过纪委书ji,好奇心不像弟弟那么重。

“没什么大事,就是帮忙杀杀人,顺便指导一下钓鱼执法什么的。”

李白开始向饭桌上最大盆的酸菜鱼下筷子,无论是黑鱼片,还是酸菜,都和他的胃口。

“噗,你这年人真是有意思!”

王老头的老伴一脸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厉害厉害!”

王平康完全当做玩笑话,笑了起来,还冲着李白竖起大拇指。

“哈哈哈,呵呵,嘿……你!”

王老头一开始也跟着笑,可是笑着笑着就,却莫名咂摸出不同寻常的味道来。

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尼玛!这小子该不会是玩真的吧?!

看到李白一副淡定的正经模样,王老头开始后悔起来,自己压根儿一开始就不该问!

老周这家伙给自己推荐的是一个大坑货!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