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老板娘画完地图后,扔掉石块,拍了拍手,也不管李白听不听得懂,一个劲儿喋喋不休的想要把他拉进酒吧。

反正喝上一杯,体验一下本地小姐姐的热情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李白的一脸茫然却让老板娘十分气馁。

特么哪里来的亚洲人,华夏?东瀛?泰国?越南?印尼?还是韩国?

只赚到五个欧的老板娘看着扭头就走的李白背影,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没有好话。

此时,远处一对光柱投了过来,有车开进村子。

一看到有车过来,老板娘转眼间就将李白同学忘到脑后,冲着汽车灯光不断挥手,开始熟练的撩骚。

在法国,绿帽是不存在的,无论男女,没有情人还好意思叫作法国人?那叫作异端,应该被杀头!

就像举世皆知的法国作家,大种马,小种马,种马一家人,人如其名,可以想像的到法国人有多么热情奔放,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被婚姻束缚。

-

顺着酒吧老板娘画出的路线,在通过横跨小河的木桥时,李白将旅行箱收入了储物纳戒,宠物航空托运箱里面的清瑶妖女也被放了出来。

有妖女的灵瞳帮忙,事情会变得容易很多。

红光一闪,洪璃从璃珠内出来,左右打量。

“这是哪儿?”

“一个无聊的地方!”

清瑶妖女只想要吃喝玩乐偷懒耍无赖,对出任务什么的,实在是兴趣缺缺。

好想抓个没眼力劲儿的凡人虐着玩……

“解决完今天晚上这一个,咱们就回巴黎,差不多好回国了!”

李白一路换本地电话卡,都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估计周大院长正在跳脚呢!

可以想象的到,这个月的奖金一定是凉了。

“赶紧赶紧!”

这个荒凉的破地方,清瑶妖女一刻都不想多呆。

听李白这么一说,就算不催促,她也会帮着收拾掉那个偷窃民脂民膏的家伙。

两个妖女跟在李白身后顺着木桥连接的小路,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片灯火通明的屋宅前。

这片处于围墙中的屋子单独位于村子一隅,周围植物茂密,有几分曲径通幽的即视感。

不同于村子里面大多数建筑的单一风格,李白眼前这片建筑群多多少少带有一些东方气质。

黛瓦白墙外是小桥流水,鹅卵石夹着石板路,路边还能看到欧洲比较少见的竹子,墙内露出的斜坡式屋顶边缘略微上挑,类似东方的飞檐设计,但是弧度却并不那么大。

带着妖女找到大门,李白按下门铃。

他不是强盗,自然是从正门而入。

门铃还是兽首吞环模样,拿起的时候便会触发。

按下门铃不久,有脚步声从门内传出,越来越近。

有人拉开门,是一个干瘦黝黑,穿着一身中式棉褂的亚裔老头,上下打量了李白一眼,用浓重的粤腔说道:“你是亚裔?会说汉语吗?”

李白倒是听明白了,点了点头,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回答道:“华夏人!”

“心理医生?”

老头又问。

“没错,我是精神科的医生。”

李白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

“跟我来吧!”

老头把大门拉的更开一些,可以让两个人同时通过。

李白楞了楞,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又是鲁昂市的套路?

如果都像那样,国内何至于如此头痛。

派个狠角色杀鸡儆猴,其他的家伙还不得一个个老老实实的投降认命,将赃款全数奉上。

他也没有多想,带着两个妖女走了进去,老头随即将门关上,带着一人二妖往这片宅子的深处走去。

附近几座半人高的庭院石灯自动亮起,又缓缓熄灭,自始至终都能够照亮一行人的身周大片区域,目力所及之处,灯火辉煌。

这片带有华夏古风设计的建筑群大量采用了感应式自动化设计。

老头带着李白穿过一进院子,走入建筑群中央最高大的主屋。

主屋的风格偏向东南亚式,屋顶巨大,笼罩了两三层楼,里面灯光昏黄,回荡着轻松舒缓,令人昏昏欲睡的轻音乐,空气中还弥漫有淡淡的沉香。

前面带路的老头,冲着屋内正中央矮榻上的一个中年女子微微一躬身,说道:“老爷,医生来了。”

“哦!”

那个女子脸上贴着面膜,看不清长相,身上盖着一大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毛,斜靠在圆枕上闭目养神,应了一声后便再无其他反应,似乎对李白的到来毫不在意。

不远处站着两个穿着汉服的年轻女子,宛如古代的丫鬟侍女,不过在眉眼神态之间似乎与真正的华夏裔又有些不同。

满口粤腔的老头回转身对李白说道:“请给我家主人看看,她的睡眠质量一直都不好,需要什么工具和器械请跟我说,庄园里有直升机,可以随时起飞去取。”

老头看李白两手空空而来,担心他没什么准备。

“不需要!”

李白摆了摆手,睡眠障碍什么的,一个响指就够了。

能不开药就尽量不开药是心理医生这一行的特色之一,也算是医学界的一股清流,业界良心。

李白很淡定的拿出手机,将音量调到最高,然后点开一首mp3,还顺手捏了个法诀。

劲爆的音乐骤然响起,充斥于这一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巴掌大小的手机竟然爆发出堪比音乐会现场的澎湃音量。

“我种下一颗种子,

终于长出了果实,

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摘下星星送给你,

拽下月亮送给你,

让太阳每天为你升起……”

充满动感节奏的魔性音乐越来越洪亮。

“啊!快关掉!关掉!”

老头大惊失色,欲抢夺李白手上的手机。

他请心理医生过来是为了治疗主人的睡眠障碍,而不是让主人失眠的。

在这种狂躁刺耳的音乐中,人怎么可能睡得着,这不是起反作用吗?

“让开!”

李白身后的清瑶妖女忽然一挥袖子,无形的气浪迅速膨胀,将老头推得不断后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这还没完,管家老头不断往后翻滚了十几圈才终于停了下来。

“够了!”

安然躺在矮榻上闭目养神的中年女子气得坐了起来,一把扯下脸上的面膜,扔到榻下的毯子上,怒视着李白。

“谭莉?1975年6月生,琼崖省人,血型b……这些没错吧?”

李白随手按了一下手机屏幕,《小苹果》的魔音贯耳戛然而止。

“你是谁?谁告诉你的?”

中年女子一怔,脸色阴沉了下来。

来者不善,对方应该不是心理医生,而是怀有其他目的的陌生人,甚至有可能是杀手。

“来人!”

随着她一声大喝,跪坐在毯子上的两名汉服侍女站了起来,抢到中年女子身前,分别从身后抽出一支手枪,对准了李白和两个妖女。

卷走了华夏十四亿人民币的谭莉显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不像董道明那样大摇大摆的在巴黎安居,享受喧嚣城市的灯红酒绿,而是藏匿在法国乡下的小庄园里,自成一个小小的王国,面对李白这样的登门恶客,并非毫无准备。

“主人,爱德华·图卢兹医院的心理医生到了!啊!”

一个黑人仆佣领着一个栗色卷发的年轻白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吓得不知所措。

他是门房,却没有想到主屋里竟然会发生意外。

之前管家老头郑重其事的亲自迎接,却哪想竟然接到了三位煞星(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位,小红鲤不算),而真正接诊的那位医生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赶到。

李白回过头,看到谭莉预约的那位心理医生,当即惊讶了一下,笑着说道:“朱利安先生,没想到你躲在这里,真是有缘份啊!”

天涯何处不相逢,不,应该是冤家路窄。

跟着黑人仆佣进来的前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医生,现就职于法国爱德华·图卢兹医院的朱利安·e·威廉看清说话之人的面目,眼睛立刻瞪得溜圆,一脸难以置信。

“我的上帝啊!李!是你!”

还没说完,亡魂大冒的他扭头夺路而逃。

mmp的留在这里等死么?

“抓回来!”

李白根本没有选择动手,转头又望向两个持枪侍女身后的目标,卷走人民血汗钱的中年女人。

与这次的任务目标相比,朱利安那一档子事就根本不算什么。

清瑶妖女只是勾了勾手,几股气流卷住了还没冲到门口的朱利安,直接将他拖回来。

“不!不要!李,我承认我欺骗了你,请不要杀我,求你了!”

曾经见识过李白的魔法手段,朱利安就知道这次绝无可能善了,搞不好要把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

“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心理医生?”

在两名来自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侍女保护下,谭莉稳定住情绪,死死的盯着李白,再次质问。

从管家张伯被推倒,再到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白人医生抓了回来,她就猜到,眼前这三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我啊!我就是心理医生,货真价实,不信你可以问他!”

李白脸上露出微笑,耸了耸肩膀,然后指了指身后在地上打滚的朱利安。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