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这场口水大战还没有拉开序幕,就直接进入了法律程序,准备看好戏的各路吃瓜群众都有些猝不及防,不应该喊几句冤或者解释一下之类的来往几个回合吗?

除此之外,就是:卧槽!真是有钱!

怀有不明目的发布雪肌露负面内容的那些微博大v同样集体懵逼。

有钱,任性,张扬,不遵循中庸之道,彻彻底底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这个很有清瑶妖女的范儿。

破劫境妖王要啥子中庸,碰到这些不长眼的,还不都是直接一口吞了。

讲个狗屁道理,有这个蛋疼的闲功夫,早就全吞完了。

有几家媒体也参与进来,屁股坐的有点儿歪,不二话,同样起诉,不仅如此还翻旧帐,一家拉出十几票官司,并且组织专业的团队,逐字逐句跟对方搞文字狱,特么反党**各种反动总给你找出理由来上纲上线。

几家媒体还想坚持几下,结果却慌了神。

啥叫有钱,五块钱投诉一次,花五百万,发动群众连击你一百万次问你怕不怕?

本来屁股就不干净,或者说总有纰漏,一旦认真起来揪小辫子,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

这个世界上的媒体就没有刀枪不入的说法,啥得下本儿,妥妥的变成漏勺。

第一回合还没落下帷幕,主动跳出来跟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放对的家伙们便有些撑不住了。

还没等娱乐大众,自己就先被娱乐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算是求死得死。

特么这家护肤品公司居然还带伤害反弹?!

还讲不讲理了?

打官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还没有完,第二回合又开始了。

最先开火的那十几个微博大v被上百个同行深扒,连主v号都被扒了出来,开始面临着接二连三的封号。

不封不行啊!否则这火非烧到微博自己身上不可。

有不闲事大的跳出来火上浇油,有假摸三刀的冒充和事佬。

一些搞事情的大v不得不私下打电话向昆仑妖域求饶,这些人总是有办法搞到大小妖女和ceo倪梦琴的手机号,却无一例外遭到拒绝并且被拉黑,第二天就把通话录音全网公开,扒皮吊打。

媒体界一片哗然,抽人专抽脸,根本连一丁点儿面子都不肯给。

原本还不太想关注的媒体也不得不参与进来,说是炒作无聊,但是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这么个操作实在是太刺激了。

谁都看出来,这家新公司完全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绝逼属疯狗的,逮谁咬谁,咬上一口入骨三分。

也有那不信邪的,却接二连三被拖入泥潭。

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亮出肌肉,十家律师事务所,上百名专业律师,一亿打官司基金,这还是第一年的法律战争投入,第二年的预算翻倍。

以本伤人的意图毫不掩饰,而且官宣直接放言,不服来战。

尼玛!

这不是刺猬,是平头哥好不好?

谁还能玩的起?

哪怕身家有几百上千万的大佬也舍不得花时间精力和白白浪费金钱跟这种不讲理的家伙硬耗。

第三回合?

没有第三回合,前两个回合里面蹦出来的全部接了法院通知,而且原告不接受调解,后面还想要蠢蠢欲动的,全部选择了偃旗息鼓。

无论是公众媒体还是自媒体,有关于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的报道在发布前无不请律师指正,生怕写错了一个词,特么招来一纸起诉书。

个别胆小的,还把稿件发到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关部,确认是否发行,怂逼到不行。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一片哗然。

这家公司就不怕触犯众怒吗?

但是很快有人琢磨出味道来,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根本就不傻,真正敢跟这家公司开怼的出头鸟还没办法形成墙倒众人推的势头。

别看像个二楞子似的一碰就炸,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打断了节奏,以重点打击那些发负面和失实消息的对象,生生扼止住了后续的发展,前前后后完全是快刀斩乱麻式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任你阴谋诡计,就是用一堆诉状强势横扫。

舆论并没有倾向那些处于弱势的公众媒体和自媒体,毕竟眼下人多势众的却是昆仑妖域这一方,只要有银子,什么py交易都能做的同行们根本不会在乎多踩几脚那几个可怜虫,落井下石的势头从一开始就被扭转了。

昆仑妖域的首席执行官倪梦琴狠狠扬眉吐气了一把,这是一次完美的事件营销,一场漂亮的舆论歼灭战,表面上看法律支出超过了广告预算,但是产生的效果却远远超过了广告宣传。。

公司急于打开知名度,借着这个机会炒作了一把。

可以想像的到,那些见识过雪肌露效果的同行们暗中使出的阴谋诡计,不仅偷鸡不成蚀把米,恐怕自己还惹上了一身腥骚。

这场开局战从一开始,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就以雪肌露诱敌深入,然后痛犯来敌,商场如战场,不外如是。

不过董事长清瑶妖女却不是这么想的,必须逮谁灭谁,赶尽杀绝,自己一定要念头通达。

虽然两人的目的不同,最后的结果却是殊途同归。

作为自始至终都不曾露过面的幕后人员,李大魔头对这场令人匪夷所思的商场博奕结果感到庆幸,清瑶这个董事长不懂事,小红鲤的能力又有欠缺,亏得聘请了一位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和一批专业的管理团队。

不然照着这些阴谋诡计,昆仑妖域就算是成功应付过去,恐怕名声也要严重受损,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冠以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耿直企业形像。

一旦在公众心目中有了口碑定位,那么整个企业的灵魂便有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所有的员工都会被这种定位所感染,自发的往这方向努力,一路直奔天堂,还是一路直奔地狱,全看驾车的管理者水平了。

只有李白同学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从来没想过出面帮助清瑶和洪璃,甚至连主意都没打算出。

一个新成立的企业,就像刚刚离开温室的花朵,不经历过风雨,怎么可能会成长,管理企业的团队也得不到磨砺的机会。

像清瑶妖女这样抽一鞭子也不晓得动弹一下的懒蛟,不逼着她跟公司管理团队磨合,恐怕永远就只是一个趴在办公桌前上网玩游戏看电影,混吃等死的没出息妖王罢了。

清瑶要是真的不能明白,李白宁可这家公司黄了,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让这两个妖女练手的。

钱是王八蛋,花完接着赚,大魔头根本就不心疼。

他没想过把两个妖女关家里养上一辈子,万一回不到异界,也得帮她俩找到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定位。

究竟是商界双姝,还是杀人放火的军阀头子,又或是其他什么的,找点事情做做,总比关家里养宅了,养废了要强。

李大魔头的用心良苦终究还是起了点作用。

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舆论大战中占据了上风后,越来越关注事态发展的清瑶妖女果然有了些积极性,最起码知道主动过问公司的经营管理,在出席会议室不会埋头玩手机或者打瞌睡。

当然!她的出发点依旧还是想找几个好欺负的再怼上几波,与真正的企业运营仍然南辕北辙,但是这一点李白却并不担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把两个妖女丢到一支能扛能打的商业管理团队里面,在耳濡目染之下,迟早能够学到一点东西。

唯一就是苦了ceo倪梦琴,碰到这么一个仿佛幼儿园里出来的不着调董事长,自己也是花了不少力气,才让对方弄明白大部分文件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另一位股东洪璃虽然各方面很欠缺,但是很爱学习,进步也很快。

幸亏这位首席执行官是一个认真负责,有道德操守的职业经理人,从没有想过架空两位老板,或者是领着工资得过且过的混日子,在新就职的企业里与同事们一起兢兢业业,多多少少起到了一些带动作用。

虽然很少到公司,通过小红鲤这个眼线,李白对这位首席执行官相当满意,他并不介意加薪,甚至奖励在职分红股权。

倪梦琴同样也能够察觉到这位股份比例最小的年轻人却对两位大股东有着异乎寻常的影响力,她隐隐约约的猜到了李白的一些想法。

尽管一个月碰不了几次面,两人却保持着彼此心照不宣。

-

第七人民医院门诊大楼的会议室,撒摩斯家族遗传性精神病研究治疗小组例会。

一千万美元定制的两只高科技头盔采集到了大量脑组织生物电反应数据样本,李白牵头做了一个阶段性小结会议。

除了原研究治疗小组成员外,还加了一位旁听成员,不是别人,正是被拐了来卖身的朱利安,他原本就是纽约长老会医院负责撒摩斯家族病历的医生之一,对于这个遗传性疾病不陌生,不需要再从头开始了解。

“目前为止,撒摩斯家族成员三十八人,每人持续采集数据至少一周,期间有额外的发病采集,还有正常数据样本六十例,作为比对参考,大家请看……”

主持这次会议的李白将精心制作好的ppt幻灯片,放到投影幕布上。

采集的数据经过筛选和整理,加上几何图形标识,配合他的讲解。

“……到目前为止,采集到的数据证实了我当初的推断,l5521,h3432和w1988区块的异常生物电反应是撒摩斯家族失眠、噩梦和幻觉三个阶段症状的病灶所在,根据脑组织功能区定义,这个区块确实能够影响到潜意识层面和邻近的感官反馈,造成感知混乱等问题。”

一只头盔的五百万美元定制价并没有白花,帮助研究治疗小组准确把握到了撒摩斯们与正常人的脑组织生物电反应变化,互相对比后,异常就像雪地里的煤块一样醒目显眼。

“等等,遗传性结构并不罕见,万一不是呢?就像前额叶一样……”

听完李白的讲解后,朱利安突然发话,当他注意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的时候,心里不由一慌。

“你继续说!”

李白倒是没有威胁和警告的意思,鼓励他把话说完。

“我,我……”

朱利安慌得一逼,心想这该不会是陷阱吧。

等着自己说完,然后回头找借口打一顿,特么简直就是自作自受啊!

干嘛非得要嘴欠呢?这下完了!

“坦白从宽,抗拒挨揍。”

李大魔头真是李局座亲生的,威胁人的台词都大同小异。

诶?研究治疗小组的其他人不约而同的瞪大眼睛,看不懂这两人是在演哪一出。

朱利安立刻惊出一头冷汗,连忙说道:“我说,我说!以前人们把前额叶当作精神病的病灶,但是现在我们都知道前额叶与精神病并无直接关联,所以,所以我觉得……”

话还没说完,他心头狂跳,mmp的,自己这是在嘲讽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自不量力,在这儿瞎猫蒙死耗子呢。

这个恶魔居然在这里设陷阱等着他,真是用心险恶!

完了完了,就算是上帝般仁慈的周院长也保不住自己了,断胳膊,还是断腿,还是躺上俩月,得看上帝开恩了。

自打落到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朱利安看到李白就像是耗子见了猫,可是偏偏又不敢逃。

他十分清楚,自己要是敢辞职,明天尸体就会在太平洋上飘着。

“你觉得我们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比不上纽约长老会医院,所以做出的判断就不靠谱?”

仿佛猜到了一头冷汗的朱利安心中所想,李白笑了笑,按动ppt遥控翻页笔,在投影幕布上调出一幅脑组织三视结构图,着重标出了病灶怀疑位置。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朱利安脸色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几乎快要从坐椅上滑到地上。

“明白了,你闭嘴吧!”

李白摇了摇头,自己给这个家伙留得心理阴影太大,有想法也是瞻前顾后,不敢轻易表达。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