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躺在帐篷里半死不活的络腮胡子就是“大巫俱乐部”微信群里参与寻找黄金沙蝎的成员之一“江淮省仙女庙售票员”。

用十美金一只的蚀骨蚁为他缝(咬)合伤口的台湾腔短须道人就是微信群里的“宝岛月亮湖唬烂先生”。

冒失闯入帐篷的光头则是“山阳妙树大师”。

络肋胡子还真的是景点仙女庙的售票员,一点儿都没骗人,玩蛊虫和巫术都是业余兴趣爱好,正巧在这方面有点儿天赋,被同行们认可为大巫。

尽管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在腾格里沙漠深处一小片当地称呼为“花棒”的植物丛中找到了传说中能够列入北派奇物榜的稀有异种黄金沙蝎。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乐极生悲,他们正准备离开沙漠时,突然遭到一伙不明身份者的袭击,并且沿途追杀了一个星期,为了避免战斗扩大化,不得不专门捡偏僻的地方夺路而逃,最终陷在了富山市附近,位于自然保护区内的一条雪沟里。

如今已经弹尽粮绝,眼见着再也坚持不下去。

即使已经发出了求援信息,但是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

“喳!喳!喳!”

夜空中高速飞掠过几个小黑点,不断发出急促的尖叫声。

冥江岩蝠极为适应当前的夜幕笼罩,若是换作前两天的大雪纷飞,恐怕连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住。

肉眼极难捕捉到的飞行轨迹间,上百只撒下淡淡鳞粉的飞蛾正在盘旋。

来回乱飞的冥江岩蝠正在不断扑食这些飞蛾。

“活见鬼,那些蛾子究竟是什么来路?鳞粉有毒,别被沾的太多。”

被飞蛾群痴缠在头顶上方的一个用青布缠头,还竖着一支角状英雄结的男子皱起眉头,那些通体乌黑的飞蛾撒下细碎的鳞粉落到皮肤上,立刻就会带来一小片麻痹感,若是身上落的多了,恐怕整个人都会陷入动弹不得的状态。

在夜幕下,只有不断发出定位超声波的冥江岩蝠才能够准确捕捉到这些小飞蛾的身影,地面上的人仅凭肉眼则很难分辨蛾子的种类。

长布缠头带有角状英雄结的打扮往往是彝族的特色,他是微信群里参与组队的“蜀川七门沟栗寨主”,属于彝族的大巫师,驱使了几只冥江岩蝠试图摆脱那些诡异飞蛾的骚扰。

“我也没见过,赶紧让你的冥江岩蝠将它们扑杀掉,不然我们都会有大麻烦。”

不远处,手中捧着一只彩羽百灵鸟的魁梧汉子警惕的环顾四周。

一口东北腔的“乌江双鸭山彪大爷”是这次组队的主力,当初要不是他反应的快,一伙人恐怕早就被干掉了。

在他脚边,一只瞳光碧绿的豹纹大猫正在百无聊赖的舔着爪子。

爪子肉垫之间的缝隙里隐隐带着血渍,也不知道是谁的。

作为最凶猛的小型猫科动物,貌似家猫的兔逊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家伙。

在某种程度上,兔狲相当于置生死与度外的死士,一旦出击便是不死不休。

当下的冰天雪地,对它来说完全不值一提。

华夏本土就有兔逊的栖息地,但是想要弄到一只这样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叽喳!嗷呜!”

脑门上有一小摄金色冠羽的彩羽百灵忽然发出虎啸声。

百灵鸟是天生的歌者,若是经过训练,可以模仿其他鸟类或动物的声音。

显然这只百灵是一只难得一见的异种,竟然能够模拟老虎的声音

“又有东西来了!”

捧着百灵鸟的魁梧汉子努力瞪大眼睛,隐约看到远处的雪地上突然出现三条飞快推进的痕迹,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往自己所在的位置接近。

更远处隐隐约约似乎站着人,正在冷漠的观望。

还在舔爪子的大猫慢慢停下了动作,支楞起耳朵,紧紧盯着那个方向。

“等等……麻花!”

魁梧汉子察觉到脚边的大猫蠢蠢欲动,刚要喝止,一道轻烟率先扑了出去,四爪飞快,只在雪地上留下淡淡的梅花印记。

兔狲的名字就叫麻花,是因为身上的斑纹既麻又花,当然不是那种小吃的模样。

“喵嗷!”

兔狲与紧贴着雪面飞快接近的那三个不明生物缠斗在一起,不断发出凄厉嘶哑的咆哮,另一方则完全不吭一声。

雪粉激烈扑腾,起初还能看到那只大猫的身影,但是很快就只能看到不断扬起的雪粉,甫一开始就陷入白热化的战斗始终让人无法看清楚。

“惨了,惨了!麻花,打不过赶紧逃啊!”

这一路上为了护住其他人,手段尽出的魁梧汉子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拿出来的底牌,他着急上火的冲着兔狲麻花正在厮杀的战场。

“彪大爷,小心后面!”

远处有人急喊。

“什么?”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还没反应过来,就察觉到一阵森冷的恶风从身后袭来,他连忙往旁边扑出,如同懒驴打滚般狼狈滚出三四步,小心翼翼的捧着彩羽百灵鸟半跪在地上,往自己原来所站的位置望去。

就见一只通体漆黑的巨蜥冲着他不断吐着信子,并没有再次扑袭,试图正在重新找机会。

“嘶!嘶!”

“卧槽,这什么玩意儿啊?”

身形魁梧的“乌江双鸭山彪大爷”倒吸了一口冷气,mmp的蜥蜴应该是冷血动物吧?怎么可能在这种环境下生龙活虎?

他腿上的羽绒裤裂开一条大口子,寒风灌进去,隐隐感觉到刺痛,也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被划伤了表层皮肉。

那只行动迅猛的巨蜥实在是让人出乎意料之外,要不是同伴提醒,自己也反应的快,被这样的玩意儿咬上一口,后果恐怕会很严重吧?

“科莫多龙?怎么可能?”

在另一个方向警戒的“在琼崖岛吃土的黑巫师”声音远远传来。

“是变种!搞不好是热血种?我们这次遇到的,很有可能都是人工培育的变种!”

彝族大巫师“蜀川七门沟栗寨主”似乎猜到了什么。

自然进化出来的叫异种,人工选择的叫作变种。

这头巨蜥很有可能加入了其他什么基因,才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行动自如。

“嗷!”

厮杀中的兔狲突然发出一声响亮的嚎叫,随即戛然而止。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心头一慌,急叫道:“麻花!”

然而不断扬起的雪粉渐渐平息,那只兔狲再无任何动静。

好奇心害死猫,哪怕是性情凶猛,富于攻击性的兔狲也不例外。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没敢松开手中的彩羽百灵,在夜幕下,鸟类的视力被压到最低,哪怕放飞,恐怕也不会有太多的生存概率。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