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无论是四楼还是五楼的大平层,都是李白同学的主场。

四个凡人不自量力的想要跟大魔头动武,注定是徒劳无功。

一个大耳刮子一个,啪啪啪啪啪,单田芳老先生的说书段子还没完,四个全躺了回去,刚想起来,哥几个还没吃早饭呢。

最后一声是李白同学拍了拍手,表示打完收工,然后好整以暇地说道:“现在可以正常交流了吗?”

他一点都不同情这些家伙。

入户抢劫再怎么宽大处理也都是洗干净屁股坐牢的命。

就凭地上扔着三把弹簧刀或短刀什么的,李白没有动用法律授予的无限防卫权,已经是良心发现,意思就是打死也白打。

不过好端端的在住宅里面死人是不吉利的,所以这四个家伙侥幸逃过了一劫。

毕竟清理血迹和尸体也是挺烦的一件事,报警以后又要接受调查,横竖都会耽误工作。

“……”

四个贴着巴掌印,半边脸肿起老高的家伙噤若寒蝉。

特么这次踢到铁板了!

见依旧没人敢吭声,李白扬了扬眉毛,说道:“怎么?不请自来的几位,你们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其中一个人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们是帮人干活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位老兄就是之前在卫生间里露鸟的那个家伙,现在总算是把门给拉上了。

“你们几个呢?”

李白望向另外三人,目光里带着询问。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你报警吧!”

“不用问了,我们就收钱办事,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多问。”

那三个人同样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自认为有权保持沉默。

“你们有家人吧?像你们这样收钱办事不多问,一旦被抓到就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肯定有不少吧?”

李白笑了起来,无论是精神科医生这一行当,还是公安局的兼职审讯顾问,都不怕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有各种办法能够让他们成功回忆起来。

“哼!你去找啊,找到了随便你怎么做。”

之前露鸟的那个家伙不屑一顾,丝毫不接受那样的威胁,认定了李白是在虚张声势。

犯罪分子肆无忌惮,吃定了守法公民怎么可能会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要不然还不知道谁怕谁呢!

“吓唬谁呢!”

有一个家伙虽然嘴硬,但是依然掩饰不住自己外强中干的心虚。

开始怂了。

李大魔头的话直接一击要害,根据六人交际理论,任何人周围都有亲密联系的人。

人是社会型生物,除非待在深山老林等人迹罕至的地方,否则就不可能没有关系密切或在意的人。

“你自己也有亲人吧?不怕我们反报复回去吗?”

四个人里面当然也有负隅顽抗的家伙,出来干这些非法的勾当,多多少少都需要一些狠心肠。

四个人带了三把利刃,足以说明这一切。

“胆子挺大嘛,行啊!你们要是能够报复回去,尽管去做,善意提醒一句,我老爹比我还凶,落到他手里,恐怕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白两手一摊,完全满不在乎。

一天就三个实心馒头配点小榨菜,普通人差不多能管饱,但是对于从早到晚抡大锤砸石头修路的重体力劳动来说,根本远远不够。

那个地方连镣铐都用不着,茫茫无际的无人区大戈壁足以让任何一个囚犯欲哭无泪,不仅没水没食物,一个不当心就会喂了狼。

有力气尽管跑,想要活命的唯一机会就是在党的领导下建设社会主义大道,生死关头,不服也不行。

最后一个家伙干脆就不吭声,他算是看出来了,跟这样的人打嘴炮,完全是有输无赢,找虐的命。

“谁怕谁啊!有种你放马来呀?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之前露鸟的那个家伙反而被激起了凶性,打定主意要顽抗到底。

“那么……”

“啪!”

李白打了个响指,接着说道:“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编号?”

“我叫张荣,身份证号44***199011110732……”

刚说完,这家伙就傻眼了,自己说什么了?

其他三人不约而同的侧目望过来。

特么不是说好了“什么都不会说”吗?

这么快就怂得瓜脆,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你们看,有问有答,大家能够愉快的一起聊天,这样不是很好吗?”

李白十分满意的拍了拍手,对这种嘴上明明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老实的行为表示赞赏。

有问题,大家坐下来谈,彼此开诚布公,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这样才符合**主义核心价值观,彼此对抗没有任何好处。

李白继续问道:“家里有亲人朋友吗?”

“不要说,你疯了吗?”

“清醒一点,不能再说了,快闭嘴!”

另外两人脸色大变,声嘶力竭的大吼。

还有一个人干脆一脸绝望,这里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这个年轻人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人。

“我,我有一个……”

又是竹筒倒豆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那么我打个比方,如果有一天,你媳妇跟人跑了,儿子在街头跟人打架,然后被一刀捅了,张荣先生,你会是个什么感想?或许在那个时候,服刑中的你却什么都做不了,等有一天终于刑满释放,但是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

李白双手合什的望着对方,气势完全占据了上风。

顽抗到底?

那是不存在的!

四位不速之客坐在客厅的地板上,身上虽然没有绳子绑着,但是他们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一巴掌一个,直接抽散了四个人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

“你,你……”

张荣脸色发白,完全被是吓的。

将自己的个人**曝露的一干二净后,他再也没有任何主动权。

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威胁很有可能会变成现实,只要有钱,亡命徒多的是。

“你们看,强硬对抗的最终结果就只能是这个,有人喜欢这样吗?有吗?请举手!”

李白往另外三人望去,无人敢与他的目光对视,自然没有人会举手。

他接着说道:“既然没有人喜欢糟糕的结局,那么我有一个建议,对立不如合作,说不定双方都能够有一个合适的台阶下,怎么样?想清楚了吗?一人做事一人当,还是为了点小钱让全家陪葬?”

全家陪葬?!

如同万斤重锤狠狠砸在心头,四个人情不自禁的浑身一哆嗦。

当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时候,他们的一切弱点都毫无掩饰的完全暴露出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下一个,你叫什么?身份证号,实际住址,有没有家人?”

李白看向另一个人,一连串问题像机关炮一样扑了过去。

对方的脸色立刻变成了死灰一般,他完全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他的嘴唇嗫喏了几下,最终长出一口气,颓然道:“我,我叫……”

李白保证自己没有用任何催眠术,对方依旧还是一五一十的坦白交代了,不敢有任何隐瞒。

事实上,当四个人里面有第一个人被强行攻破心理防线后,其他三个人的意志已经摇摇欲坠,根本不需要费太多的力气,就能让他们从实招来。

不止是个人的身份资料,还有雇佣他们的人,但是指使者未必是幕后正主,也许是二道贩子,或者还有三四五六道贩子,甚至更多。

令人有些遗憾的是,这四个人只是专门盯着大平层的一组人,昆仑妖域公司生产基地的潜入痕迹并不是他们干的。

这意味着不止一组人,而且还有着明确分工。

虽然是星期天,李白依旧还是把小王给喊来了。

倒不是他喜欢麻烦朋友,而是小王主动要求的。

作为刑侦科的新人,最需要各种案子的历练,提升自己的资历和经验,尽早成为像老张他们那样的老刑侦。

只一个电话,小王就摩拳擦掌的赶来了。

“四个?团伙作案,胆子不小啊!”

看到蹲坐在地上的四个人,还有对方身边的三支利器,小王立刻都明白了,这四位不速之客李哥抓了个现行。

这也亏得是碰到李哥,若是换作旁人家里,持械非法入户抢劫,恐怕是了不得的大案,nan湖区分局也会压力山大。

“这是非法入户的视频证据,你带回去审吧!”

李白给了小王一个优盘,他从nas主机硬盘里面截取了一段视频,也就是对方开门而入的那一段,对于法院审判来说,已经足够了。

“李哥,你不先过一遍吗?”

接过优盘后,小王指了指那四个。

一直到现在,这四个家伙都是老老实实的等着小王过来,丝毫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李白是南hu区公安分局的审讯顾问,完全可以公私兼备的提前审问一遍,而且完全符合流程。

“问过了,没多少有价值的信息。”

李白摇了摇头,虽然问到了一些东西,但是想要顺藤摸瓜的追索到尽头却并不太容易,这些事情还不如交给公安部门更加有效率一些。

“没事,交给我吧!保证办的妥妥的!”

小王拍着胸脯,这个案子绝对有挑战性,还是熟人转给他的,等漂漂亮亮的办完了,老张他们一定会狠狠夸自己能干。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