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叮咚!叮咚!

陆三虎的笑声还没有落下,有人摁响了门铃。

“有人?洪璃,去开一下门。”

李白看到清瑶妖女头也不抬,便知道叫她不动,于是就让乖巧听话的小红鲤去开门。

洪璃小妖女当即起身。

刚拉开门,她就看到两个警察站在外面,往屋里打量。

“请问,李白是住在这里吗?”

警察也有些疑惑,怎么开门的是个小姑娘。

“是这里!有什么事吗?”

小红鲤转过头冲着餐厅方向大声道:“公子,有两位警察找你。”

还公子?

两位警察互相对视一眼,倒是挺有范儿的嘛!

一看就晓得是大户人家,连丫鬟都有。

“哦,我马上来,是小王吗?”

李白放下筷子,走了过来。

站在门外的一位警察回应道:“是我,朱捷,还有姜同和。”

听口气似乎认得李白。

“咦?两位真是稀客!”

李白也认得对方,南湖区公安分局刑侦科的两位老刑侦,小王是他们的共享徒弟。

自从有了共享单车,至于共享徒弟什么的就更不奇怪了。

“有个案子,找你配合一下。”

朱刑侦的目光中带着上下打量的意味。

“行,我准备一下,嗯?等等!”

李白原本以为南hu区公安分局又遇到了什么棘手的嫌疑人,需要自己帮忙协助审讯,可是一咂摸对方的语气,立刻察觉到有些不对,疑惑地说道:“涉及到我的案子?”

如果有事情找自己帮忙,只需要一个电话,至于亲自登门拜访,未免也太隆重了些。

李白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没错!李医生,你现在是嫌疑人。”

朱捷与姜同和两位老刑侦同时点了点头。

这位年轻医生算是南hu区公安分局的熟人,能够猜到一些原因也并不意外。

“好吧,到底出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对于自己竟然摊上事,李白十分意外。

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最近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这样居然还会被警察找上门来。

朱捷说道:“你认识阎广元这个人吗?他死了!”

他身旁的姜同和说道:“今天中午你们在一起吃饭对吧?”

“阎广元死了?”

发出声音的不是李白,而是陆三虎,他一脸惊讶。

李白与陆三虎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之前他们还准备去找对方的麻烦,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竟然听到了对方的死讯。

不会是用了什么诅咒之法,这里画个圈圈,那边就完犊子了。

要不怎么说连“五雷正法”都有,咒杀个把人,貌似也不算什么吧?!

李白察觉到陆三虎的疑惑的目光,连忙摆手道:“别看我,不是我干的。”

陆三虎挠了挠脑袋,说道:“难道那个阎广元还得罪了其他人?”

一旦出了人命案子,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谁知道呢?陆先生,你先慢慢吃,我跟两位警察同志走一趟。”

李白转过视线,冲着依然扑在餐桌上胡吃海塞的清瑶妖女说道:“清瑶,待会儿涮锅洗碗的活儿归你了。”

“嗯嗯!”

正在扫荡中的清瑶妖女连话都不愿意说。

今天好运气,没人跟她抢。

“有什么消息就联系我,我会帮你做证。”

陆三虎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主人牵涉到人命案子,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就不给对方添乱了。

“放心吧!我很快回来,朱警官,姜警察,我们走吧!”

李白扯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就跟着两位老刑侦警官前往区公安分局。

目送着李白和两位警察离去后,陆三虎也没了胃口。

他左手一只碗,右手一只喵,回到了五楼。

把碗放在地上,拍了拍战斗喵的脑袋,说道:“麻花,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吃,明白吗?猫窝和猫砂盘都已经给你放好了。”

天生地养的兔狲养起来和寻常家猫没什么分别,只是在饮食和营养上需要多注意一些,毕竟家猫可没有兔狲的活动量那么大。

还没等铲屎官说完,喵主子就已经一头扑在了瓷碗上狼吞虎咽。

“喵喵喵……”

(﹁﹁)~→≡^ω^≡

这什么情况啊这是?

-

湖西市nan湖区公安分局,李白同学搭了公安的便车。

照理说,抓个杀人犯,只派两个警察上门,连副玫瑰金的铐子都不给戴,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些。

然而当南hu区公安分局发现自己将李白当成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貌似不仅需要怼上钱江省史上最凶悍匪,还得再加上一个最狡猾的惯犯。

公安局的那些套路,对方是门儿清啊!

如果只是误会倒也罢了,万一是真凶呢?

这太具挑战性了有木有?

南hu区公安分局有些麻爪,根本没有办法判断。

审讯室里有摄像头,还不止一个,刑侦科全员到齐,简直就是如临大敌。

“李哥!”

被喊来的小王也是一脸懵逼。

怎么好端端的,李哥就突然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呢。

“李医生,我们按照时间线开始吧!”

主持审讯的是老张,双方隔着一道精钢栅栏。

因为担心李白发动催眠术,专门给他戴了一对厚实的手套,以为这样响指就打不起来。

但是在实际上,李白发动催眠术用响指只不过是习惯罢了。

像语言、表情、眼神和动作等都可以成为传递催眠术的媒介,警方陷入了惯性思维,对此一无所知。

好在李白同学并没有打算操控老张他们的想法,他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向着小王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好,中午11点15分左右,我抵达南山路水井支路7号的白鹤别墅,11点27分与阎广元等人见面……”

他简述了一遍自己与阎广元等人一起吃饭的经过,同时指出那些作陪人员的名字,他们都可以作为人证。

这些话抄录下来,连整理都不需要,就可以直接登记入档,作为案件调查的问询内容依据。

教科书式的问答确实让人省心不少,却同样缺少可供发掘的疑点所在,老张与其他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说道:“还有需要再回忆补充的吗?”

根本没人能够指望从李白的反应上发现一些端倪,作为精神科的医生和公安局的审讯顾问,想要从心理角度找到突破口,几乎难比登天。

“没有了,事情经过很清晰,也很完整,没什么需要补充的。”

尽管交待的清清楚楚,李白还是有所隐瞒,比如那支飞剑,反正与案情无关,直接略过还能省下一些不必要的口水。

老张他们一点儿怀疑都没有,催眠术下连恐龙都能“看”到,更何况是一支小小的飞剑。

究竟是史前大片,还是仙侠大片,全看施术者的心情。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李医生。”

老张点了点头,同时示意让人打开审讯室的间隔栅栏,摘掉李白手上的手套。

熟归熟,公事照样还得公办,没有半点儿逾越规则之外的格外优待。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能跟我说说吗?”

天气已经转暖,一对手套捂得李白双手见汗,怪闷得慌。

“让小王跟你说吧!”

老张站起身,对其他几位老刑侦说道:“走,我们合计合计去。”

案子复杂,他们在李白这里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毕竟在将对方请来之前,南hu区公安分局就已经做过一番调查,无论是人证,还是物证,李白都有不在场的证明,想要指证他是凶手,并不太容易。

所以李白仅仅只是嫌疑人,而且是之一。

小王目送走了老前辈们,为李白拉过来椅子,陪笑着说道:“别生气,李哥,老张他们在办案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嗯嗯,六亲不认,哪怕对亲爹也是一样。”

“说说看,到底是谁想让我背锅!”

李白往房间角落里扫了一眼,那里的监控摄像头依然在工作。

若是换成沉不住气的家伙,图样图森破就等着傻眼吧。

“现在我也不知道啊!光是嫌疑人,加上李哥你,就有十几个,只要凶手不是你,没什么可担心的,也就走个过场。”

小王说着安慰的话,生怕李白因为这件事而心生不满。

毕竟南hu区公安分局还指望着这位审讯顾问继续协助自己审讯那些狡猾的案犯,惹恼了对方就麻烦了。

顺平区公安分局就是因为招惹了李白医生,快成了湖西市公安系统的笑话,nan湖区公安分局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成为第二个。

李白接过小王递过来的一次性纸水杯,继续问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快跟我说说!”

小王清了清嗓子,说道:“情况是这样的,下午三点多,110接到报警,说白鹤别墅发生命案,南山路派出所接警,派出人员赶到现场勘察,发现了死者尸体并且确认了其身份,正是请你吃饭的阎广元,经过初步检查,身上没有明显伤痕……”

听完小王详细介绍完案情,李白点了点头,说道:“有没有案情报告和现场的取证资料,我想看一下。”

“哦,这个啊!我得请示一下,你等会儿哈。”

小王有些犹豫,还是起身出门。

没一会儿功夫,他捧着一大本厚厚的卷宗回来,往桌上一放。

“李哥,您看吧!都在这儿呢!”

李白仍是嫌疑人之一,但是经过刚才的问询,身上的嫌疑虽然仍未洗清,相对于其他人却少了许多。

“我先看看!”

翻开这些卷宗档案,李白开始打量南hu区公安分局目前整理的案情线索。

眼前的这些只是一部分,还有需要技术鉴定的结果仍未出来。

审讯室内陷入了安静。

十几分钟后,李白放下了手上的资料。

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一人死,一人失踪!”

“什么?失踪?诶?”

小王呆了呆。

有人死他是知道的,但是有人失踪,却是头一次听说。

李白用食指点着资料封面,一字一句地说道:“这里面少了个人。”

小王疑惑道:“少了个人?谁?”

“少了个女巫师!”

回答他的不是李白,而是重新回到审讯室门口的老张。

李白转过身,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那个女巫师不见了。”

自己方才的口供与之前的资料做互相对比的话,很容易就能发现里面少了个人。

“还有巫师?凶手该不会就是她?”

小王第一时间在怀疑那个女巫师。

“不好说!还得找到她才行。”

老张也有所怀疑,但是目前没有证据。

“得问问九州玄学会。”

李白摸起了下巴,找五老峰不容易,找终南山更难,但是想要找在民政局登记注册的九州玄学会却容易多了。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