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同伴林小雅的笑点虽然有些低,但是持二尺短剑的文菲雨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义正辞严地说道:“什么666,骗谁呢!”

“开什么玩笑!”

赵子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脑门儿上青筋直蹦。

国内的巫师圈子见到507所的人,哪个不是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连吱都不敢吱一声。

像这种肆无忌惮胡说八道的,还真是罕见,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敢跟他们开这种玩笑。

身后背着长匣子的年轻人说道:“子午,查一下,看他哪儿来的什么666代号,要是敢糊弄我们,我们就跟他好好666一下。”

“好!”

赵子午瞪了李白和陆三虎二人一眼,拿起手机,一边划拉着屏幕,一边说道:“敢妨碍公务,等会儿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哪怕身上没有案底,也得拘留着72小时不可,让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知道政府部门的权威是不可挑衅的。

陆三虎瞅了一眼那些激动的小年轻,压低了声音对身旁的李白说道:“喂喂,李先生,玩崩了什么办。”

终南山下虽然都是不差钱的人民币玩家,但是再有钱也比不上以一国之力敞开无限量供给的507所。

散养的野生巫师只能眼巴巴的羡慕嫉妒恨,只有像李白这样有潜力的年轻人才会被看中并且被邀请加入。

但是这一次的动静闹得有点儿大,要不是李白拒绝了九州玄学会的理事阎广元,否则这次风波也不会牵连到他的身上。

“放心,没事!”

李白并不是在无意义的扯淡耍宝。

出于职业习惯,他在试探这些507所的菜鸟新丁是否存在心理上的漏洞。

年轻虽然有冲劲,朝气蓬勃,但是社会阅历决定了他们的心理素质不如许多年纪大的人,几句话一试,七情六欲全都浮出来了,冲动就是魔鬼啊!

换句话来说,他们都是没有见过血的菜鸟,和南hu区公安分局刑侦科的小王一般无二,空有九成的实力,却只能发挥出三四成,还有一成的心理因素便是李白的可趁之机。

除非是信仰坚定的人,否则心灵上必有漏洞,可以被擅长心理领域战斗的人利用。

“好!真要是动手,吱一声,我跟麻花不怕的。”

陆三虎解开了战斗喵的绳子,拍了拍小脑袋,将它放在地上。

在苦寒之地繁衍的兔狲是不折不扣的战斗喵,相当于狗中的藏獒黑背,若是体形变得与老虎一般大,就算是东北虎也未必是其对手,完全无愧于最凶猛,同时也是最凶残的小型猫科。

这玩意儿疯起来连铲屎馆都镇不住,有着拆家之名的二哈都远远不如,真亏得陆三虎把麻花放在身边带到这么大,真心不容易。

几分钟后,双方僵持的局面被打破了。

来自于赵子午手机收到的新消息内容,让507所的五个年轻人脸色变得很难看。

507所掌握的李白个人资料仅限于表面,有一定的局限性,赵子午通过授权申请才看到了更多的内容,而且是来自于平级的其他部门。

这家伙曾经真有个代号叫666,只不过不是507所及相关部门的,而是安全局的,还是临时工?

最可怕的是临时工!

一想到这里,五个年轻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了。

难怪他们感到棘手,临时工负责花式装逼,而且装完就跑,什么责任都不带。

眼下对方正处于自由放羊状态,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完全挑不出半点毛病,最顶级的主管部门确实是卫生部,这也造成了赵子午他们最初掌握的信息出现了偏差,如果没有什么切实证据,还真他拿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样?怕了吧!李先生会‘五雷正法’,就你们几个小身板,还不够半道雷法。”

从对方脸上的表情变化,陆三虎看出了一丝端倪,比起察颜观色的社会阅历,他的年纪摆在这里,自然是分毫不差,第一时间拿话威吓。

谁的底气先泄,那么这场对峙,谁就输了。

背着长匣子的范平说道:“这里没有迫击炮,哪儿来的什么五雷正法。”

别人或许会被李白同学的“五雷正法”给唬住,但是507所却对这个所谓的雷法门儿清,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

林小雅死死捂着嘴,发梢上的玉璎珞一抖一抖,为了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她强忍的很辛苦。

只要装备到位,特么他们也会好吧?!别说五雷正法,就算是九霄天雷都没问题。

李白向陆三虎摆了摆手,然后对五个年轻人说道:“你们是来调查阎广元这件案子的对吧?”

“你会读心术?没错,我们是来调查阎广元的案子,需要你的配合。”

赵子午皱起了眉头,他向同伴们递过去一个眼色,提醒道:“大家小心些,不要乱说话。”

他们还没有透露出太多的信息,结果就被对方接二连三的猜中,不得不让人怀疑。

精神科医生精通心理学,如果不能时刻保持警惕,对方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就这样被窥破心思的话,与其打交道就太被动了。

单单是眼下,赵子午就有一种自己的一举一动在对方面前完全无所遁形的感觉。

其他四人齐齐一凛,不敢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

“读心术?差不多吧,应该算是推理。”

既专精心理学,又参与过案件审讯,从人性最复杂的两个群体上得到大量实践经验,李白的推理能力丝毫不逊色于南hu区公安分局刑侦科的老刑侦们。

说是读心术,其实和读人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微表情和肢体语言足以透露出太多的信息。

五个年轻人在李白面前,就像大漏勺子一样将自己的心理活动完全曝露出来。

毕竟507所不需要像安全局那样面对各种狡猾诡异的对手,大部分造反作乱的家伙都不会拥有太多的心理战能力。

“那么,走吧!”

李白指了指自己那辆桑塔纳2000。

“什么?”

赵子午一楞。

之前还挂自己的电话来着,怎么现在又改了主意?

“我们,走吧!当然是配合你们的字面意思。”

李白摊开双手。

几个菜鸟新丁,就陪他们玩玩好了。

跟着他虚张声势瞎咋乎的陆三虎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林小雅抖着发梢上的红色玉璎珞说道:“喂!我们饭都还没吃呢!”

“怪我咯?”

李白摊开双手,一脸无辜。

对方贸贸然的打电话过来要自己配合,也没想过别人究竟有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现在反过来,又有什么资格抱怨呢?

戴着单手连指护臂的小伙子说道:“算了,小雅,正事要紧,我留下来带打包饭盒,然后带过来,子午,你们先去。”

“他的车坐不下那么多人,我和你留下来。”

林小雅看了一眼李白的桑塔纳2000,知道这辆车坐不下连对方在内的七个人,连挤一挤都不行。

倒不如自己留下来,待会儿和带着打包饭盒的付航开他们的车一起去命案现场白鹤别墅。

“上车!”

赵子午带着其他二人,跟着李白上了桑塔纳2000,后排座坐上三个人刚刚好。

南山路水井支路7号的白鹤别墅依旧被警方的隔离带封锁着,只有几个记者在附近游荡,似乎在寻找有价值的新闻线索。

两辆警车停在大门口,现场也有警察在执勤。

赵子午等人上午就在别墅里面参与调查,这会儿去而复返,自然可以毫无阻碍的再次进入别墅,连李白和陆三虎都沾了他们的光。

地上划着人倒地后的轮廓,阎广元死在前厅与后厅之间的天井里。

后厅那张古色古香的红木大圆桌上,依然还摆放着几具精美的茶盏。

现场并不是空无一人,后厅里有两个人,但是他们的着装并不是警服。

一人身上穿着灰色的大长褂子,手上盘着两只包浆泛紫红色的狮子头核桃,一边咯喇的转着,一边正在抬头望天。

准确的说,应该是正在打量房梁,不知道是在看雕梁画栋,还是想看看有没有燕子窠。

另一人一身高档西服,皮鞋锃亮,跟着一只黑毛老鼠在后厅里面转着圈子。

那只黑老鼠的体型都快跟猫一般大了,不断抖着鼻子,爬来爬去。

“你们是谁?”

赵子午打量着对方。

就在他们五个人去吃饭的功夫,又有其他人来到了这里。

“是507所的几位吗?”

穿着灰长褂子的人收回视线,冲着赵子午和李白等人一抱拳,翻手亮出一块铜牌,继续道:“我是九州玄学会理事,徐黎,双人徐,黎明的黎!”

跟着耗子瞎转悠的西服老头没理会他们,依旧低着头,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徐黎指了指他,说道:“这位是我们九州玄学会的向元民先生和他的锦毛鼠。”

赵子午等人回来前,两人就这么在现场一个望天,一个望地。

九州玄学会的理事徐黎刚介绍完身边那人,李白身旁的陆三虎抱住蠢蠢欲动的战斗喵说道:“等等,锦毛鼠?锦毛鼠不是白的么?这只明明就是黑的!”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