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东瀛人又不是傻子,像大黑鱼这种国之重器,岂容他人窥觑,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更何况是窃取最新的技术机密。

隔着“飞鸟ii”邮轮的另一边川崎工业码头上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灯光大亮,甚至照亮了邻近的马赛克广告,连被霓虹灯装扮得格外醒目的摩天轮都黯然失色。

可以预见到,这将是一个无法平静的夜晚。

-

戴安娜就是不肯交待,坚持要把这个惊喜留给李白自己去发现,提前剧透了反而不美。

“我住在你的左边,她在你的右边,要抓住机会哦!”

戴维森指了指客房左右两边的墙壁,意味莫名的笑了笑。

啥机会?

李大魔头表示不懂。

兄妹俩的客房正好一左一右将李白的客房夹在中间,居然还是男左女右。

彼此相邻的阳台由稀疏的钢管相隔,仅齐腰高,并不封闭,哪怕是个孩子也能轻而易举的翻爬,自然不需要再走正门。

戴安娜和戴维斯两人入住美利坚公园宾馆和在撤出任务时,躲到李白的客房是早有预谋。

三人相遇并不是一个意外。

想通这一关节的李白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还是赶紧转移吧!被抓到就不好了!”

“放心啦!这个时候走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不愧是土生土长的国产货,毛妹能够熟练的运用成语。

戴安娜冲着哥哥招了招手,抱着自己折好的潜水衣,来到阳台上,敏捷的翻了过去。

戴维森向李白点了点头,和戴安娜一样,翻进了另一侧相邻的阳台。

事态发展并没有出乎李白的意料,凌晨一点多钟,他正准备睡下,有人按响了客房的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一连响了好几下。

“斯密嘛赛!”

李白一拉开门,就看到一条穿着背心的狗子冲自己吐舌头。

这是一只大罗(罗威纳犬),说话的当然不是它,而是牵着它的一名制服警察和协助敲门的宾馆服务员。

两人连连鞠躬,“斯密嘛赛”说个没完。

东瀛人就是礼节性的东西做的很到位,但是该干什么依然会干什么。

哪怕杀人,也会在说完“斯密嘛赛”后,照样毫不犹豫的动手。

李白用汉语说道:“有事?”

大半夜的闹腾人,他可不想用日语或英语来迁就对方,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别bb。

不过美利坚公园宾馆的服务员倒是会汉语,充当了警察与李白之间的翻译,带着歉意说道:“您好,先生,这位警察想要检查您的房间,请配合一下,我们会给您送上一份赔礼。”

“发生了什么事?”

李白往门外的走廊里看了一眼。

正在被查房的,显然并不止自己这一间客房,还有其他的警察牵着警犬在宾馆服务员的带领下挨个儿按门铃,连未入住的空客房也不曾放过。

一阵“斯密嘛塞!”的声音此起彼伏,走廊尽头还能看到一些荷枪实弹的身影,若是发生什么情况,随时会杀过来。

“有小偷溜进了宾馆,正在进行排查,非常抱歉,打扰了,这是我们的歉意。”

宾馆服务员一脸公式化的笑容,显然被统一了口径,他拿出一封精致的纸封,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

李白接过后打开一看,是一张午餐自助餐券。

如果折成现金的话,得值3200日元,差不多200元人民币的样子。

虽然吃不到什么太好的东西,但是至少也能填饱肚子。

“好吧!你们进来检查吧!”

李白让开了身子,好歹也是收了人家的免费餐券,多多少少也得给些面子。

不过为了个小偷运用这么大的阵仗,真当东瀛的人力成本不要钱么?

“阿里阿多……”

警察和服务员再次鞠躬,当真是礼多人不怪。

虽然没有那个意思,仅仅只是日常礼仪,李白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礼貌回应,没有太多的阻挠。

不过搜索注定是徒劳无功,在戴维森和戴安娜兄妹俩离开后,李白动用法术将整个房间和包括相邻在内的三个阳台全用“水洗”了三遍,将两个国产白人的气味全部消除干净。

大罗虽然是嗅觉敏锐的犬只,在警犬当中也算是佼佼者,跟着转了一圈,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在经过坐在床边的李白身边时,大罗狗子还被笑摸了个狗头。

“気をつけてください(请小心)。”

东瀛警察吓了一跳,连忙拉紧手上的牵引绳。

罗威纳可不是什么“我爱一条柴”那样的毛萌呆逼,攻击性极强,警觉性也很高,但是服从性极好,非常适合作为军警用犬。

“请小心,不要摸警犬!”

宾馆服务员连忙翻译,还多解释了一句,生怕这位客人再次作出其他的危险性动作。

李白这个动作相当具有危险性,对于狗子们来说,摸头杀意味着支配权力,只有主人和熟人才有这个资格,陌生人敢这么伸手的话,被啃上一口都是轻的。

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大罗搞不好会一跃而起,将对方扑倒,等等,扑倒在床……或许有哪里不对。

“是吗?”

手欠的大魔头不仅又摸了摸狗头,还去挠对方的下巴。

湖西市nan湖区公安局的狗子也没少被他占过便宜。

大罗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还发出讨好般的喉间低鸣。

犬科是等阶森严的动物,低级成员服从高级成员的规则源自于血脉深处,哪怕是灵智未开的普通凡犬,在面对生命等级更高的妖王气息面前,哪怕是残留的,也会毫不犹豫的作出最正确的本能选择。

“诶?”

东瀛警察一脸疑惑,自家狗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记得上个月的时候,可是把一个暴走族的小年轻给咬得不轻。

警察局边上的山口组雅库扎们看到它都会不由自主的靠墙走。

不过他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任务上,一拉牵引绳,将被陌生人摸头杀和挠下巴杀的罗威纳警犬牵出了客房。

上百名警察和数只警犬将美利坚公园宾馆的里里外外搜查完一遍后,在三楼大堂等待消息的警视厅公安部专员山本大雄挨个儿询问了参与客房检查的警察,仔细倾听他们的报告,还时不时发问,试图分辨出一些可疑的蛛丝马迹。

“等等,你刚才说,‘健三郎’被客人摸头,没有任何反应?”

“嗨!‘健三郎’似乎很容易就接受了对方呢,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人物。”

警员田崎健二随口报告了自己的警犬“健三郎”被客人摸头杀的经过。

大罗性情机敏,智商不低,能够分辨出善意和恶意,有时候被无意摸头,也不会作出攻击姿态,多半是那位来自华夏的客人身上有什么能够让“健三郎”安心的气息。

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许多警犬都能够忍受熊孩子的折腾。

“是吗?”

山本大雄低下头,看了看蹲坐在田崎健二脚边的大罗,试着伸出手去。

“呜!”

警犬“健三郎”立刻不再吐出舌头,而是死死盯着这位公安部专员,喉咙间发出威胁性的低吼。

“你看,它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接触的。”

山本收回了手,并没有冒失的使用摸头杀。

被警犬咬上一口,完全是白饶,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这个叫李白的,先记上嫌疑人名单,仔细查一下他的底细。”

山本大雄在美利坚公园宾馆提供的入住客人名单上做了个标记。

被做了标记的并不止有李白二人,还有十几个。

川崎工业制造的自卫队大黑鱼差点儿被人摸了老底,东瀛方面自然是有杀错没放过,凡是有嫌疑的统统都会被调查一番。

哪怕是华夏人,东瀛也会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可以核实到一些信息。

六个小时后,神户港的天色刚放亮,戴维森和戴安娜兄妹俩就得到了神户市警察局内线提供的那份嫌疑人名单,足足有两百多人。

身形魁梧的戴维森上了嫌疑人名单,除了他以外,居然还有李白的名字。

后者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只是因为手欠摸狗,被东京警视厅公安部派下来的专员之一山本大雄给怀疑了,可以说是无妄之灾。

对此一无所知的李白在吃完早饭后,准备离开宾馆到市区里去浪,看看三宫那里有什么热闹,刚走到大门口,就被四个东瀛警察给拦了下来。

“李桑,请留在宾馆。”

对方显然是认得李白的,或者说应该是见过他的照片。

因为美利坚公园宾馆直线距离那条大黑鱼最近,视野又最好,被圈出来的嫌疑人数量在那份大名单里最多,足足占了四分之一。

“为什么?”

李白依旧是汉语。

反正就是不说日语,哪怕他听得懂。

“对不起,您的调查还没有结束,请放心,您在这里的食宿费用,将由神户市警察局全部承担。”

东瀛警察倒是很客气,连连鞠躬,并且作出了解释。

而且他们的汉语居然还不错。

东瀛人的教育水平不低,英日汉三种语言掌握是最多的,还有额外多学韩语和俄语的。

“呃?调查?查我?”

李白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

天地良心,他可是奉公守法,人畜无害的良民啊,太君!

“嗨,真是万分抱歉!”

又是集体鞠躬,真是没治了。

李白挠了挠头,瞅了瞅他们身后。

大门外的停车场里停着一辆装甲防暴车,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这家宾馆立刻就会被荷枪实弹的警察给堵住唯一的通道。

毕竟周围三面环水,想要离开就只能通过码头和高架道路。

李白接着问道:“好吧!有宾馆里面走动没有问题吧?”

“完全没有问题,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三鞠躬了都。

东瀛人最怕给别人添麻烦,有些人甚至会因为给别人造成麻烦,于心不安而自杀,这个歉意已经是非常重了。

“知道了。”

李白摇了摇头。

恰好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职工旅行团的其他人在吃过自助早饭后,三三两两结伴往大门外走去,恰好看到他,纷纷打招呼。

“李医生,出去玩吗?”

“对面的马赛克广场今天有cosplay表演,待会儿一起去看。”

“三宫中心有不少好东西,去买一点吧,要记得带护照。”

李白没有将自己的处境告诉给同事们,反而说道:“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儿再去。”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大喊大叫的闹事或者唱国歌什么的,恐怕只会正中东瀛人的下怀。

对方没准儿正等着他跳出来,有借口抓到警察局里去细审。

李白才不傻,白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