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诶?

已经大摇大摆走到门外的青木森望回过头来,同样一脸不解。

看到李白一脸无辜加茫然。

青木大成更加恼火,他恶狠狠的说道:“没错!就是你,是个男人的话,就来决一生死吧!”

这个家伙被煤气瓶连续暴击后,只是受了一点皮肉外伤,所以还有余力冲着李大魔头狂吠,不然在医院里躺上两个月都是轻的。

到底是一家之主,作为爷爷的青木森望不像孙子那样无脑,当即呵斥道:“大成,这位是清田家的客人,快点道歉!”

他的儿子,青木大成的父亲青木值人并没有继承到青木家的剑道资质,只能在家族里面当一个文质彬彬的职业经理人,负责一部分家族生意。

所幸的是,值人的儿子拥有惊人的剑道天赋,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与其他人的交际方面实在是欠缺很多,说是剑痴,倒不如说是一根筋,认为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剑道来解决,生活中除了剑道便再无他物。

如果不是生在青木家,恐怕连生活都会很困难,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终日太刀不离手。

“清田小白,你这个懦夫,不敢来比试的话,就从我的胯下爬过去。”

这个中二剑痴记吃不记打,似乎又膨胀了。

什么?

清田小白是什么鬼?

这也不怪青木大成误解,无论是韩秀影,还是清田家的人,长辈们都喊小白,平辈们都直接叫白少爷。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李白是清田家的人。

“大成君,我姓李,单名一个白,是写床前明月光的李白,至于清田小白是谁,你可以问问清田家的人,他们或许会知道,如果你真想挑战我的话,那么,请!”

这一次,李白没有找借口推脱,反而干脆利落的指了指门外的剑道练武场。

“诶?年轻人,你千万不要勉强,要不我帮你把大成揍一顿?让这个混蛋好好清醒清醒。”

青木家主狠狠瞪着自己的孙子,在这个时候说出不合时宜的话,简直有损青木家的声誉。

爷孙二人与李白的对话,除了东瀛雇佣兵“影狐”,其他人虽然听不懂青木大成在说什么,但是依然能够通过神态和语气猜到一些。

这是挑战吗?

难道这个年轻人也是出战者之一?

一时间倒是让那些雇佣兵们误解了李白的身份。

“没关系!我先去取一件兵器。”

李白摆了摆手,向练武场大门口走去。

如果不给这个中二剑痴一个了断,像这样的挑衅很有可能会没完没了。

老实说这个蠢货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天然气闪爆与瓶体内爆时发生的异常,为什么自己被掀飞到厨房里,而对方却毫发无伤。

“我等着你!”

青木大成完全将爷爷的警告抛在脑后,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叫李白的家伙不可。

他从练武场的展示柜台刀架上取下了自己专用的太刀。

前两天被煤气瓶炸到扑街,这支太刀重新送回到了刀架上,并没有跟着一块儿进医院,这是不允许的。

几分钟后,李白扛着自己的“重兵器”回来了。

看到那件“重兵器”,青木大成眼眶直蹦。

八哥压路,又来这一套。

哐!

李白将扛在肩膀上的煤气瓶放了下来,重重压在练武场铺地的草席垫上。

不得不说东瀛人的强迫症和工作效率,就这两天的功夫,炸飞的玻璃幕墙和室内轻钢龙骨分隔墙等设施都已经恢复如初,厨房里的煤气瓶同样如数补全。

李白同学没费什么功夫,熟门熟路的拖了一只煤气瓶出来,立刻让青木大成又想起了不好的回忆,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这一切都是自找的。

原本饶有兴致想要看一出好戏的雇佣兵们彼此面面相觑,这煤气瓶又是什么鬼?!

“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喽!”

李白拎着煤气瓶的拎手,举重若轻的挥动起来。

尽管手上握着可以轻易切金断玉的太刀,但是青木大成根本不想去砍那个煤气瓶,因为那绝对是一个蠢主意。

自己已经被炸过两回,此时此刻记忆犹新,再炸上第三回岂不是冤枉。

青木大成躲避着挥过来的硕大钢瓶,气急败坏的叫道:“八嘎,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你这么说可不对哦!一直都是你在挑衅我,而不是我在挑衅你。”

李白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的甩着煤气瓶。

他的动作不需要太快,体积不小的瓶体足以提供相当大的遮蔽面,让青木大成手中的太刀始终找不到突入的机会。

搅动气流的煤气瓶就像一只大扇子,发出呼呼的声音,刮在对手的脸上。

“真是个蠢货!”

看着孙子徒劳的绕着圈子,青木森望对这场儿戏般的决斗彻底失去了兴趣。

“喂!你到底进不进攻啊?手上的刀难道是摆设吗?娘炮一样的家伙,放马来砍我啊?说好的武士精神呢?骗鬼的吧!胆小鬼,你就是这么练习刀术的吗?赶紧丢下刀子,滚到乡下去种地吧?阿西巴……”

李大魔头不仅手上的煤气瓶挥舞得泼水难侵,嘴上也同样火力全开。

甚至还时不时拧开煤气瓶的阀门,噗嗤一声,喷对方一脸。

“啊啊啊!八嘎,八嘎!去死!”

青木大成被气得七窍生烟,渐渐失去了理智,手上的动作终于大了起来。

“大成,不要发疯!给我住手。”

场外的青木森望背后寒气直冒。

“疯子!”

东瀛雇佣兵“影狐”嘴里嘀咕着,身体很老实的往练武场大门方向挪去。

脚底抹油的不止他,还有那些雇佣兵。

刀劈煤气瓶,特么得多疯才干的出来。

瓶体内的压缩可燃气混合空气一旦爆炸,待在这里的人不死也得重伤。

嗯,空气中这是什么味儿?

卧槽!

跟青木大成交手的那个家伙也同样是个疯子,竟然已经开始放弃了。

难道不知道可燃气与空气混合到一定的比例,只需要一丁点儿火星就会……boo!!!!!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青木大成的动作莫名其妙的变得虚弱无力起来,就像喝醉酒似的脚下踉跄,身形东歪西倒。

他的头脑越来越昏沉,四肢仿佛灌了铅似的,不复最初时的灵活。

“你,你站住!别,别……跑!”

青木大成就像大着舌头,结结巴巴的说着,手上的太刀也是歪歪扭扭的砍过来,已经毫无威胁,哪怕是个普通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打倒他。

“可怜的家伙,我就站在这里,不跑!”

李白停下动作,将煤气瓶放下,伸出手在对方脑门上轻轻一推。

咕咚!

青木大成蹬蹬蹬倒退出两步,然后直接摔了个大屁股蹲儿。

手上的太刀也掉了,别说跟人决斗,就连重新站起来都困难。

不困难才怪,再英雄好汉也架不住李大魔头放毒,天然气吸饱了能不晕吗?

“我要砍死你!”

再也坚持不住,仰天而倒的青木大成依然嘴硬。

“真是没用的家伙,来人,送他去吸点儿氧气。”

看到李白住手,青木森望终于松了一口气,走近几步,看出孙子除了有点儿缺氧以外,倒是没什么大碍。

天然气的主要成份不是一氧化碳,对人体无毒,但是吸多了也不好。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