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都市剑说 >   第718节-僵持

什么?

清田十一郎与青木森望二人同时露出骇然之色。

同为北海道武者的阿伊努人摔跤王出原陆光生生折断了枪术名家井上仁的鬼泣枪。

手中没有枪的枪术名家还能叫作枪术名家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

“井上君,让我送你一程吧!”

说时迟,那时快。

北海道摔跤王出原陆光丢开手中折断的鬼泣枪,同时一个飞扑,以摔跤技锁住失去了手中兵器的井上仁。

趁你的病,要你的命,当他正要发力以抱杀之势勒断对方的骨头时,一抹彻骨的寒意划过自己的双手。

两只紧握在一起的手脱离了出原陆光的胳膊。

“啊!”

北海道摔跤王发出难以置信的惨叫声。

陷入即将筋断骨折危机的井上仁带着一身鲜血轻轻巧巧的脱身而出。

在他手上,握着一支锋利的尖刀,光可鉴人的刀刃上却滴血不沾。

场外爆发出一片惊呼声。

谁能想到失去了手中兵器的井上仁身上竟然还藏着一柄尖刀并以此翻盘逆转。

不是说好的枪术名家吗?

怎么又变成了近战刀手?

惨遭断手的摔跤王出原陆光真是一点都不冤。

“咦?这,这不是……”

清田十一郎瞪大了眼睛,他认出了那柄尖刀。

自己花了不少代价才弄到手的鱼刀“如意切”,果然刀如其名,无论是切鱼还是切手,都能够顺心如意。

“出原君,你败了!”

站在五步开外的井上仁胜不骄败不馁,语气依旧平淡,并没有继续追击。

“啊!我,我要杀了你!”

双目赤红的出原陆光仿佛因为疼痛和愤怒而失去了理智,挥舞着齐腕而断的双臂恶狠狠的向井上仁扑来。

场外的急救人员准备好了担架和血浆,随时准备上场。

尽管出原陆光失去了双手,战斗力大降,但是他并没有喊投降,所以生死斗依然在继续。

“出原君,请冷静!”

同为北海道出身,顾念乡土之谊,井上仁并没有趁机下杀手,面是让开几步,躲过了出原陆光的扑击。

“死,你给我死!”

这位断手的北海道摔跤王一心想要翻盘,杀死对手。

双腕的剧痛刺激的他直发狂。

至于同乡什么的,那是不存在的。

“真是对不起了,出原君。”

井上仁人如其名,还保留着一丝仁心,信手一划,“如意切”划过出原陆光的小腿,这位身形魁梧的摔跤王推金山倒玉术的轰然扑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啊啊啊啊!”

阿伊努人在地上抓狂,却偏偏无可奈何。

喷涌的鲜血甚至比方才更加惨烈,几滴血珠甚至飞到了东条宗守的脸上,他察觉到湿意,随手一摸,当即骸然变色。

内藤信一更是面无人色,哆哆嗦嗦地说道:“出原君疯了!快让他下来吧!”

“不,不,再等一会儿!”

东条宗守却死活不肯松这个口。

场上的北海道摔跤王虽然已经状若疯狂,战力大失,可是战意仍在,万一得手了呢?

那个枪术名家实在是太心软了些,说不定会有机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尽管出原陆光是北海道成名的高手,但终究是一个下贱的部落民,既然钱已经给足,那么死了也无所谓。

“啊!啊!”

在地垫上徒劳疯狂扑腾的出原陆光却始终触碰不到井上仁,这注定是一场惨败。

五分钟后,大量失血的摔跤王越来越虚弱,声音也越来越小,脸色灰败的如同死人,任谁都知道,他已经再也没有翻盘的力气。

“还是不行啊!”

内藤家主一脸失望。

那个枪术高手暗藏的鱼刀成为了一刀定胜负的杀手锏,最终结果也没有任何改变。

“该死!”

最终没能看到奇迹发生,东条宗守一阵咬牙切齿后,长叹了一口气,他摆了摆手,大声道:“这一局,我们认输!”

一个重伤垂死,一个毫发无伤,胜负早就分出,只不过他一直抱有一丝侥幸罢了,现在看来,这丝侥幸也已经完全破灭。

就算是他不开这个口,最终的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还不如干脆利落的认输,至少在表面上还能够好看一些。

场外等候的医疗人员飞快冲了上去,开始应急处理奄奄一息的北海道摔跤王,吗啡,肾上腺素,血浆,可劲儿的上,待稍稍控制住伤势后,便一起抬了下去。

清洁人员则开始清除覆盖住草坪的地垫上散布的血迹,麻利将其恢复如初。

“哇!赢啦!”

“好厉害的刀啊!”

清田与青木两家的小字辈们爆发出一片欢呼。

一赢一输一赢,让生死斗双方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

虽然取得胜局,可是井上仁却丝毫没有任何喜悦,反而望着出原陆光被抬走的方向,有些意兴索然的叹了口气。

同为北海道的武者,却落得自相残杀,实在是让人失落。

“八嘎!”

东条宗守痛骂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

高手过招,往往就在几个回合内胜负立判,长枪折断的那一刻起,双方都没有想到这位枪术名家竟然还身藏利刃,哪里有什么近身缺陷,出原陆光以为得手,却是踏入陷阱,自投罗网。

简直是藏的太深了。

“接下来,不好打了啊!”

内藤信一与清田十一郎两人在本阵内不约而同地说出这句话。

尽管双方都有精心准备,重金邀请高手出战,可是在开战后却并没有出现自己最希望看到的一面倒胜率,反而陷入了势均力敌的拉锯战,这是最让人糟心的。

“不能再输了,这一局让我上吧!”

东京剑豪水野亮和提着武士刀自顾自站起身来。

“水野君……”

东条宗守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请务必小心,如果不能力敌,还请自保为主。”

不论是俄罗斯鬼畜巨汉,还是北海道的部落民高手,在他眼里都是可以牺牲的炮灰,被称为最接近剑圣的水野亮和却不是可以随随便便拿来牺牲。

穷文富武,能打的除了天赋惊人之辈以外,大部分都有相当的丰厚家底和影响力,水野家也不是东条与内藤两家可以轻易招惹的存在。

故而东条宗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美帝的顶尖大学喜欢招体育特长生,但是这些体育特招生的项目却往往都是普通老百姓难以承担的运动类型,基本上都是高尔夫、马术、帆船等需要足够经济实力的体育项目,平民老百姓绝对玩不起这样的高端运动。

阶级永远存在,而且一直固化,即使在东瀛,武者也有分上下贵贱之分,像水野亮和这样的名门武者,上了生死斗,对手也不敢轻易取其性命,即使拳脚无眼,可是谁也无法保证水野家日后会不会暗中报复,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忌惮不已。

“哟!是最接近剑圣的亮和,十一郎,这里你看着点儿,该我上了。”

清田十一郎身旁,青木家家主说出了对方上场之人的外号,他握住太刀站起身来,浑身一阵噼噼啪啪作响。

他本想有机会发起玉龙旗挑战东条与内藤两家邀请的出战者,可是对方的阵营里却有东京剑豪水野亮和与和歌山的大阴阳师今野洋介两人,就足以让人忌惮不已。

财阀之间的生死斗果然没有一次是简单的。

“啊!最接近剑圣的……”

清田十一郎背后寒意直冒。

整个东瀛史上,只有三个剑圣,冢原卜传、上泉信纲和宫本武藏。

像同样知名的佐佐木小次郎、柳生宗严和伊藤一刀斋等开宗立派的顶级剑客终究是差了一筹,毕竟没有得到天皇的赦封,算不得剑圣之名。

“哈哈哈!十一郎,我去也!”

高手难寻,更何况还是来自于东京的顶级剑豪,青木森望见猎心喜,哈哈大笑着登场。

此时,场外的大铜锣才被敲响。

正在清理场地的清洁人员慌忙退场,地垫上还保留着些许湿意,在阳光下缓缓散去。

“青木前辈,在下新阴流,水野亮和,请赐教!”

比青木家主年轻了十几岁的东京剑豪拔剑摆出架势,刀刃如镜,映出对面的人影。

“水野君,让我们一分高下吧!”

亲自上场的青木森望缓缓拔刀。

东瀛刀具虽然锋利无匹,却往往都有钢过易折的缺陷,持续砍击会容易出现崩刃、卷刃、变形甚至折断等问题,因此东瀛古代战场上的武士们往往会携带多把刀具出战,砍折一把换一把,这一幕经常会出现在东瀛的古装影视剧里面。

可以鏖战三百回合的神器那是不存在的。

不过现代化的冶金工艺却让武士刀的寿命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尤其是粉末合金的出现,能够让刀具既保持锋利,又不失韧性,大大处长了刀具的可持续战斗力。

水野亮和与青木森望二人互相走了半个圆圈,不约而同的拉近距离,两支武士刀在一瞬间就完成了由极静至极动的转换。

当当当当……

连续交击十余次,两个身影倏忽一分。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