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阴阳师的对手只有阴阳师。

在登场的那一刻起,斋藤信海就知道自己的对手将是和歌山的大阴阳师,这一战不可避免。

大阴阳师今野洋介绝对能够算得上是一位劲敌,当对方起身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三局连捷的美梦恐怕要破灭了,仅仅赢了第一局,接下来即将是一场恶战。

第二局是否能赢,恐怕都在五五之数。

就算打赢了,斋藤信海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至于能不能撑到第三局,东条与内藤两家还有东京剑豪水野亮和与一些实力难测的出战者都在场外虎视眈眈,时刻准备着捡便宜。

想到这里,清田家的供奉阴阳师脸色不禁白了几分。

青木家主重伤落败,这次的生死斗平添了变数,虽然知道当下的局面无可避免,但是斋藤信海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场。

此时此刻他要是不站出来,清田与青木两家就彻底输了。

至于青木家主的孙子青木大成,这小子冒失莽撞的模样,看上去就不是一个靠谱的,根本就不能指望。

“麻烦了!是大阴阳师今野洋介,和歌山的那些混蛋只会落井下石。”

清田十二郎转过头望向僧人不如,当即恭恭敬敬地双手合什道:“不如大师,下一场请您……”

他话还没有说完,青森县僧人不如却抬手摆了摆,摇摇头说道:“贫僧不入红尘,抱歉了。”

和尚站起身,雇佣兵“女骑士”朱莉也站了起来,笑意盈盈的抱住不如的胳膊,两人绕过生死斗场地的灰白色地垫,走向东条与内藤两家的阵营。

“诶?”

“不如大师想要干什么?”

“那个变态女人跟着不如大师要去哪儿?”

清田与青木两家的人惊疑不定,青森县僧人和朱莉似乎搭成了一对,东瀛的和尚不忌娶妻生子,勾搭就勾搭了,可是两人往敌方阵营而去,究竟是怎么回事?

却见东条家主与内藤家主等人从榻榻米上站起身来,向着不如僧人和“女骑士”朱莉深深一鞠躬,随后便引着两人坐下。

事情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清田与青木两家上下登时一片哗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不如和尚可真干的出来,竟然是个二五仔。

不肯帮忙就算了,居然还“叛变”,更加可恶的是,拐带走了一位重要的出战者。

这种行为不啻于往清田与青木两家脸上狠狠抽了一个大耳刮子,还重重的踏了一脚。

“这个不如!八嘎!气死我了,我要杀了他。”

清田十二郎气急败坏的吼几声八嘎,却依然难以发泄自己的愤怒。

在此之前,不如和尚的态度就十分暧昧,既没有答应替清田家出战,也没有明确拒绝,谁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不仅替东条和内藤两家充当内奸,打探清田与青木这一方的底细,还拐走了他们的一份重要战力。

能够从二十八位雇佣兵们里面选拔出来的出战者,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少了一人,意味着他们这一方的应对力量薄弱了一分。

清田家的家主,清田十一郎脸色铁青,他十分自责竟然没能提前看出来这个青森县僧人的狼子野心,偏偏在这个时候发作,等于给了清田家重重一击,或许会演变成致命一击。

对方从一开始就有恃无恐,清田家与青木家一旦在这场生死斗中落败,不仅会在东瀛上流社会中被除名,疲于应付各方落井下石的打击,完全自顾不暇,根本没有能力报复回去。

在东瀛,这种墙头草的行为非但不会招来耻笑,反而会被认为是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的俊杰。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能够站在胜利的一方,那么说什么都是真理和正义。

历史上颠倒黑白的例子还少么?

直到现在,也没多少人敢指着美帝手里装着洗衣粉的瓶子发出质疑,至于被干躺的那些家伙,恐怕连骨灰都找不到了。

洗衣粉=化学武器,这即是正义!

“无耻之徒!”

韩秀影也忍不住对那个光头和尚的行为表示出自己的鄙夷。

就是这样,六根不净,贪恋红尘权势,这种假和尚修个p的佛,只会愚弄世人罢了。

戴安娜却松了一口气,满不在乎地说道:“带走了那个女变态也好,看着就烦。”

那个日御十男的女变态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或者还是想要换换口味,这几天竟然盯上了自己的男票。

为此毛妹差点儿没跟对方动手。

这个瘟神是主动勾搭上那个秃驴也好,还是自己被睡服了也罢,赶紧滚的远远的。

“不过,这下子麻烦了。”

韩秀影转过头望向指尖几乎快要嵌进掌心的清田十一郎和面无表情的清田氏老祖。

这是东瀛内部的财阀战争,作为华夏人,她完全爱莫能助,有心无力。

生死斗场上,同样一身狩衣打扮的大阴阳师今野洋介仿佛吃定了对手斋藤信海,微微一躬身,打了个手势,从容说道:“斋藤君,请!”

他的话音刚落下,场外传来一声咆哮。

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出现,惊呼声与尖叫声并起,连主持生死斗的那些人同样惊慌失措。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头庞然大物左顾右盼的走了过来。

那是一头身高一丈有余的巨型棕熊,四肢着地时,体形堪比货车。

“好,好大的熊!”

斋藤信海瞪大了眼睛,东瀛也有熊,但是绝对不会有这么巨大。

身长至少有三米吧!

他心底寒气直冒,简直太可怕了!

“嗷!”

巨熊看到大阴阳师今野洋介,嗷唠了一嗓子,一路带风的跑过来,用脑袋顶他的手掌。

在阳光下,一身棕黄色的毛发出金灿灿的光芒。

“乖,熊本君!”

今野洋介摸了块鲷鱼烧,塞进巨熊嘴里。

虽然鲷鱼烧都不够塞牙缝,但是巨熊却舔着舌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红豆馅的鲷鱼烧比蚊子要大多了。

场下就像炸了锅似的,一片鸡飞狗跳,主持生死斗的大佬们腿肚子都在发软。

特么这头巨熊不会吃人吧?

要是发起疯来,在场的恐怕没有一个跑得掉,全得喂了熊。

“斋藤君,熊本君就是我的式神,他是一头北美棕熊,体长三米,重七百公斤。”

大阴阳师挠着巨熊的脑门,又塞了一块鲷鱼烧,有些得意的向对手介绍自己的战斗伙伴。

尽管语气淡然,却充满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意味。

能够被称为大阴阳师,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

此时此刻的斋藤信海连话都说不出来。

对方的式神是巨熊,自己的式神是一只乌鸦和一条狗,战斗力对比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谁强谁弱。

一鸟一狗加起来都不够对方半爪子拍的。

“啊啊!啊啊!”

白乌鸦阿宅不安的扑扇着翅膀,还没有正式开打,它就已经有些怂了。

至于黑柴阿吉,惊恐不安的汪汪大叫,给自己壮胆。

要不是柴犬天生忠心耿耿,不会弃主人于不顾,若是换作二哈什么的,恐怕早就吓得管自己跑了。

“别慌!”

斋藤信海向一鸟一狗打了个手势。

阴阳师不是驯兽师,对于动物的控制力有很大的区别。

白乌鸦阿宅和黑柴阿吉的智力和战斗力明显强于它们的同类,能够如指臂使的被斋藤信海驱使。

“斋藤君,你想清楚了吗?”

大阴阳师今野洋介的威胁之意更加重了几分。

逼迫对手投降和击杀对手,对于这局生死斗并没有任何区别。

“戴安娜!”

李白没有顾着继续捣鼓自己的卡司炉,而是死死盯着场上的巨熊。

“嗯?”

毛妹一脸紧张的转过头,她的手正揣在兜里,摸着一支硬货。

自己身上的小手枪打在那头巨熊身上,恐怕就和挠痒痒没什么分别!

光是这一头熊,就能把清田和青木两家给一块儿屠了。

“你说,这熊掌炖起来的味道什么样?”

李大魔头突然想把自己带来的顶级和牛肉给扔了,再好的和牛肉能跟熊掌比吗?

必须不能啊!

“啊!?”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