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嗒!嗒!嗒……嗒!

银色手铐的叩击声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迟迟未能等到下一声的中岛律民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胸口郁闷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又是催眠术吗?

东瀛的催眠术专家中岛律民尽管只是猜测,却无法完全确定面对的那个年轻人在施展催眠术,如同羚羊挂角,毫无痕迹。

嘭!

仿佛入定中的山本大雄突然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瞪视着李白说道“真相只有一个!”

李白惊讶的歪了歪头,好熟悉的台词,难道这位警官先生看多了《名侦探柯南》吗?

“你,李白,在x月x日晚上10点左右,你从阶梯式阳台偷偷离开美利坚公园宾馆,然后下水游到对面的马赛克广场,利用光影掩护贴岸潜行,进入相邻的川崎工业码头,全程在一小时以内,距离不超过三公里,上岸后以催眠术……”

山本大雄涛涛不绝的讲述了一遍李白的“犯罪经过”,不得不说脑补的挺像那么回事,至少其中一部分是符合了戴维森和戴安娜兄妹俩的实际“作案过程”。

但是这些“经过”终究只是个人的推理而已,并没有确凿有效的实据佐证,更何况连对像都搞错了,自然是偏题如孙悟空的筋斗云,十万八千里。

所以……

啪啪啪!~

李白虽然双手被铐住,但是掌声依然响亮。

“这个故事编的真好!非常好!”

如果改编成剧本的话,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片子,有前因,有后果,跌宕起伏,勾人心弦。

山本大雄越发认定自己的推理,他再次一拍桌面,指着李白大声道“这不是故事,这是事实!你,李白,就是华夏间谍!”

“证据呢?”

李白摊开双手。

腕子被铐住,但是并不影响手腕的转动,摊手动作依然还是可以作出来的。

“我的话就是证据。”

山本大雄竟然一言而决。

“山本君!”

旁边的中岛律民虽然不是警务人员,却还是听得出了山本大雄这句话非常不妥。

开玩笑,如果对方是个小毛贼,冤枉就冤枉了,但是他们此时此刻审问的对像,可不是能够随随便便裁定罪名的,甚至连这样的话都不能说出口。

一旦被抓住口实,后果会非常严重。

“什么事?中岛君?”

自己的审讯被人打断,山本大雄的语气里带上了不满。

催眠术专家已经觉察到对方的当前状态似乎有点儿不太对劲,莫名的亢奋,他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你,你不能随便下结论,这些都需要证据,如果没有证据……”

“闭嘴!”

山本大雄一声暴喝,打断了中岛律民的话。

李白偏着头打量着山本大雄,突然笑着说道“妄想型精神分裂!”

“什么?”

催眠术专家中岛律民差点儿跳了起来,这话的意思是……东京警视厅的公安部专员山本大雄疯了?!

李白想了想,十分确认的说道“心理障碍应激诱发,应该早就有征兆,可惜了!”

可怜的娃,就这样自己把自己给逼疯了!

东瀛人,尤其是成年男性,在社会职场竞争中,因为来自于多方面的压力造成心理亚健康是很常见的事情,尤其是看似成功人士,为什么要泡吧,为什么要留连风俗业,为什么要做出各种各样的偏激甚至变态行为,如果不这样发泄,不是迟早会疯,是必然会疯,整个社会压力把人逼疯的例子屡见不鲜。

都说资本主义是人吃人的社会规则,并非毫无道理,因为是真的在“吃”人。

尾行,痴汉,怪叔叔,缚绳,s……诸如此类,都是应压力而产生的心理畸形,与真正的精神病只隔了一张纸。

尼特族的出现,何尝不也是为了逃避社会现实压力。

比起欧美白色人种源自于基因层面的缺陷,导致精神病发病率是黄色人种的五倍以上,但是东瀛人同样是黄色人种,却在发达国家行列中发病率位于前列。

而现在,正是东瀛“五月病”的高发期,而且精神分裂会作用于生理,治愈率十分渺茫,所以只能想办法控制住,与抑郁症共同成为心理医生的重要创收项目,明明治不好,还得治,药不能停。

山本大雄是一个靠着自己单枪匹马的努力,再加上一点儿运气上位的聪明人,但归根到底也只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普通人,无论多么有能力,单打独斗终究有其局限性。

当面对远远超过自己能力的对手,更何况还是一个无良的大魔头,一心想着破案,难免会钻进牛角尖,在情急之下走火入魔,心理崩溃并不奇怪。

精神病的成因多种多样,有一句话叫作皆有可能。

恐怕委派他来神户市办案的警视厅公安部上级也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嫌疑人。

“怎,怎么办?”

防弹玻璃与栅栏外面,催眠术专家中岛律民慌得一批,特么自己现在很不安全,精神病杀人,除非被当场击毙,否则事后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啊!

也就是说,自己死了也白死。

“李先生,我以大东瀛帝国的名义,宣判你犯有间谍罪,死刑,立即执行。”

山本大雄是真的疯了,他伸手探进怀里,可是什么都没有摸到。

佩枪在进入审讯室前,就已经临时上缴了,以免发生意外,被嫌疑人夺枪劫持,引发严重后果,所以这是惯例。

“去喊人!”

李白指了指审讯室的门口。

乱了阵脚的催眠术专家中岛律民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起身冲到门口去叫人。

然后……噼里啪啦……

-

华夏驻大阪市领事馆的工作人员终于抵达神户市警察署,同行的还有驻东京大使馆高级商务官员韩秀影与一名华夏媒体驻日的记者。

三人在神户之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宫本真央的带领下敲开了审讯室的门。

记者不是新人,很会抓住时机,审讯室一开门就抬起单反相机冲到门口,快门连闪。

审讯室内的场景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w≡|¬w¬|⊙w⊙|w|∑ ̄w ̄

东京警视厅公安部专员山本大雄戴着铐子,垂头丧气的坐在审讯隔间内,而李白和神户市警察署请来的催眠术专家坐在外面。

好像哪里不对?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李白不应该坐在里面吗?

怎么变成了东京警视厅公安部专员山本大雄?

察觉到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精彩,华夏媒体驻日记者连忙又抓拍了几张,下意识的认为这一定是个大新闻。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陪同的神户市警察署长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同时叫道“山本专员!山本专员!”

隔着防弹玻璃与不锈钢栅栏的隔间里面,有些狼狈的山本大雄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疲惫的脸,有气无力的打了声招呼。

“九条署长!”

高压之下,岂有轻松惬意,一旦被剥去看似坚强的外衣,积累许久的疲惫就会完全爆发出来。

“小白,你在搞什么鬼?”

当妈的最心疼儿子,一听到李白被东京警视厅的专员给抓了,韩秀影立刻联系负责这件事情的大使馆同事,随后乘坐清田家的直升机在半路上追上大阪领事馆工作人员,跟着一块儿过来打探情况。

结果跑过来一看,差点儿没把老娘给气歪了鼻子,白担心一场。

这个皮猴子又在搞事情,把抓他的人给搞到审讯隔间里头去了,你说这死孩子怎么就这么皮呢?

主客易位,谁在审讯谁?

“哈,五月病罢了,正在诊断中!”

李白回过头来,他看到了老妈,摆了摆手。

原本铐在腕子上的铐子物归原主,戴到了山本大雄的手上。

“五月病!”

神户市警察署长瞪大了眼睛。

这个名词他可不陌生,神户市警察署每年在这段时间里,都会接到不少关于“五月病”发作的案例,虽然是病例,可也会威胁到社会公众安全,如果不小心处理的话,是会出大事情的。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五月病”竟然发作在他们警察系统内部,而且还是来自于东京的专员。

“嗨!至少八成的可能性,李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

中岛律民替李白的话作证,他虽然是催眠术专家,但是在精神卫生治疗领域,却远远不及李白。

李白在东瀛没有行医资格,但是他有专家特权,能够参加德国柏林洪堡大学举办的哲学与精神卫生国际研讨会并且有资格在会议上发言,再加上华夏的注册催眠术大师加身,可以说在医学和学术领域都是金光闪闪。

山本大雄突然发病,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明明有最好的专家在眼前,还要去找神户市本地的那些二三流医生,舍近而求远,岂不是连傻子都不如?!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七八条大汉都差点儿制不住的山本大雄,待在隔间里面的李白在征求到许可后,抬起手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就完事了。

中岛律民涨见识了,终于知道这个年轻人究竟是如何发动催眠术的。

一干警察就像叠沙包似的满脸懵逼了好几秒钟,差点儿把最底下的山本大雄给压断了气。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