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都市剑说 >   第825节-跪了

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东瀛人都看傻了,华夏人竟然抽了他们的人一个大耳刮子,那个干脆劲儿隔着老远都能传进主持人手上的话筒,再经过后台的机器放大,啪的一声回荡在整个会议室内,最远的角落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至于华夏方面的湖西市公安系统参会人员,一个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卧槽!

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东瀛人给打了!

小王不自觉的在手上摆弄出666的手势,李哥威武,李哥霸气,这小鬼子说抽就抽,一点儿都不客气。

这一记大耳刮子抽得真够劲爆,许多人不由自主的倒吸着冷气。

不了解情况的人多半会以为东瀛人擅自将李白的照片放到PPT上当作犯罪分子,然后编造了一系列犯罪记录,现在直接被人当场报复了,这一耳刮子挨的当真不怨。

毫无防备的山本大雄被抽了个大趔趄,摇摇欲坠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重新站直身子。

这会儿腿也不抖了,手也不颤了,冷汗也不冒了,除了脸上留下了一个大手印以外,整个人似乎终于回过神来。

“李君!”

山本大雄双眼焦距重新清晰起来,看清了面前之人,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九十度鞠躬!

这是向强者应有的敬意。

自己作的孽,被正主儿找上门来,这一耳光抽的他连半点脾气都没有,或者说是根本不敢有。

山本大雄毫不怀疑,自己要是连怂都不敢认的话,对方一定会像拆和歌山今野家族道场那样,毫不费力的拆了自己。

别以为对方是华夏人,自己是东瀛人,一海一国之隔就能够高枕无忧。

实际上若是真的这样想,反而会死的更惨。

清田财阀与青木财阀联手赢得了生死战,在东瀛上流社会的影响力更上了一层台阶,这个年轻的华夏医生只要随便动动嘴,别说自己现在不过是警视厅里面一个小小的课长,就算是正经的议员,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有权有势的大财阀想要谁死,谁真就是不得不死。

“李白,你什么意思?”

看到外宾被当众抽耳光,赵小亮同志就气得七窍生烟,亲自接待的客人居然被如此折辱,这一耳刮子就和抽在他自己脸上没什么分别。

“呵!赵小亮,缘份哪!”

李白循声望去,在场的不止是一个熟人,赵亮居然也在。

大概硝西市方面安排接洽东瀛警界团队的人员里面,就有他一个。

赵亮所在的单位原本就是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看你干的好事,快向山本警官道歉!”

赵亮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此时此刻他代表了正义。

总算逮到李白的把柄,非给这小子狠狠一个教训不可。

“斯密麻塞!”

赵小亮口中的山本警官觉得光是九十度鞠躬道歉还不够,直接来了个土下座求原谅。

“噗!”

在看热闹的同时,拧开矿泉水瓶刚喝了一小口的老张直接就喷了。

尼玛,这什么情况?

不仅抽了别人,别人还得下跪!

瞧这屁股撅的,我大华夏什么时候变成霸权主义?!

台下集体懵逼。

“道歉?哈哈!拉倒吧!”

李白瞅了一眼山本大雄,这货倒是态度端正。

鬼子可教!

诶诶诶?

赵亮眼睛瞪得溜圆,这什么情况?

山本君被姓李的给抽坏了脑子吗?

男儿膝下有黄金,别跪啊!

“李君,请原谅我!”

求生欲强烈的山本大雄跪的不是李白,跪的是权势。

他有年轻可爱的妻子,有一户建的房子,车子,令人羡慕的稳定工作,体面的社会地位,还有至少要还上十几年的贷款,一旦失去这些,就只有自杀一条可以走,所以真心惹不起李白这样的大人物。

赵亮同志哪里能够理解资本主义世界的潜规则,幸亏他和父亲都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若是换作东瀛,分分钟就会被李大魔头挥舞起资本主义大棒,轻描淡写的蹍杀。

会场内的翻译和同传全都懵了,这小鬼子怂的也太过了吧?

难道是上辈子欠的?

一旁的赵亮同志气得直哆嗦,不知道是因为山本大雄不争气,主动向李白下跪,还是因为李白根本没理自己。

“这是什么情况?有什么误会吗?快请起来吧!”

湖西市公安局的一位领导走过来打圆场,都没看到把外国友人给欺负到跪了吗?

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差不多就行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奴性十足的大清国,华夏自古以来,跪天跪地跪父母,就算是面对皇帝,跪的也不多。

不过国情不同,毕竟不像东瀛人那样,把跪的五体投地当饭吃,幸好跪的是东瀛人,要是华夏人,这问题就大了。

“好了,好了,跪安吧!”

李白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目光转移向会场,他看到了立着自己名字的名牌,就在回字形长条桌外圈的末尾。

毕竟不是公安系统体制内的人,能够在外圈有一个位置,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还有许多同志连桌子都没有,挨个儿靠墙坐着。

“谢谢李君!谢谢李君!”

山本大雄松了一口气,他怕极了对方跟自己秋后算帐,真心惹不起。

从地上爬起来后,依旧还是冲着李白的背影不断鞠躬。

尽管土下座求饶很丢人,可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一切都是值得。

在礼貌方面,东瀛人还是相当讲究的。

东瀛方面的领队关心地问道:“山本,你先下来休息一下,要不要喊医生过来?”

至于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稀里糊涂,无法分辨是精神病发作,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秋野部长,我没事,只是有些激动!”

山本大雄捡起掉在地上的PPT翻页器,回转身看了一眼投影幕布,默默的飞快翻页,将关于李*的这个编造案例跳了过去,快进到下一个部分。

东瀛的领队不无担心的问道:“真的没问题吗?”

如果是因为发病而造成演讲无法进行下去,那也不能完全责怪山本大雄。

“大丈夫(没问题)!”

山本大雄用力一点头。

无论如何,也必须将PPT文档讲完,哪怕不完整不完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把这件事情有始有终的做完了。

领队秋野部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道:“好吧!如果不能坚持的话,请不要勉强。”

山本大雄的发言注定将成为这次东瀛与华夏警界交流会中的一个重大遗憾。

可是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发生了,怨天尤人或者过分苛责都没有任何意义,只能在接下来更加努力的表现,尽可能挽回失分。

“嗨!”

山本大雄咬了咬牙,重新站到台前。

一场小风波迅速平息,所有人各归各位,翻译与同传再次打起精神,准备现场翻译工作。

“你好,李医生,我是肃山区分局刑侦科,唐仇。”

“我是锦城区分局技术科,徐昂。”

“我是……”

李白刚落座,邻座的人纷纷向他点头致意,甚至还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