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嘿,刚才我看到你和一个姑娘一起去了旅舍后面的巷子里,你……”

在莫勒记忆之中的阿诺德向来是一副平静甚至带着些冷漠的样子,他几乎不会表露出自己的情绪,也没人猜得到他在想什么。

然而今天走进旅舍的他身上却带着一阵令人望而却步的气场,就算是不擅长察言观色的莫勒,也能够轻易看出他心底深深的悲痛。

这样的阿诺德让原本想套话的莫勒猛地收住了话头,停下了脚步,而在他的注视之下,阿诺德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沉默地上楼,关上了房间的门。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能让阿诺德有这样的表现?莫勒猜不出来,但就算只是凭着本能的直觉,他也知道现在去打扰阿诺德不会是一个好主意。

从听到那个来自于萨莱帝国的噩耗之后,阿诺德便陷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之中,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告别了斯蒂芬妮,最终回到旅舍的,也不知道半路出现的莫勒对他说了什么。

这世间的一切似乎都不再重要了,盘旋在他脑海之中的,就只剩下了玛德琳的死讯。他没有机会再见到自己的姐姐了,也不可能参加她的葬礼,如果不是他杀了那个上面派下来的少年,她甚至都不会死。

要找出伯克朗之中究竟是哪个刺客杀死了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阿诺德明白自己没有办法替她复仇,而从某种程度上,他自己就是杀了她的凶手。

巨大的愧疚感压在阿诺德的心头,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他可以理解为什么格兰瑟会找到他,想要亲手杀死他了。如果自己的死能够换回玛德琳的性命的话,阿诺德觉得,他情愿自己已经死在了几个月前的那场政变了。

然而事实是他活了下来,却失去了一切,现在他拥有的,就只剩下满心的怨恨和痛苦了。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阿诺德回到了自己在旅舍里的房间,随后倒在了床上,等待着来自于梦境的黑暗将自己完全吞噬。

无边无际的大雾取代了米奈港的阳光,阿诺德在那片空旷寂静的空间之中见到了梦魇的身影,紧接着,他想都不想就拔出了那把被从现实带到梦境之中的手杖剑,直指着那个戴着高礼帽的青年。

“你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是吗?”阿诺德的声音嘶哑得如同在沙漠中跋涉了许久的旅人,他握住长剑的手因为怒意而微微颤抖,“你知道我杀了那个家伙的后果是什么。”

“你自己应该预料到事情会怎样发展,”梦魇扬唇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我们之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梦魇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阿诺德,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柄,朝着对方冲了过去,高礼帽的青年站在原地并不躲闪,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就在他的剑刃朝着梦魇刺下去的刹那,站在那里的人忽然之间化作了一团烟雾。

回过身,阿诺德看到梦魇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那个轻蔑的微笑也没有半点变化,一切仿佛都在嘲弄阿诺德徒劳的努力,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真的觉得你能在这里赢过我?”梦魇招了招手,四周的大雾便朝着阿诺德的方向压了过来,“如果我想,你一辈子都会被困在这里。”

敌人的轻蔑让阿诺德越发觉得恼怒,他握着剑又一次冲向了梦魇,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举剑刺向对方,然而这一次,他击中的仍然是一个幻象。

高礼帽的青年在阿诺德的眼前化作一地的碎光,而下一秒,又有新的幻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大雾之中阿诺德不停地击碎着梦魇的幻象,与其说他这样的行为是要杀死敌人,倒不如说,他是依靠没完没了的攻击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悲痛。

“你连一个普通的人类都不敢面对吗!”阿诺德从来都看不惯梦魇这番戏谑的态度,而现在,对方游刃有余的姿态更是让他怒火中烧,“站出来!和我拼出个胜负,或者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这番话似乎起了作用,在阿诺德的下一次攻击时,站在那里的梦魇没有凭空消失,而是直接伸手,用洁白手套之下的手指轻轻拈住了剑刃,阻止了阿诺德的攻势。

梦魇没有抬头,因此阿诺德看不到他的表情,光从语调之中就能感觉到对方的态度严肃郑重了不少:“我确实知道这件事会导致萨莱帝国的许多人死去,但我并不知道那些人之中会有你的姐姐。”

经过刚才那番不管不顾的进攻,阿诺德心头的怒火已经消退了些许,而现在梦魇已经做出了解释,他深吸一口气,终于慢慢冷静了下来:“让萨莱帝国的贵族死去是你的目的,而我的姐姐是被波及的无辜者。”

“你可以这么说,”梦魇笑了笑,收回了手,又向后退了几步,“事实上任何人死去都是我的目的之一。”

这样的说法让阿诺德想起了格兰瑟的话,越多的人死去,来自于深渊的梦魇自然就能得到更多的力量,那么最终这些恶魔的目的是什么?收割所有人类的灵魂吗?如果真是这样,阿诺德知道,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在帮助自己整个种族的敌人,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虽然已经冷静了下来,但阿诺德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剑:“你到底有多少事情还没有告诉我?”

“那就要看你想知道多少东西了。”

“所有东西,你的目的,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你究竟来自于哪里,你为什么选择了我,”阿诺德警惕地看着梦魇,“我猜你什么都不会告诉我,即便是互相利用的盟友,你把别人当做白痴的态度也实在是太失礼了。”

“不,我会给你个机会,让你知道一些事情,”梦魇顿了顿,熟悉他的阿诺德很清楚,这是对方抛出诱饵时惯用的伎俩,“但你也知道,情报也是交换条件的一种,我不能白白为你解答问题。”

在梦境世界里无所不能的梦魇似乎很难涉足于现实的一切,这就给了阿诺德交换的资本,然而考虑到之前他听从梦魇的建议带来的后果,面对这样的一笔交易,阿诺德仍然维持着应有的戒备:“说吧,交易的条件是什么?”

“我要三个人的性命,作为交换,你每杀死一个人,就可以问我一个问题。”

“你觉得我还会上当吗?”阿诺德冷笑了一声,并不打算信任梦魇,“谁知道我这一次杀了人,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那么,你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吗?”

这话问得阿诺德一愣,他攥紧了拳,又长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

“我保证我会绝对诚实,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问题。”阿诺德的妥协让梦魇觉得满意,他笑了笑,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阿诺德的武器上,“看来不久之前你遇上过什么麻烦。”

“一点……不值一提的阻碍,”阿诺德犹豫了片刻,没有再进一步说清自己遭遇的那场战斗,“你认识这把武器吗?”

“我和它曾经的主人有过一面之缘,不过现在它上面的力量已经被掩盖了,你可以像使用那把锥子时一样将它刺进敌人的眼睛里,”在说起这把手杖剑曾经的主人时,梦魇的语调里似乎多了些不安,但还不等阿诺德捕捉这份情绪意味着什么,他就已经将话头引向了别处,“比起那把锥子,恐怕还是剑用起来更方便。”

“掩盖”吗?阿诺德揣度着梦魇使用的词汇,不用花多少工夫就能猜到这把武器绝对不像它看起来的这么简单,虽然这把武器是从格兰瑟那里弄来的,但他觉得,梦魇口中这把武器曾经的主人指的恐怕不是格兰瑟。沉默地打量着那把长剑,阿诺德接着问了下去:“那么它上面曾经的力量呢?”

“人类的本性果然是贪婪,”梦魇笑了一声,“如果我能得到更多的力量,那么说不定有一天,你也能见到它真正的样子。”

等到阿诺德再睁开眼的时候,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那些悲痛和压抑的感觉还远远没有被完全抹去,但阿诺德也明白,自己没有时间沉浸在痛苦之中

坐在大厅里的莫勒在阿诺德下楼时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然而最终,他还是将话头咽回了肚子里。坐在柜台后的卡洛斯放似乎并没有留意到阿诺德昨天的异常,在他走进大厅之后,卡洛斯便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抬头看着他:“上面又给了新的任务,做一下准备吧,一会儿我们要一起出门。”

“出门?”阿诺德觉得自己的头脑还有些昏沉,“要去哪?”

“我们要去造访米奈港的城主,”卡洛斯站起身,利索地拿起了自己的外套,一边说着,一边朝大门的方向走去,“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和掌管着这座城市的家族有关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